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五百九十八章 就在此刻杀你!

叶笑淡淡的笑了笑:“意气风发的关老夫子,难道,你就没有想到会是我么?”
叶笑淡淡道。
关正文连续说了三句,你说谎。
“皇帝陛下怎么可能知道?皇帝陛下已然病入膏肓,他就算知道,又如何,他只得太子殿下一个较和心意的继承人,无论如何的不堪,都已经没有了选择!”
叶笑看着面如死灰的关正文:“太子殿下一倒,你的毕生努力,便即尽数付诸东流;所有的希望,也会瞬间化为乌有;至于你的子孙后代,也会列入皇帝陛下的黑名单之中,终生终世,都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有可能再起。”
“所以那时候的你死了,也就死了;你不会难受,更加不会绝望,这样杀你,于我索然无味。”
“你一定是在说谎!这些事情,你怎么可能知道?”
关正文仰天惨笑:“叶笑,你好狠!”
关正文咬着牙,狠狠的盯着叶笑,太阳穴突突跳动,睚眦欲裂的说道:“你说谎!”
叶笑道:“由我亲自动手和-图-书,相信你死,也总能瞑目吧!”
是的,我就是为了这个。
“你竟然连我一个临死之前做梦的机会,都不给!”
无论是谁等在这里,哪怕是叶南天等在这里,关正文都不会如此意外。但,叶笑……这怎么可能?
他表面上虽然指责叶笑说谎,更尽力推翻辩驳叶笑的说词,但心底却早已经认定:这,不是说谎!
换言之,太子殿下已即将登基为帝!声威权势已与往昔不可同日而语!
叶笑淡淡道:“相信你是想要问,不外就是我为何非要等到现在才出手,是么?”
你身为叶府公子,难道不知太子殿下如今已经没有了对手?而陛下已然病入膏肓,时日无多!
“你关正文隐忍半生,明明有高深修为在身,却始终威名不显,更以文名掩武威,临老临老却又介入皇室纷争之中,所求者不外是功名利禄,子孙福荫;而且,我估计你还期盼着,通过你的努力,能够让你的儿子,孙子,甚至和-图-书是子子孙孙,都能够功名利禄,高官厚爵!”
“不错!”关正文道:“以叶公子今日所展现的实力,想要杀我,当真随时都可以下手,甚至可以让我死得不明不白莫名其妙,却为何偏偏选择现在,偏偏是今夜?”
“那是因为,你不配!”
骤闻这个名称,关正文的瞳孔顿时又再一缩,心中一阵莫名苦涩陡然而起,瞬时将原本的满心美妙滋味淹没。
一切都完了!
“你也说了,我随时随地都可以杀你,既然如此,又为何不多等一点时间,选择一个更好的出手时机,若是我前几个月就杀了你,那时的你心中想必还有希望,还会想着,就算你死了,太子殿下也会想着你的劳苦功高,对你的子孙后代,有所照顾。”
化骨掌!
此时此刻,在自己自觉处于人生顶峰,志得意满的一刻,出现给自己当头一棒子,让自己美梦成空,永堕梦魇之中!
因为刚才叶笑说出来的桩桩件件,尽都是隐藏在关正文心底,hetushu.com最不可言说的秘密!
唯一剩下的,就只得自己欺骗自己的那点幻梦!
“你说什么,你……”关正文猛地后退了一步,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叶笑。
叶笑语气愈发冰冷的说道。
原来,之前所有的感觉,竟都是错觉,都是假象!
“你说谎!”
是的,叶笑既然拥有这样高明的身手,臻至绝顶的修为,在那个时候又怎么会被自己暗算?
这正是他最最不解的地方。
叶笑冰冷的目光锁定着他:“其实我说谎不说谎的,对你而言真的重要么?真正重要的是,我给了你一个,为什么延迟到现在才杀你的理由!不知道这样的理由,够,还是不够?”
“可是叶公子怎地就确定我现在一定会绝望?”关正文冷笑一声。
“太子殿下谋反,成功串联多位文臣武将;这其中,你关正文可谓居功甚伟;至于通奸后宫嫔妃,据我所知,也是由你关正文事先在那几位嫔妃喝的茶水中下了药……所以太子殿下才能hetushu.com屡屡得逞。”
叶笑的话,让关正文心中一阵怅然。
“如今,皇帝陛下已经全盘知悉,太子殿下的下场,可以预见。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就是贬为庶人,圈禁一生。”
“原因很简单啊,之前杀你,不够痛快,仅此而已。”叶笑背负双手,施施然的徐徐走近,如雪白衣,在浓雾之中缓步而行,当真便如同是从九天之上降落的神祗一般,行走在飘渺的云雾之间。
关正文深深吸了一口气,几乎将面前的所有浓雾全都吸进了肚子里,沉声道:“的确是没有想到,叶公子竟然是一位绝世高手!只是,相信整个辰星城,乃至整个辰皇帝国,也未必能有人想到,叶公子竟然隐藏得这么深,不独老夫一人!”
叶笑冰冷的目光看着关正文:“太子殿下所做的所有阴谋,所有的丧尽天良的事情,你关正文不但都参与,还都是个中策动者。”
原来当时他就知道了,但却始终没有说出来;一直都在刻意做作,一路隐忍到了现在,才终于出和*图*书手!
“呵呵,你现在一定会绝望。”叶笑淡淡道:“因为太子殿下即将完蛋了。皇帝不但已经知道了太子殿下谋反的事情,而且还知道了太子殿下与后宫嫔妃通奸的事情……”
甚至于,叶府管家宋绝之后的一系列动作,乃至盖代强者叶南天之后的动作,全部都是在演戏,又或者应该说,只是在看太子和自己耍猴戏,只要有心,随时可以找自己算账,任何时候都可以!
关正文心中悚然一惊,瞬时汗流浃背,汗透重裳,强自震慑心神,沉声道:“叶公子的心机过人,关某钦佩至极,但,关某却有一点不解,不知道叶公子可否为我解惑?”
但,他眼中的恐慌,却是说什么都掩饰不住。
叶笑轻轻摇头,微笑:“关老夫子谬赞了,只是叶某人这点道行,却又哪里及得上关老夫子你的化骨掌犀利。”
完了!
“太子殿下或者还有一线生机,而你,就只有死路一条,只是与其让别人动手,莫如由我亲自动手,了却你我过去的那场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