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五百九十五章 你的太子我也想杀!

“这一堆……则是他收买……”
不待皇帝陛下再开口,只见叶笑一伸腿,径自将地上那些相关二皇子的罪证悉数踢到了一边,随即手一扬,又是将一大堆的记录账簿还有信笺之类的物事抛在了地上。
叶笑道:“陛下请说。”
叶笑目光中发出来尖锐的神光,淡淡道:“陛下可是要我说实话?”
作为人夫的脸面,今天在这里丢得干干净净!
“这一堆,乃是他通奸宫内嫔妃的证明,相信陛下一无所知吧,一马双跨,父子同骑,嗯,其中牵扯的可远远不止一人,众马同跨?见谅见谅,才疏学浅,不会形容了……”
可以说,辰皇帝君辰玄天乃是叶笑所见过的,最具备人格魅力的一代帝王!
皇帝陛下淡淡道:“朕有这么好的儿子,保重有用么!?”
皇帝陛下闻言一愣,旋即苦涩的笑了,摇摇头道:“风君座的美意朕心领了,朕亦曾经对丹云神丹寄予厚望,也曾因为服下神丹,身体有所起色而泛起无限希望,最终却仍是失望和图书了……朕的病,乃是绝症。”
皇帝陛下生生停住往外走的脚步:“风君座,阁下还有什么话要告知朕么?”
两人都没有再往下讨论。
看着皇帝陛下步履阑珊的往外走,叶笑心下蓦然升起几许不忍。
再听到风之凌那似嘲似讽,什么一马双跨,父子同骑的说法,一时间气愤,失望,绝望,已经达到了极点之下,让叶笑意外的时候,皇帝陛下这次非但没有吐血狂骂,反而冰冷的呵呵笑了起来。
说着拿出一个空间戒指,将地上的东西分门别类收拾了一番,各种类型捆在一起,统统装进了空间戒指。
他说到‘若是将来,还有机会见面’这句话的时候,分明是停顿了许久。一来是感觉自己已经是命不久矣,他朝未必会有再见的机会。二来就是……就算是日后还有与这位风君座见面的机会,但皇帝陛下却是宁可死也不愿再会了!
一语才毕,又道:“朕尚有一个不情之请,望风君座能够应允!”
皇帝陛下说m.hetushu.com道:“这一点,朕自然是明白的,这数千年以来,妄图掌控灵宝阁的人,便不乏人间帝王,却无一能有所获,朕却又何能例外,然而,朕之所望,只是灵宝阁能够一直秉承风君座的初心,这一点,相信不会与风君座之愿见想违背吧?!”
二儿子开妓院,残害妇女;大儿子更牛逼,密谋造反,甚至这还只是小儿科,居然还跟自己父亲的妃子通奸,貌似还不止一人……
就算是一个平常的男人,但凡是遇到这种事,也早已经羞愧无地,更何况他还是一位君临天下富有四疆的帝王!
叶笑一字字道:“我想杀!”
叶笑面色淡然,沉声道:“这很好笑么?我不觉得,陛下,风某倒是觉得你该多保重才是!”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皇帝陛下脸色潮红,脚步已见虚浮,连他自己都在问自己:朕……皇室……到底算是个什么样的家庭?
而……作为一个男人的最重要脸面,竟然也在这里丢得干干净净!
和图书为,就是这位风君座,知道自己太多太多的秘密,太多太多的耻辱!
随即,就跟皇帝陛下说明了这空间戒指的使用方法。
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问出来这个问题,却得到了这么一个出于预料的答案!
皇帝陛下愣愣的看着地上这一大堆物事,被叶笑一点点分门别类的罗列出来,刹那间觉得浑身冰凉。
皇帝陛下面寒如冰:“风君座,今日一会,是朕打扰,时间不早,就不再叨扰了……若是将来……还有机会见面的话,再与君座促膝长谈。”
仍旧是高高的一堆。
“这一堆,乃是迫害不跟他统一战线大臣的证据,若说二皇子的所为令人发指,太子殿下的所为未尝不是令人不齿!”
而且,自己的人生也走到了尾声。
“这些就是你所立下继承人、太子爷殿下所干的诸多好事;只是时间比较仓促,相信还远远未收集全。”
作为帝王的脸面,今天在这里丢得干干净净。
皇帝陛下道:“自然是要听真话!”
作为人父的脸面,同样在这和图书里丢得干干净净!
“这一摞,乃是勾结外臣,图谋造反,所谓图谋,便是将你这位父皇揪下皇位的图谋。”
“这个我可以应允,今日之日,绝不入六耳。”叶笑爽快道:“这些物事还是不假第三人之手吧,我送你一枚空间指环。”
这让他怎么还待得下去!
随即皇帝陛下就又换了另一话题:“风君座,你现在超然世外,不在世局之内,看着这天下纷乱,辰皇江山,自有客观见解,却不知……君座认为,我辰皇江山如何?”
作为一个皇帝,而且是一个素有贤名的皇帝,他雄图大略,杀伐果决;对天下,鞠躬尽瘁,对黎民,爱护有加,铁腕治天下,君临天下,却不骄不躁。
皇帝陛下不禁愣住!
叶笑淡淡道:“江山如画。”
尤其是看着那‘图谋造反’与‘通奸嫔妃’的证据,更加是如堕冰窟!
若不是这位风君座实在太强大,根本杀不死,那么,就算是皇帝陛下再如何的贤明,也会毫不犹豫的杀他灭口!
但,就是这样的一位君主,和_图_书却偏偏遭遇了这样惨不堪言的背叛!
这样的人生,岂有明天可言?!
“这些东西,朕要带走!却又不想让除风君座之外的第三人知道。”皇帝陛下指着地上这两大堆东西。
“这一堆……”
皇帝陛下显然并不理会这位风君座的敷衍之词,道:“那么风君座认为,朕的太子如何?”
就皇帝陛下的本心而言,风之凌对于第二个问题,或者答或者不答,或褒或贬,又或者如刚才一般的敷衍,都不算意外,皇帝陛下最想听到的答案自然是期许能够得到一些正面的,褒扬的说法,却万万没想到,风之凌给出这么一个突如其来,杀机四溢的答案!
跟着皇帝陛下就站了起来,异常冷静地说道:“今日,委实是让风君座见笑了。”
朕……的人生就这么失败?
显然,皇帝陛下现在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朕,真的就这么不堪吗?
“呵呵呵……”
“非也。”叶笑道:“只不过是看到陛下身体有恙,欲要稍尽绵薄之力,仅此而已。”
“陛下!”叶笑突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