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六百七十六章 杀无赦!

自己已经很敢想很敢干了,敢想让您当大帅,敢主张让您当大帅,这么千辛万苦推荐你挂帅出征,你他么的上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替我将满朝文武全都得罪了,而且都是结下了死仇……
杀手们眼见队长动手,自是有样学样,刀光瞬闪,一颗颗人头咕噜噜滚落地上,无数道浑圆的血柱纷纷喷入大缸!
只是这个时候的校场上,血腥气冲天而起,所有人一个个脸色惨白,眼皮子直哆嗦。
“你敢!”
诸如法不责众之类的求情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就看到自己的儿子已经被一把提起,旋即就是手起刀落,人头落地,一命呜呼,呜呼哀哉。
“我就是不服!”
白旗!!
你他么的领兵出征了,留下哥哥我,在京城这日子可怎么过?
不,应该是胆太肥了!
但是叶笑显然没听到某人的叫“爷”,楞是干了出来。
整个过程历时之短,至多不过数个弹指而至,出声阻止什么的,根本就来不及。
这可是四百六十多名勋贵子弟!其中还有不少是家里的独苗!
http://m•hetushu.com禀告大帅!”柳长君严肃正经的拱手交令:“不遵军法者,咆哮军营者,已经尽数拿下,请大帅示下!”
“乱我军心,违我军法,还说什么,全部砍了!”叶笑一派飒然,轻描淡写的说道。
叶笑仍自脸色不动,淡淡道:“所谓事不过三,我在此好心多给一次机会,刚才是谁说,不遵守我的军法?”
怎么敢?!
“好大胆,你们竟敢?”
只片刻,一个硕大无朋的大缸咣的一声就摆在了帅旗前面,还有一面白旗,也送了过来;这面白旗显然是特制的,众所周知,军营中帅旗的旗面乃是最大号,然而这面白旗的旗面居然比叶笑大帅的帅旗还要更大三四倍!
你竟然敢下这样的命令?
“叶笑,你敢绑我?”
在皇帝陛下身边随侍的左无忌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脸。
皇帝陛下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要说杀个一个半个的,立个威什么的,也还说得过去,怎么都给杀了?!
脖子都不自觉的往前伸长了一些和-图-书:真杀?还是吓唬人?
但是,杀手们行动何等快疾?
怎么就当真给杀了?!
这一个个的可都是功臣之后,勋贵子弟!
不光左无忌无限腹诽,连左无忌身边的皇帝陛下也是一下子怔住了,不自觉的就揪下了自己一撮胡子,还不自觉……
真正的杀无赦!
刑部尚书这边还正自疾步走来:“陛下,此事罪不在一人……”
明眼人就能认得出来,这些,正是灵宝阁麾下杀手集团!
这一队刀斧手不过两百人,单论人数的话还不及那一干叫嚣勋贵子弟人数的一半,却是一个个面目森冷,眼神毒辣冷漠,不动如山,行动如风。
只听柳长君一拱手:“得令!”
“很好!我已经给过你们两次机会,你们都放过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叶笑点点头:“大军出征在即,却有人不尊军令,乱我军心;论律法当斩!来人!将所有出声之人统统给我拿下!一个也不许放过!”
这事大条了!
誓师出征,向来讲究一个好意头,现在整出这么一面白旗,还他奶奶的hetushu.com爪的好意头!
这群人除了是刀斧手之外,此际还是叶笑的亲兵队!
……
整个人瘫软了下去。
但,叶大帅一声令下,虽然有许多人打算对抗了,却始终还有遵行之人!当然,是叶大帅的自己人,早就准备好的。
“还有我!”
旋即便抓起手边一人,仓啷一声响,腰间长剑出鞘,寒光一闪,一颗人头落地;一腔鲜血泉涌一般喷入大缸!
前后也就是眨眨眼的功夫,四百六十五个勋贵子弟,已经悉数变成了死尸,没有例外。
所有人这会看着这面超超大号的白旗,都是一阵眼皮乱跳。
这个叶笑,实在是太……太胆大了!
刑部尚书见状顿时就傻了,整个人就像是风中枯叶一样颤抖着,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成儿啊……”
触目所及,尽是一片雪白。
领头者,正是大杀手柳长君。
被无数惨声充斥耳朵的皇帝陛下眼皮子一阵哆嗦。
那是说砍就砍的么?
全部砍了?
又是一句话,再度让在场所有人尽都是瞪圆了眼睛。
他们是在场仅有http://m.hetushu.com少数没有发愣的一群人,还要负责动手“要命”的那群人!
真杀了……
柳长君一干人等是什么人,都是杀手,当世有数的一流杀手,干杀人断首的事,直如家常便饭,绝对比职业刽子手还要来得称职,此际牛刀小试,平均每人斩首二人多一点,当真是轻松愉快,行云流水,哪来含糊!
只是,这句话的震撼程度还要更在前一句话之上,或者说是远远在其上!
你可是我推荐的!
这什么情况?什么意思?
此刻,柳长君身穿军服,固然英姿飒爽,却怎么也遮掩不住,那份身为杀手的职业阴冷。
大家闻言全无例外的一起怔住。
我他么的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恨……
“啊,你要干什么?”
整整一个大缸,顿时鲜血满溢;咕嘟嘟冒出来,在地上流成了一条血河。
……
他她么的可以不在乎满朝文武,可是我不行啊,大哥,亲哥,你到底想干嘛啊?
遇到反抗,直接就是一脚踢晕!
“是老子我说的怎么了!”
左无忌觉得自己要疯了。
当然,可这会可不止是一声“成儿http://m.hetushu.com啊……”,四下里无数勋贵,尽是一片惨声,N多名字脱口而出,络绎不绝!
叶笑话音未落,勋贵子弟们一个个的挺着胸脯,大刺刺的站了出来,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的瞪着叶笑,意思很明显:“咱们都站出来了,你能咋地吧?”
是以别看这些勋贵子弟在人数上占优,但与这些纵横江湖的杀手们真个对抗,说是不堪一击都是抬举他们;前后不过片刻光景,就已经悉数五花大绑扔在地上,只是一个个的仍自不服不忿,破口大骂,气焰竟是丝毫未减。
“屁的好心,老子不稀罕,就是老子说的!”
“还有老子一个!”
刹那间,一队刀斧手面目森冷,越众而出,全无犹豫,扑向一众勋贵子弟。
一时间所有人都是啼笑皆非:这混蛋居然在出征的时候就准备了白旗?他什么意思?难道说他麻痹滴刚当上元帅就打算要投降了?
麻痹的,这也太不吉利了!
其实在叶笑抓人的那会,他就已经知道这家伙要做什么,只是无法说话,仅能在心中不断祈祷:爷!您可千万别干得这么绝啊,这事可闹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