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五百四十二章 审讯!

二皇子更加知道这位镇北大将军在自己父皇心中的地位!
各家各户无有例外,全部都被搜查,一队队甲胄鲜明的士兵如狼似虎,在大街上纵横来去。无数的将军,统领,队长,每一个人都黑着脸青着面。
“二皇子殿下暂息雷霆,且消震怒;还是不要叫得这么大声了,你声音小一些,我依然可以听得清楚。”叶笑从容的喝了一口茶:“还有就是,你也不要再报任何的幻想,我固然不会因为你这番话而有所改变,别人更加不会听到你的这番话!因为,你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地面十丈之下!”
二皇子耳听叶笑一语,浑身就好似被抽掉了骨头一般的瘫软下来,颓然摇头,两眼无神。
整个大陆所有统帅之中,也就只有叶南天有这样的本事!
谁都知道,若是惹恼了叶南天,只要叶南天兵锋所向,甚至都不需要真的动作,只需要发出一个声明:把在我家捣乱的人交出来!
是我的儿子啊!
和-图-书笑微笑着问道。
二皇子真的绝望了,父皇没有可能找到自己,真的没有可能,既然连找到都不可能,又谈何营救!
绝对没有之一!
二皇子肿胀的双眼,恐怖万分的望着叶笑。
就只为叶大将军息怒!
一个杀不死的人,一个无敌统帅!
“叶笑,你不要轻举妄动,我劝还是赶紧放了我,否则,一旦你的阴谋曝光,你们叶家全家满门,都将死无葬身之地!父皇今日的动作已经证明了许多事情,区区臣子,敢犯天威!这已经是造反!叶笑,你死有余辜!”二皇子喘息着,嘶吼着说道。
……
昨夜经历的一切,二皇子纵使是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感觉就如同做了一个噩梦也似!
不管自己属于哪个国家,哪个势力,恐怕都只能被交出去顶罪的命运。
叶笑又笑了,语调仍旧轻柔和缓:“还有一层,就算皇帝陛下,真个找到二皇子殿下,我让二皇子殿下自行判断,皇帝m.hetushu.com陛下,有能力从我手中救走二皇子么?”
虽然,皇帝陛下从来都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不争气,更没太大的作为;虽然,明知道自己这个儿子或许是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虽然他也许就是罪无可恕、罪有应得;虽然……
势如破竹!
叶南天在这世上唯一牵挂的那个人!
自己的最强王牌花流水,自诩如何如何的了得,如何如何的当世巅峰,还不是被人家玩得跟孙子似的,但若说花流水不够强,却又绝对不是,二皇子自信,花流水的一身修为,绝对不在自己父皇身边的最强皇室供奉之下,既然不是花流水不强,那就只能说明叶笑所拥有的势力实在太强了!
整个京城,立即变得鸡飞狗跳。
虽然,虽然二皇子明知道他这番恫吓之言对于叶笑没有多少意义,却仍不愿放弃这救命稻草!
这里,竟是整个辰星城最最安全的地方——包括他国势力、那些杀手,虽然在整个辰星http://m•hetushu•com城展开大肆搞破坏,但这个镇北将军府,却没有任何人任何势力有来捣乱,哪怕一下!
皇帝陛下仰面躺着,眼泪无声的流出来……是谁!?
因为,就在前段时间,整个天下的数万杀手强势拦截叶南天,却被叶南天杀了一个七进七出!
眼前之人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这样的人,相信任何人也都是不想得罪的!
“二皇子殿下。”叶笑端坐在椅子上,眼神冰冷的看着二皇子,好整以暇地说道:“现在,外面为了王府被灭门的事情,已经闹翻了天、你这位父皇,对你还真是没说的,谁说帝王之家没有亲情,此言大谬啊。”
纵然是三大帝国的皇帝!
君王一怒,雷霆震动!
随即皇帝陛下的身子就仰天倒落了下去!
此次事件,就算为了找二皇子而搜索皇宫,却也决计不会有任何人,敢来动这个镇北将军府!
许许多多昨晚上参与捣乱、还没有来得及撤退,又或者就地潜伏的hetushu.com敌人,明明已经躲过了前一日的大搜捕,却又在今天被搜了出来。今天的搜查力度,显然比起昨天一天,还要严苛许多倍!
“还有就是,二皇子殿下,就算你的父皇再怎么急切,再下如何大的决心想要找到你,救你,但……我让你猜猜……你说你父皇会不会直接搜查我家这镇北将军府呢?”
摧枯拉朽!
叶南天的地位,举国皆知!
两行清泪,刷刷落下!
看着每一个人的目光,都像是看到了杀人凶手,似乎每一个人都嫌疑!
但是,纵然他有千般不是,万种该杀的理由……但他始终,是我的儿子!
无人可以比拟,更加无人可以动摇!
在此之前的十几年,他都没有意识到,又或者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位叶将军的公子,居然是如此恐怖的人物。
“永儿……”
二皇子与太子、三皇子争斗多年,又岂是全无见识之人,昨夜一役,他见证了叶笑手下势力的强横,纵使不计算那个强得没边的大总管宋绝,就直和图书说那三个强大可怕的杀手,只怕任何一个都有当世绝巅的实力。
这个恶魔!
自己还能有生路么?!
而叶笑,正是叶南天的儿子!
……
如此而已!
这个理由已经太足够太足够了!
但,等自己今时今日真正发现他狰狞面目的时候,自己却已经落入了他的手里!
当那几颗心腹护卫的人头就在自己的身边,从脖颈上冲天飞起,片刻又落到自己脚下的那会,这个噩梦就开始了,而且一直持续到现在,还远远没有做完,又或者根本就没有完结一日,噩梦的尽头,便是自己生命的终点!
偌大的京城,刹那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人人自危!
叶笑的话就好像一记闷雷,又再度生生的轰在二皇子的心头!
竟然这么狠,这么绝,这么的不留余地!
“其实我可以让你随便叫,你叫破了喉咙,也决计不会有人听到的,只是,让你这么枉费气力,徒劳挣扎,实在无趣得很。”叶笑挑挑眉毛,冷森森的笑了笑。
到底是谁,袭击了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