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五百九十二章 三件事!

“今日终于得见名震天下风君座的金面,辰皇辰玄天三生有幸。”皇帝陛下微笑着。
叶笑亲自烹茶,先是将所用的茶壶茶具掌故介绍了一番,然后又将茶叶介绍了一番,跟着又再说了一大堆没有营养的话,总之说的全都是那些没什么实际用处的话,有用的话一句没说。而皇帝陛下就那么一直含笑倾听,竟没表现出来半点的不耐烦。
皇帝陛下显然是要争取一个主动,我作为一国之君,主动来访,更把姿态放得这么低,你风之凌纵然实力强大,势力强大,但作为一个合格上位者,投桃报李总该懂的吧!?
这样的面貌身材,扔进人群绝对是找不出来的那种人。
叶笑微笑道:“陛下言重了。此事不过是举手之劳,当真算不得什么,还有就是,解万民于倒悬倒也罢了,那什么功高盖世,就不必再说了,辰皇帝国之功劳,与我何用?!”
辰皇陛下显然太高估叶笑,叶笑虽然是一个上位者,但他就和-图-书上位者所谓的基本气度,基本没概念,那什么投桃报李,姿态高低什么的,对他而言,没意义!
两人相视一笑,分宾主落座,对于彼此的身份立场并无高下之别,只有主客之别。
事实上,这位风君座不管是长成一副什么样子,皇帝陛下都不会觉得太意外!成就大事业,取得大成就,并非只有那些姿容特异的美女帅哥才能做得到。
皇帝陛下神色郑重道:“第一件事,自然是多谢风君座之前慷慨解囊,那七百亿巨款,当真是彻底解决帝国财政危机!为帝国当前战争格局,提供了巨大助力!对此,风君座功高盖世,解决了亿万子民悬在头顶的屠刀,朕特此谢过!”
皇帝陛下沉重的说道:“翻云覆雨楼固然实力强横,但其从不对皇室中人正面下手,只惯于暗中操控局势。所以,动手者必定不是翻云覆雨楼所属。”
但,偏偏就是这个人,成就了这般如此惊天动地的伟业!
和-图-书过皇帝陛下心中却自腹诽:这货说得固然好听,实则言不由衷,明明单身一人面对天下英雄尤自面不改色……在你自己的地盘,居然还说什么怕连累我……我要信你才是见鬼!
他并没有觉得多意外。
叶笑终于说完,场面一时沉默,相对无语。
叶笑正襟危坐,道:“陛下请讲当面。”
皇帝陛下苦笑:“风君座,明人面前,何必更说暗话?”
叶笑摇头:“陛下这句话,却是将风某逼入了死地啊,你让风某如何敢认?”
事实上,风君座竟是这般的平凡外貌,反而让皇帝陛下更觉得更真实一些。
随即,脸色一整,压低了声音说道:“至于第三件事……却是……风君座是如何发现了我那孽障的滔天罪孽?”
叶笑摇了摇头,轻笑:“陛下此言何意?说一半不说一半,隐晦得很,风某真的没有听懂。”
皇帝陛下的眼神中有悲伤,有沉痛,有愧疚,但却唯独没有恨意。
皇帝陛www.hetushu.com下道:“灵宝阁,傲视天下,何言死地?风君座,当世一人,敢做畏当?!当日二皇子全府被灭,出手之人修为高强,冠绝寒阳;而且有一批手下,那一批手下人人杀人干净利落,显然是久经训练的杀手,而且,更是有组织有纪律的杀手团队。”
两人似乎在对比,谁的涵养更高一些,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肯首先说及正题。
“抛去这两股杀手实力,剩下的,就唯有灵宝阁才有这样的力量。”
“陛下,本座未能远迎,万勿见怪。”叶笑长身而起,略略躬身见礼:“主要是现在真对风某的杀手实在太多,一旦蓦然露面,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暂且不说,若是因此连累了陛下,却是风某人的不是了。”
“普天之下,能够拥有这样一支队伍的,不外三股实力,一则是无边湖,一则是翻云覆雨楼,最后一个便是灵宝阁。”
这个解释,倒也合理。
这位传说中唯一能够炼制丹云神丹的大宗师www•hetushu•com级炼丹师,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以一人之力搞定无数成名杀手,以一人之力独战天下众多绝顶高手,以一人之力狂甩七百亿捐助军资;以一人之力狂砸五千亿悬赏天下!以一人之力为整个江湖重新制定规矩的那个人!
话题终于正式开始了。
口中却朗声笑道:“无妨无妨,风君座风光霁月用心良苦,思虑周详,正是应该的。”
只见他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白不黑;年龄不大不小……
皇帝陛下面色略略一僵,随即便从善如流的道:“第二件事,便是风君座一举砸出五千万亿悬赏,让敌对帝国贵族人人自危,此事,更是帮了辰皇大忙,朕,铭感于心。”
皇帝陛下诚挚的说道:“此事不管起因为何,但就结果而言,始终是对于我辰皇乃是有大利!风君座之助,岂可埋没。”
叶笑猛然抬头,凝神观视着面前这位皇帝陛下。
“至于无边湖方面,这一次无边湖前来辰皇的,一共就只得几名金牌和*图*书杀手,而且,还在之前的变故中遭受了重创,实力力有未逮,而且,以朕对无边湖的了解,以及事后对我那孽障所掌握实力的了解,若是无边湖对其动手,无边湖未必就能稳胜,甚至纵胜,也要付出惨重代价,以无边圣主的为人,绝不会啃这样的硬骨头!”
良久良久,皇帝陛下终于绷不住了,沉吟着说道:“今日前来,主要是有那么几件事。”
乍看其形象,居然是一个如此平凡甚至是很不起眼的人!
而叶笑却是根本不急:你来找我,姿态放得那么低,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既然是你有求于我,还要装高深,你不说话,我就陪你不说话,看谁最终绷不住!
唯有掌握局势,掌握主动,将全盘尽都掌握在手中,才是正道!
叶笑摆摆手,微笑道:“陛下却是再次言重,此事,主因不过是风某自己想要报仇而已。总不能只有别人悬赏我的人头,我却不作出反击的道理,所谓对于辰皇之助,风某人却不予贪天之功为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