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五百六十三章 万死不辞!

“总而言之,药材还是越多越好吧。”
所幸,今天终于找到了机会,不用再继续等下去了。
叶笑沉吟了下,慢慢道:“此际是凌兄发问,我也就不矫情做作,只要药材足够……以我目前对多天神丹的掌握而论,只要能够确保剔除丹劫的危险。那么,只要有两个月的时间,也就足够了!”
凌无邪一脸黑线,被这一句话堵得好像吃了大便一般。
叶笑这才道:“那有怎么用?我就是将那塔放大了,然后我直接钻进塔里面去炼丹,我要专心炼丹,那能分心估计丹劫,我不是给了那俩丫头两颗夺天神丹么?要不是安然渡劫,我还能站在这里么?!”
龙天云看了看身边其他人。
“我不猜!”
那里能想得到这货连顶都不顶,直接钻进去了……
凌无邪如是问道,似有意似无意,似无心而语,又思有心而问。
这样简直是……太……他无语了!
心痛莫以的凌大少勉强又在叶笑这里待了一会儿,也就起身告辞m•hetushu.com回去了。
随即,凌无邪又说道:“风兄,以你预计,五十颗夺天神丹全部炼完,大抵需要多长时间?”
以金魂塔的质地、底蕴,威能,若是以这种方式抵御丹劫,不但没危险不说,连点打扰都不会有,甚至于,连迹象都没多少,毕竟丹劫,尤其是存在于这等低级位面的丹劫,就这个位面的人而言,固然是一击必杀,但若是挨过一击,却也就没事了,可是对于金魂塔来说,若是单纯的承受一击雷劫,直接就是毫发无伤!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问话,叶笑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很神秘的微笑了一下:“你猜?”
这岂止是行,简直是太行了,我咋就没想到呢?
叶笑喃喃的说道。
……
实在是……
“哈哈哈……”
“多谢君座,君座大人天高地厚之恩,我等没齿难忘!今后若是有什么指示,只需要一纸书信……”
叶笑也只好这么说;说罢,叹了口气。
“额……和*图*书”凌无邪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家伙,一脸无语:“这样也行啊……”
上次一千份药材,蛋兄一共也就只给整出来三颗而已。
若是风君座真跟凌无邪说每炉皆成,凌无邪也只会以为风之凌精神不正常,想成丹想得发疯了!
谁知道这次一千份,会不会又是只有三颗?甚至也许只有两颗一颗,也未必没可能!
凌无邪哈哈大笑,起身扬长而去。
及至众人将要离去的当口,叶笑有意无意的说道:“嗯,有件事你们或者可以肖想一下……现在两大宗门,门中高手可以说伤亡惨重,实力大损……这对于你们而言,未尝不是机会……”
因为炼丹这玩意本就是难以完全掌控的事情,而越是高级灵丹炼制就越艰难,丹云级数的灵丹尤其如此,错非如此,那夺天神丹也不会除了仅有的一颗问世之余,无数岁月下来再无人能够二度炼制成功!
凌无邪说:“敢问风兄,风之凌的形象这是你的真实面貌么?”
www.hetushu.com“不得不说,这位凌公子,除了是一个可以一交的朋友,还是一个很有趣很有趣的人。”
想了想,再问道:“还有就是,额,究竟需要再有多少药材,能够说足够二字?”
凌无邪哈哈大笑,愈发的乐不可支:“你这家伙的脑袋,真正与白沉有一拼。我喜欢,我中意,哈哈哈……”
太高了!
“一路顺风。”叶笑很干脆的回答道。
凌无邪深表理解。
在天上抵挡雷劫可都是这么做的。
“好!”凌无邪两眼放光,顿时一颗心落了地:“风兄果然厉害,这等丹道成就,莫说这片低级位面,就算是放在天外天世界,也是难能可贵,首屈一指!”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神情很郑重。
那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神仙都做不到!
居然想到了钻进塔里去炼丹……
“什么你那塔?那是我那塔!”叶笑先是毫不客气的抢白了一句。
“这个……这个还难以断言。我炼制这夺天神丹,虽然颇有信心,但炼丹这m•hetushu.com玩意,尤其是炼制丹云级数的灵丹,总是三分能力,七分运道,非是矫情而是现实。”叶笑这次真不是故意夸大事情,想要得到更多的药材,而是真的没把握。
甚至就算如叶笑一般的顶级丹师,炼制夺天神丹已颇有心得,但炼制一百炉药丹,最终能有一炉炼成就足够成为传奇了。
“风君座,我们这些人今日就要走了。”龙天云说道:“临行前,特意前来见见君座,除了向君座大人辞行之外,亦想向君座大人表达谢意。”
“等待什么时候……有一个人,在天外天,使用那座塔!我自然就知道你是谁了!那么好的宝物,且与你神魂相合,想来不会轻易放弃吧?!”
众人目光一亮:“君座有什么指示?”
所有人挺身,停直了腰杆,严肃且郑重地同声说道:“但有所命,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
看着凌无邪的背影,叶笑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风兄,按道理来说,以你的资质,以你的手段,以你的……所有的一切m.hetushu.com……在在都表明,你绝对不该是现在的面貌,现在的面貌,怎么也不会是风兄你这样的人……”
“这是你的真实身份吗?”
“我只需要等!”
临走之前,有意无意地问了叶笑一句话。
“诸位言重了。”叶笑喟叹了一声。
怎么可能炉炉皆成?
接下来,五大家族的人前来,向风君座辞行。他们本来前两天就可以走了;但,风君座一直不在,若是不曾当面辞行,大家都觉得非常没有礼貌,更加怕风君座挑理,若是惹得风君座不满,就现在而言,绝对是一件很恐怖很恐怖的事情。
“我真是日了狗了,我当日怎么就想出来这种方式呢,想出来的话,哪里还用把金魂塔送给他,我他么的……”凌无邪心里说。
我还以为这货也就是顶在头上……
目的既达,凌无邪转了个话题,道:“风兄的丹道实力委实是超凡入圣,连亘古以降从来无人能够复制的传奇,也再现眼前,只是,只是这次怎地没见到有丹劫落下来呢?我那塔,你可有应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