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五百六十六章 追杀!

纵然自己叫喊得再大声,一声长啸却也绝对传不到叶府那么远。
可是现在,最起码也要应付明面上的十八位天元境高手!
更何况,按照常理而言,一个门派接到那样的噩耗之后,必须要召集人马商议、决议、后事、然后才是论定人选,两大门派互相联系一下,敲定人手,这才联合出发……
没有!
就算省略掉其中的全部环节,直接动身启程,就算对方全部是天元巅峰高手,也没可能就在这么短短几天里,赶到这里!
毕竟在这世上,除了这两家,当真是再也没有别的势力敢对自己下手、以及有能力对自己下手了!
叶笑粗略估计一下,发现前后至少已经有十八人加入了气势压迫行列!
对方就算是不眠不休,星夜兼程,全无止歇,也不应该到这里啊!
于此同时,所有飞针,飞刀,所有的御敌手段,全都在空间中整齐备妥,确保能够在第一时间予以硬攻。
这一次,且看本君主是如何将你们杀一m.hetushu•com个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所以,这一次的埋伏突袭,除了这两家之外,再也不会有别人。
高手过招,一瞬生死,天元境高手尤其如是,岂敢倾覆!
然而,现在的现实却是在对方六天之内,就到了这里,而且展开这么严密的杀局!
这也就是自己,换一个人,只怕早就被这等连续紧逼,逼迫得疯掉了!
毕竟从一开始,就是南辕北辙。
想要改变方向,多多少少总是需要灵力运行转换一下,才能够折向。
这个过程,没有半个月,绝对进行不完!
这也就是说,要应对眼前这个危机,就只能全靠自己一己之力了!
若是有了那绝毒毒丹,今日困局,还真未必是个事!
对着叶笑,渐次形成压倒性的压制!
意识仔仔细细的翻找了一遍之后,叶笑终于失望的叹了口气。
在这儿过程中,速度必然会慢那么一瞬;但只要一瞬之差,那就是十面埋伏的险恶局面!
十八人和_图_书的气势,从远及近,渐渐连成了一片。
他一边飞驰,一边加速,心中只是在咬牙:我不需要很多时间!
始终无法改变方向!
自己辛辛苦苦,到现在位置也才不过攀升至天元五品。
叶笑一边保持极速飞驰速度,一边勉力运起自己的气势予以反制。
而两大门派针对自己的决心,也有此可见一斑!
这个状况,等同是十八人联袂合力,生生迫使自己只能沿着一条固定的路线飞奔。
这样的十八人,随便哪一个放出去,都是威震一方的豪雄,如今,却是连成一气,联袂合力来对付自己!这份手笔,真是不可谓不大。
叶笑隐隐感觉到,这其中似乎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定然是有什么意外,巧合之类的事情,才会让自己有一些地方想不到,想不通?导致了这一次的措手不及!
这本是不应该的事情;两大宗门的总部距离辰星城这边足足三万七千里之遥!
他疯狂的运转紫气东来神功,将所有的灵和_图_书力,全都化作了速度与气势。
“想不到前车之鉴历历在目,现在却又重蹈覆辙!难道,这是命运在又一次提醒我吗?”
与对方袭杀伊始,及至此刻,历时虽暂,但众人身法却是快到了极点,此际已经出了城,距离自己的叶家,至少相距百里开外!
此刻,距离叶笑杀死两大宗门那些人,一共也就只是过去了五六天的时间而已,叶笑这一次是真的没有想到,两大宗门的反扑会来得这么快!
叶笑虽然明明知道对方的身份来历,但,此际却也是毫无办法。因为,双方距离虽然稍稍拉开,但对方的气势仍旧死死的锁定自己,二十五丈的距离,虽然不短,但对于天元境巅峰高手,不过就是一个呼吸的移动距离,根本就无法脱身,更加无法找到路径回到叶家。
叶笑心意把定,唯有咬紧牙关持续往前冲,一边冲,一边在心中不断地发狠,草!老虎不发威,你们倒是将我当病猫了!
叶笑更在空间中自信寻找,http://m.hetushu.com确认:上次心情迥异,貌似没看清楚,这一次可是有那么多的丹云神丹,连夺天神丹都凑合出来三颗,之前那种毒丹不知道能不能也有?
而且还是才刚刚突破!
在感受到危机的之初,叶笑就已断定,这一次对付自己的,必然是两大超级宗门中人无疑!
原来期盼个也许有!
虽然明知道,自己只要回到叶家,甚至接近叶家,那边有宋绝这个超级高手坐镇,自己就再无危险;甚至,可以将此次来犯的这些高手全部袭杀,绝对不会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回去!
最最恶心的是,这十八人随便一个,貌似都比自己的修为要深厚!
自己之前表现出来那种恍如疯子一般、倾家荡产悬赏的架势,足以让这世上任何世俗国家的势力,对自己望而却步,退避三舍!
然而,唯有那两大超级门派不在此列。
没想到是真没有!
万一有遗漏呢,那可是保命残敌的绝佳利器的说!
对方出动的实力竟是这等的充足!
“小心驶得万年和-图-书船。这一次,虽然不曾自满,始终是有些大意了……”叶笑心中叹息一声:“哎,前世笑君主,岂不就是犯了这个错误,才会导致被三大宗门围剿,最后身死道消!”
只需要再多一个喘口气的余地,就能够立即转被动为主动。
远水难救近火!
他们是寒阳大陆唯二不会在乎这个悬赏的势力。
整整十八位天元巅峰高手!
只是,随着他一路奔逃,沿途竟然不断的有那种极具压迫性的气势接连升起,呼啸着,挤压着,向着自己紧逼而来!
没有任何势力,任何人,敢跟自己这样的疯子叫板!
而且这么绝!
这亦是不得不为,否则,只怕等到停下开始战斗的那会,也许都不需要动手,但只是这恐怖的气势,就已经先一步将自己压倒在地了!
这个路程,几乎就是一个寻常人一辈子都未必走得完的路程。
但是此刻却是鞭长莫及,死活就是接近不了。
从自己第一次选择错误,踏入这个追击的陷阱开始,就是走上了完全相反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