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六百七十八章 朕已经晕了!

没看那几位皇室供奉围拢过来了么,急疾送皇帝陛下回宫调养!
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有听到西城门那边传来一声足堪惊天动地的巨响!
皇帝陛下的第二次昏迷对于左无忌而言,是横亘在心底一大难解谜团!
“对!左无忌!你你,你罪该万死!”
“好孽障!”皇帝陛下大吼一声,眼睛一翻,却是又晕了过去。
“什么?众卿家,你们在说什么啊?”皇帝陛下满脸尽是由衷的迷惘:“刚才那阵声音真真是太大了……朕听不见,人一上岁数哪,什么都不行了……”
还有一层,那个管家宋绝到底什么来头,貌似名不见经传啊,怎么挥挥手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这……这是人力所能做到的事情么?要是他对我们挥挥手,我们是不是也就都不见了呢?!
直奔前线!
那么,唯有出动那一招了——
在这种时候,是绝对不能有任何怜悯之心的。
这是打仗!
这家伙真敢整啊,你他么的还没打敌人呢;就m•hetushu.com先将自己国家的功臣之后杀了四百六十五个,然后又将自己国家的城门拆了,城墙直接打没了……
自然而然地,所有人也就“正好”看到此际正手忙脚乱扶住皇帝陛下,满脸欲哭无泪的左无忌。
随即有人来报,满脸尽是惶然与不可思议。
事实证明,人的潜力真正是无穷的。
你干的他么的叫什么事啊?!
再一次的晕倒在左无忌怀中……
整支队伍,便如是一条黑色的怒龙,以辰星城为起点,奔腾疾驰。
因为皇帝陛下貌似是真正晕过去了!
欲哭无泪的左无忌俨然成了替罪羔羊,心中无限腹诽外带佩服:陛下果然高段,临场尤能出此金蝉脱壳之策,只是众臣工都是傻的么?若是陛下真个晕了,不说别人,那些个皇室供奉必然蜂拥过来,现在一个人都没过来,早已明证陛下根本就是装晕,一点事都没有,这些人都什么眼力见啊!?
“左无忌,我与你势不m.hetushu.com两立!”
叶笑对此毫不意外,亦无不动容:既然是打仗,怎么可能不死人?这三人行军都会掉队,那么,到了战场上那也不外就是一个死。
……
如此的高速急行军;骑兵多少还能稍强一些,坚持得也更久一些,可是一干步兵。一个个儿拼命地追赶,几乎是用出来吃奶的力气来坚持,坚持,还是坚持,就是坚持。
叶大帅当日可是说过的:“所有军法,只有一条处理:砍头!”
“哎呀,不行了,朕被震晕了……”
铁峰关。
当然了,没掉队的是一回事,最终没有全员达到却是另一回事,路上由于赶路的缘故,跑死了三个士兵。
铁与血的试炼,考验!
……
“嗯?!怎么回事?又出什么事了?!”皇帝陛下再度顾不得装昏迷,急忙睁眼问道。
皇帝陛下捂着耳朵,似乎被震天鼓震得实在受不了了,很干脆的两眼一翻,就此倒了下去。
皇帝陛下昏迷在左无忌身上,心中无限http://www.hetushu.com庆幸:幸亏朕已经昏迷了,不用理那么多了,这招遗祸无忌还是很有效的……
那时,皇帝陛下到底是真正晕过去,还是又再次的故布疑阵,迷惑众人呢?
众位大臣闻言之下,尽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应了。
坚持不住也要坚持下去,坚持总比死强吧!
刹那间整个人昏迷不醒,人事不知。
只是这一次,委实是无论如何也不醒来了……
居然……就这么举着白旗浩浩荡荡的出征了……
一位大臣老泪纵横,狠狠的盯着左无忌,如同看着不共戴天的仇人:“当日若不是你推荐了这个杀胚,我的儿子怎么会……”
“什么什么,你们说什么啊……”
这一路的日夜兼程,一直五天后跑到铁峰关的时候,居然一个都没有掉队的。
只是无论陛下是真晕还是装晕,众人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场面功夫总还是的做足的,毕竟皇帝陛下看起来是晕了滴!
这个问题,谁也不敢去问一问http://m.hetushu.com
“左无忌!”
可以说,此关乃是辰皇帝国的绝对腹地边缘了!
叶笑的大军当真便如同一阵飓风也似,以前所未有的行军速度,“刷”的一声出了京城!
这是军队!
于是乎,罪魁祸首的始作俑者映入众人眼帘,刹那间一个个眼睛都红了:“左无忌!你你你……”
于是乎某某人开始疾呼御医,御医前来,一阵忙碌,皇帝陛下就是昏迷不醒,任你神医妙手,反正就是不醒……
生死不过一瞬之事,何谓想得更多!
一路上尽是纵马疾驰,披星戴月,向着西方疾驰而去!
居然很“正好”倒在了一直低着头的左无忌身上。
就在众臣工满腹狐疑,各种猜测的当,却听到——
掉了队算不算触犯了军法?
卧槽!
“陛下,您……”大臣们惊见陛下突然昏厥,尽都大惊失色,无可避免,所有人的目光尽都聚焦到皇帝陛下周遭。
整个京城又再度震动了一下,只是这一下的震撼程度显然远在前次之上,当真就如同天崩地m•hetushu•com裂一般的疯狂剧震。
这个疑团一直困扰了寒阳大陆第一权相一世人!
那么,坚持不住也许就等同去死,既然如此,那么,那就豁出去自己的老命跑吧。
虽然叶笑现在身负重任,不能轻动,虽然他身边有高深莫测实力惊天的管家叔叔宋绝,不可撼动,虽然他背后还有深不可测,无可匹敌的老子叶南天,根本无法动摇,但这些理由跟那些臣工说不通啊!
“叶大帅的帅旗实在太高,以直立的方式是断断出不了城门的,于是命令叶府的管家宋绝一掌将整个城门打出来一个大洞……也不知怎地,明明就见那宋管家只是挥挥手,就只是挥挥手而已,可是整个城墙全都没了,现在都城西门城墙,彻底的不设防了……”
你他么到底是哪一国的?
此关地理位置特异,正遏军队前行之要点,若是突破此关,前进再无任何险阻,可谓是辰皇帝国面对蓝风帝国的最后一道防线;而此地位置非但位于辰皇帝国版图之内,距离原本的西面防线,更已达四千五百里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