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五百七十九章 你妹!

“一言为定?”
“你这个笨蛋!那座冰山是凌无邪的表妹!早就提前知道打赌内容了……你居然还傻乎乎的去赌!!你要是还能赢,那才是见鬼了呢!”
唯有那冰山美人没有笑!
两人曾经打过一次赌,那一次,是白公子输了。
因为……屁股变成了八瓣,很疼很疼,才刚刚恢复,就又马上再度变成了八瓣!
“一次,就已经太够了……”白公子哼了一声:“在这个寒阳大陆,我学到了一句俗语,叫做三岁看终身,我觉得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所以,不管是到什么时候,哪怕是再过去十亿年,你那一次,我也会记得清清楚楚!”
最后在被自己的父皇揍了一顿之后,伤还没好就满腹疑窦的去问自己的母后,结果却是被梦怀卿又狠狠揍了一顿。
“我相信我的眼睛,你会看到的,无邪。”白公子静静的重复,口气肯定:“你一定会看到的!”
但,这仍是一件极端的不可理解的事情!
而凌无邪只不和-图-书过是走过去用痞痞的口气说了一句话:“美女,你好啊……哇哈你看我帅不帅?”
至于那星辰泪,更是极之难得的至宝,能够让服用者瞬时增加八千年修为,纵然一时无法全面消化掉,也只会储存在服用者的体内,绝对不会出现诸如服用者修为不足,被灵药撑爆的狗血情况!
什么话都可以,但是,只限一句!
这等铂金铺位,就算是东天大帝麾下的军权大将,也未必能够拥有一间!
输得莫名其妙,赢的不可思议!
这两个字就是:你妹!
兄弟二人击掌三下,定下了赌约。
简直就是无法承受之痛!
白公子看着凌无邪,一脸鄙夷的道:“你妹!”
“你想赌甚么?”白公子道。
凌无邪之所以在白沉面前抬不起头,原因就是两个字,就是白沉刚才说的那两个字。
发财、发家、发达,统统不在话下!
然后冰山就笑了……
所以,在此的“你妹”虽然不是骂人嗑和_图_书,却是还要更加犀利十倍,一出必中,挡者披靡!
赌局最终是凌无邪赢了。
两人打赌,也就是无聊之中调戏一下美女找个乐子而已。这本就是一个两人都不可能赢得赌约,至多平手而已,怎么凌无邪居然赢了呢?
“我妹?”
这一顿揍,不是因为输了星辰泪,而是因为……
然后……那还有什么然后,冰山笑了,赌局结束,白沉输了,凌无邪赢了!
“人哪,是不能犯错啊。”凌无邪几乎要哭了:“尤其在你这种混蛋面前,就被他抓住一次小辫子,这一辈子注定都抬不起头啊……”
不过真实的全称应该是:你表妹!
“你这个白痴!打赌之前居然搞不清楚对方的底蕴!其败何尤?从头到尾,我都不是在气你输了星辰泪,而是气我梦怀卿怎么就有你这么一个不长心眼的儿子……”
星河街的店铺,随便一间都是天外天人梦寐以求的发财圣地!
也因为这半颗星辰泪,让凌无邪在食髓知味之hetushu•com后,对星辰泪一直念念不忘。
以至于两人一旦起了争端,不管两人吵成什么样子,只要白沉说出两个字,凌无邪立即就是哑口无言!
白沉说什么也想不通,这位冰山美人怎么会因为这么低级的一句话,就笑了?
凌无邪目瞪口呆,满脸黑线。
更疼更疼,疼得痛彻心扉,能不刻骨铭心!
然后白沉再想到凌无邪主动提出来打赌……
……
啪!啪!啪!
两人的赌法很简单,而且是纨绔公子们常用的赌法:谁能够用一句话让整个天庭公认的冰山美人笑一笑。
“那要不要打个赌啊?”凌无邪撇了撇嘴。
表妹?!
白公子想也不想:“赌了!”
而这件事,纵然是后来这两人成为莫逆之交,白沉仍旧是耿耿于怀,而凌无邪则是对老友颇有愧疚!
然后,自然是顺利成章的接受了白公子输的半颗星辰泪,而白沉也因为这件事,被东天大帝直接真实的将屁股打成了八瓣!
“赌要赌公道,你可不能让风君和图书座事先知道这个赌局!”白公子看着凌无邪:“更加不准动用什么手段,也不准玩什么小心眼!”
肚皮直接被活活气爆了……
当时,白沉可是挖空心思讲了一个笑话,在场所有听到那笑话的,全无例外都笑了。
那一顿揍,当真是揍的天崩地裂!
似乎赌得就只是一两银子一般的随意。
但若是让别人知道了两人所下赌注,恐怕会直接惊掉大牙!
凌无邪撇撇嘴,不以为然:“别在哪里老神在在了,我才不相信呢,除了炼丹之外,他还有什么本事能够让我大吃一惊!”
连脸上那种冰冷的神情,也没有变一变!
白沉瞬间就爆发了……
凌无邪瞠目结舌:“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人么?”
“我看人从来不会看错!”
凌无邪垂头丧气:“敢不敢不揭短,我从小到大一共就干了那么一次……”
凌无邪这一次的耍诈,让白沉刻骨铭心。
在多年前。
找到凌无邪的府邸,准备大打出手,一雪此恨,却被“很当和_图_书然”的一句话堵了回来,凌无邪振振有词:咱们的赌局内容是能不能让她笑;跟她的身份、是不是谁的表妹,貌似没半点关系吧……
“就赌……”凌无邪哼了一声:“我要是输了,就将星河街我的店铺给你一间。你要是输了,则给我一颗星辰泪。如何?”
你妹!
“你想我看你成什么人?难道你不是那种人么?”白公子哼了一声,斜着眼睛鄙夷的看着凌无邪:“你以为你在我这里还有什么人品可言?”
“驷马难追!”
我有表妹是我的本事,你咋没这么个表妹呢?
这两项赌注,任何一项的价值都很难用具体货币定价,然而在这两人嘴里,随口就赌了输赢。
事后白沉仍是百思不得其解,因为那冰山美人号称冰山,哪里是能被人轻易打动的?这么多年,就没有任何人能够见到她笑一笑!
此宝乃为东天最宝贵的物事。遍观寰宇,就只有东天才有少量出产,仅供皇室专用;其他人莫说吃,就算是想要看上一眼,那都需要莫大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