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六百六十七章 抓狂!

自己保留了这么多年的清白,就生生毁在了这个男人手上。
恨,如何不恨……却说到底当真就能怪对方么?!
“小妾……哇,玄冰大长老给人当了小妾,这不是开玩笑吧!”
快乐到了自荐枕席的程度,自发的去睡……那啥!
“素啊!我刚才说的不够清楚么?”
我玄冰,是缥缈云宫的首席大长老,而且,现在功劫消失之后,修为又更进了一大步,差不多已经是青云天域第一高手了!
“哇!你说的玄冰,便是飘渺云宫的玄冰?大长老?”
这件事若是当真传出去,自己也就甭活了,直接一头撞死的了……
记忆全复的明悟,却有因为这份明悟而迷茫,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你知道这个男人是哪里的?”
当日,当时……貌似是自己主动送上门的,不但是主动送上门去,还是先主动那啥的……
相信若是没有化解,自己当时功力尽失,没有了自身修为的压制,功劫一旦动作,自己便必死无疑,这会只怕早就死了许久了吧?
硬说叶笑毁了自己的清白,莫如说自己那啥了叶笑才更贴近事实吧!
和图书“我死了之后怎样,我管不着,更加管不了!但要有一个前提,就是:我死了!只要我还活着,那就是我的责任!”
为什么会偏偏在那个时候失去了记忆?
眼前人似是毁了自己一世清白的冤家,却又似呵护关爱自己的爱人,说恨说情,难以清明!
“我靠,是谁?哇,那个男人这么有本事?竟然能够将玄冰收为小妾?”
“就是不能杀……”
小妾!!!
天天欢天喜地、满心喜悦地自己爬上人家的床去给人家暖床去……还觉得很是恩赐……
玄冰怔怔的望着叶笑,自己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一股什么滋味。
玄冰眼看着面前这张俊逸超俗的脸庞,想起刚才他的血战!
“怎么个了不得把?”
“寒阳大陆的!知道伐?”
自己乃是青云天域的主宰级人物,但来到了低级位面,机缘巧合之下,居然给一个远远不如自己的男人,当了侍女……
可是,可我为什么就下不了手,动不了手,连出手的念头都几乎没有了!
“呸,你真孤陋寡闻,这青云天域难道还有第二个人敢叫这个名字?”
和_图_书然后……就被这个男人给收了房……
重重混杂的情绪,让这位一代绝世高手,竟也如同坠入了梦魇一般,无法醒来……
“事实无奇不有,你更加想不到的是,玄冰当时可是自荐枕席,强行那啥的……”
但就算是整个死了,却也胜过现在的这等两难抉择的局面吧……
“我没有干涉你,我就是你,干扰你的是你自己,是你自己的心啊……”
但他却一直在战,一直坚守在这里,就只是为了自己不被打扰,不被袭击。
“非也!寒阳大陆乃是青云天域之下的,一个最低级的位面……”
怎地,怎地竟然要给人当小妾?
“这个男人,足足有天元境高阶修为!差一点就达到顶峰了,厉害吧?”
“还不如不化解呢……”玄冰苦笑一声,长长的叹了口气。
满心欢喜的等着,当人家的小妾……
我该怎么办?
她深深地垂下头,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更加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就算是在青云天域,自己也是巅峰层次的人物,但,清白却偏偏毁在了这么一个如同蝼蚁一般的男人手里。www•hetushu.com
哪怕是唯识所逼躲进了金魂塔,但敌人才一说要下去伤害自己的时候,便又毅然决然地站了出来,他明明知道,站出来就一定要死!
难道我爱他更甚恨他么?这……这可能么?一生漫长岁月如何是几个月短暂时光可比!
“真事,真是真事,当日我听到这一劲爆消息的时候,差点没激动的吐血!”
强烈的劲风,将叶笑额头上散落的发丝吹得凌乱飞舞,但这只白生生的玉手,就这么停在那里,一动也动不了。
“来来来,我给你详细介绍,这个男人可是真正的了不得的说……”
脑海中一旦冒出来这两个字,玄冰就又是一阵阵的抓狂……
“哪里的?”
“我靠,你这是编小说话本那吧,这也太玄幻了吧?”
“为什么?”
而且还能当得很快乐!
她怔怔的转头看向远方天空,眼中尽是一片迷惘。
“卧槽!”
“不要干涉我……”
这又该是何等没天理的事情啊……
而且心底还要窃喜莫名,感觉到很是受宠若惊……
玄冰虽然修为通神,毕竟没有彻底接触刚才发生的一切,若http://m.hetushu.com是她得知,叶笑为了保证冰儿的安全,曾经打算引爆金魂塔,与敌同归于尽,甚至已经进行了,如果不是一点点的阴差阳错,也许此刻两人早已阴阳殊途,幽明异路了!
叶笑在与自己发生那啥之时,貌似也是个初哥,所以说,毁清白什么的,真正不好说谁毁谁的!
这种莫名痛楚,让玄冰无语至极,又再度忍不住扬天长啸。
“知道哇,难道寒阳大陆比天外天还牛逼?那样的话……”
这一点尤其无语!
“你不知道也正常,但你总知道天外天吧?”
收了房!!!
小妾!
那啥……羞也羞死了!
“啊?就这样的人,能让玄冰当小妾!”
这岂不是说不去都没人信的天大笑话!
“寒阳大陆?我还真不知道,孤陋寡闻,孤陋寡闻!”
为什么?
这是叶笑说过的话。
他明明可以走的,他有这份能力。
若是他当真走了,或者自己就不用这么为难了!
为什么偏偏让我遇到了这种事情?
若当真那样,玄冰纵然实力如何强横,总还没有逆天改命之能,面对叶笑救自己而陨灭,又不知道该作何感想呢!
“怎呢和_图_书么?”
“这个让玄冰大长老当小妾的男人更了不得!”
如今,他当真用他自己的生命,来验证了这句话的真确性:我的女人,我会一直维护,一直到我死!
一想到,自己要亲手杀了面前这个男人,突然间心中一阵剧烈的莫名痛楚,油然升起。
说起来,真真是个笑话。
唯有一点,只感觉心头升腾的杀气,正在一点一点的渐次消散……
她试着运行了一下自己体内的真元;不由得又是一阵苦笑:此际自己一身修为非但尽复,甚至是又有相当程度的精进,短暂数月光景,怎么可能有如斯进境,原因倒也简单,缠绕自己已久,深入膏肓的功劫,已经完全消失了。
“玄冰?哪个玄冰?她怎么就不能给你当小妾呢?”
“我……我也要吐血了……呃呃呃……”
就是面前这个男人,将自己的功劫,早已不抱任何化解希望的功劫,完全化解了……
玄冰捂着脸,只感觉天地若失,无地自容,心中无数头草泥马来回的奔腾驰骋,经久不息。
“不能杀……”
但,这一掌将将劈到了叶笑的额头的瞬间,却又生生顿住了。
因为这是我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