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六百五十六章 功与罪、无忌首秀

看似三方开罪,进退两难的局面,生生被其走活了,最终谁都不得罪,还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圆悠悠的一个皮球,又踢了回来。
你到底站那边啊,你这样岂不是两边堵,两边一起得罪么?
左相道:“是。”
这个老王八蛋,说半天等于其实什么都没说。
陛下问到了,那就肯定得说话,而且还有一定得有立场倾向,若是暧昧不明的和稀泥,同样是三方开罪,可是,自己要站在那边?!
“嗯。我知道了。”皇帝陛下点点头,说道:“宣旨!”
“你可知个中内容?”皇帝陛下淡淡道。
他么的,怎么又找到老夫头上来了?老夫是不是天生就长了一张被嫁祸的脸?想要置身事外就真的这么难么?
人家这才叫做做官呢!
好高明的和稀泥手段,竟是两边堵,非是两边周全,其身在两边中间,屹立不摇,当真了得!
“上书陛下,待天下太平,放其自由;情谊永存,兄弟依旧;放他归去,以http://m.hetushu.com待来日,一朝风雨毕,也无风雨也无晴。”左无忌斟字酌句的缓缓说道。
左相机灵灵的一颤。
皇帝陛下皱皱眉:“呈上来。”
在听说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左无忌沉思半晌才说道:“爷爷,您说我该如何?”
左相一脸憨厚老实,弓着身子恭声道:“老臣哪里还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叶大将军一方面功高盖世,另一方面却也是大罪昭彰,两方面都是不容抹杀的事实……具体应该如何处置……还需要陛下圣裁!”
皇帝陛下终于上朝了。
啥叫为官之道?
左相正在那边闭目养神,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既不想得罪陛下,更加不想得罪叶南天,但也不想得罪这庞大的文臣团体,一个不好,就是三方开罪,置身事外才是完全之策……
皇帝陛下的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
左相的脸色在这一刻难看之极。
皇帝陛下闻言微笑道:“嗯?”
“但说无和_图_书妨。”左相鼓励道。
皇帝陛下即时面临群臣逼宫;烦躁得要死,却又对一干朝臣无可奈何,毕竟就明面上而言,这些文臣所说的大道理都是言之凿凿,那都是圣人之言,岂容辩驳,就算是一国之君,在这方面也得退避三舍。
“我想……”左无忌犹豫了一下。
这才叫语言艺术!
左相这什么意思?
嗯,正如左相所说,我们就等着您乾纲独断好了。
显然左相除了是文官之首外,还是皇帝陛下与众文臣之间的万金油!
“这个……无忌当时确实曾经与老夫商议,但老夫不敢居功。”左相躬身说道:“举贤不避亲;老臣以为……”
说该重赏的是你,说该重罚的也是你!
群臣一听这番话,顿时对这位老丞相佩服之极!
皇帝陛下不禁愣住了。
这可让老夫如何是好?
皇帝陛下的嘴角抽搐了半天,恨恨的瞪着左相。
说着,取出来一个用火漆封死的信封,高举双手递上。
但左相毕竟m.hetushu.com是左相,文官之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说道:“叶大将军此一役攻克北疆;一战败敌,可谓是盖世奇功!老臣以为,该赏。而且,应该重赏,再重的赏赐都不为过!”
皇帝陛下拂袖而去。
若是不和我等心意,到时候再闹也不迟不是。
“陛下英明神武,睿智过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谓千古一帝!……”左相洋洋洒洒一大顿马屁,不要钱一般的狂送而上,最后说道:“如叶大将军这等事故论断,也唯由陛下乾纲独断,才能做出最正确的决断,臣等,只需等着就好了……”
这才是学问啊……
无可奈何之下,照例将左相揪出来询问。
左相低低的垂着头,绝不抬头,摆明了不打算再跟皇帝陛下对眼了。
快速将这封秘奏内容看完,闭上眼睛斟酌了一下,轻声道:“左相,这真是无忌所书?”
这一晚上,左相回到家中,对正在读书的左无忌说道:“无忌,你不是要尽早入仕么?现www.hetushu.com在,出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正是你入仕之契机……”
你这老货,到底还算不算是咱们读书人?你可是文官之首啊!在这个时候拆文臣的台,你想干嘛?!
“再议!退朝!”
自己若是站在皇帝陛下和叶南天这一边,那么,就等同是即时站到了所有文官的对立面。反之,自己若是站在文官的这一边,那么,就意味着自己上了皇帝陛下的黑名单。
左相急忙又说了下去:“不过,此一战屠戮亿万……委实是杀孽过重,有伤天和,此举,也属弥天大错,论罪该罚。而且,须得重罚,不重罚不足以警惕后来者……”
内侍接过去,转呈给皇帝陛下,皇帝陛下很是有些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左相一眼,随即拆开了密封。
以后可得学着点。
左相至此心中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这时候,却听到了皇帝陛下的问话。
进退两难啊!
左相一脸苦相,道:“关于叶大将军到底该赏该罚,老臣当真是难以抉择,hetushu•com不过,昨夜回家;孙儿无忌在听说此事之后,却是写了一封密奏,托老臣呈报陛下,请陛下预览,他小孩子资质鲁钝,但愚者千虑,或有一得。”
文官们的聚焦目光顿时很是不善的盯着左相,恨不得将这老头一口口生吞了。
满朝文武,连同皇帝陛下的目光,此时此刻,尽都是刷刷的集中在了左相脸上。
你到底要闹哪样?
左无忌闻言目光一亮。
“你想如何?”左相问道。
左相眼前一亮,白胡子都一下子翘了起来:“好!好!好!”
皇帝陛下眼神危险地眯了起来:“那依左相的意思又当如何?!到底是该赏还是该罚呢?”
立即有执笔大臣站出来,内侍将文房四宝准备好了。
满朝文官也愣住。
还只看了一眼,目光就是一亮!
连说三个好,终于满脸欣慰的站起身来:“不错,我左家,有后矣!”
次日。
此事后续究竟该如何,皇帝陛下连续拖了几天,也不上朝,大家也不着急。
反正,陛下您早晚是要上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