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六百七十九章 铁峰关

“不管来者是谁,总归是我们的援军,实力强大的援军,我军有希望了,辰皇有希望了。”那位将军当机立断:“我等立即下去迎接,岂可怠慢!”
真心就没人知道这位“笑公子”是哪位!
一位副将凝神张望努力辨认许久,这才道:“这几个字似乎是……辰皇笑……公子……笑公子?”他一脸迷惘的转过脸,挠挠头:“辰皇笑公子是谁?你们知道这位笑公子么?”
岂不是说,征西军已经打残了打废了打得没剩下多少战力?!
“只是在咱们辰皇军中,竟还有这样的军队?相信南天大帅的镇北军,至多也就不过如此吧!”
宋绝当先一个人迎了上去。
这些有资格出来迎接的将士,无疑就是征西军当前的指挥将领!
而且这还仅限于主将和第一副将之流的将士。
宋绝注目一顾,心中不禁一沉。
几近毫无止息的连番血战,已经令到这些铁血男儿的神经锻造得如同钢浇铁铸一般!
征西军http://www.hetushu.com出征之际合共大军六十万,当真可说是有无数的骄兵悍将,其中数得出名号自己叫得出名字的,起码也得有一百多人。加上其他自己交往不深不熟悉不认识的,征西军的将军,最最保守的说法也得数以千计!
从叶笑就任新军统帅之日算起,直至全军赶抵铁峰关,只得五日!
若是加上其他偏将裨将牙将小将,那可就更多了。上万人是肯定有的。
“这是一支何等精锐部队!”
……
但是现在从城里走出来的迎接的……满打满算不会超过三百人!
“哎……”
宋绝身躯陡然一震。
来援大军越来越近,遥遥已可见一面擎天大旗,直接如同擎在半天云里一般,呼啸而来!
“是!”
这些将士正是征西大将军吴功烈的属下。
“尘烟条起,直冲上天!”
所谓兵贵神速,莫过于此!
“行动迅速,如臂使指,当真了得!”
铁峰关上,辰皇帝国和*图*书方面的无数将士正自举目远眺。
“萨将军两条腿全废了,听说昨天刚醒的那会;一睁眼就吵着要上城墙,守城;但一听说自己的两条腿废了,当场大叫一声,吐血昏迷,到现在还是没醒,军医说是急火攻心,气血两虚,只怕是……”
而此刻的铁峰关,正值兵凶战危,人心不稳之时!
“不知统兵大将是谁?”
众将仔细辨认之下,一个个的都是满头黑线!
“帝国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派来援军,果然是天佑我辰皇!”
那其中甚至还有几个人的着装乃是偏将服饰。
“援军来得真快,也真及时,若是再晚几天,我们兄弟们恐怕一个个都逃不掉战死的结局,果然是给我等带来了希望。”
几天下来,原本鲜艳浓稠的血字早已变成了黑赤色!
众人尽都面面相觑,一个个都是一头雾水。
那么,能够将军队整成这个气象的,却又是谁呢?
当先,一个国字脸中年人一听宋绝这句话,眼圈hetushu•com一红,眼泪几乎夺眶而出,强行忍住,哽咽道:“没了,全没了,兄弟们已经……全部打没了……”
下面,已经有人打马而出,大吼一声:“叶大帅率兵来援,城上之人快快打开城门!”
“那白旗上似乎有字……黑字?赤字?难道原本是红色的字?他么的什么玩意!”
一声震天,大军“刷”的一声嘎然止步,竟是动作整齐划一,丝毫不错。
“这支援军又岂止是了得、精锐可以形容的,世上竟有如此铁军?!”
“怎么就你们这些人?其他人呢?”宋绝问道,虽然已经隐隐猜到真相,却仍是抱了万一的指望。
“是啊,兄弟们已经都撑不住了。”
大家都是面面相觑,显然被这个问题问倒;因为实在是找不到心目中那个人选了;华阳王现在正在东方与战千山连番血战;兰大将军驻守南疆,而且这两人貌似还带不出这样阵容的军队,至于叶南天,叶南天倒是能带出这样的军队,镇北军大抵也有hetushu.com类似的阵容,但镇北军现在北疆呢,于此相隔何止数万里,断断没有可能此刻来援,换言之,这些人都不可能是统军之人。
就只是这么一站,一股悲壮莫名的气息,已经昭然欲出。
大军狂风一般卷至。
“麻痹滴!怎么是白旗?这他奶奶的搞哪出啊?!”
一位副将满脸兴奋。
此刻,惊见远方前来的大军,却是一个个为之动容,亦复无限欣慰。
话音未落,城门已经打开,一个个浑身烽烟气息的将军兵士大步走了出来。他们一个个或者头上绑着绷带,或者胳膊上还渗着血迹,但队形却是丝毫不乱,法度森严。
之前战线一朝溃败,西线统帅吴功烈临危不乱,拼死抵抗,到最后战死沙场,用无数的生命将蓝风大军脚步拖慢,将西线战局延伸到了这铁峰关;但是,若是铁峰关也告失守,那么,蓝风帝国的大军便是真正的长驱直入、势如破竹,一直到辰星城,再也没有任何的关隘可供抵抗,可以防守。
宋绝仰天长和_图_书啸,声震四野。
宋大管家虽然近年来因为自身沉疴功力锐灭再难以涉足战场,但却是百分百的沙场老手,对于辰皇帝国军伍中人不说了若指掌也差不多。
来的是谁,众人此际难以猜度,唯一能够确定的只有,此人必然不是等闲之辈,无名之人!
“蹄声如雷,竟是整齐不乱!”
一位将军皱着眉头骂了一句:“这到底是哪个逗逼带来的援军?草!行军打仗居然打白旗,这是打算随时随地投降吗?”
虽然叶大公子三大纨绔之首的名头闻名遐迩,少有人不知,但此时此刻,万万没有人能够将他与“辰皇笑公子”联系起来,真心没法联系!
他们一个个的无不遍体鳞伤,伤痕累累,但仍自目光坚定,犀利;面容上,满是视死如归的坦然从容,还有一丝隐隐的深沉悲痛。
“不知道萨将军怎么样了?”
所幸在最危急,也是最险恶的关头,辰皇援军赶到!
也只是这一站,就可以看得出来,征西军这一段时间,打得当真是太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