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六百八十八章 你是谁?

忌惮宁碧落么?不会,无论是在确认其身份前,还是确认之后,自己都有把握压制此人,乃至将之取下,也不是难事!
闻人剑吟本性中,应该存在着相对保守的一面。或者应该说,是极度谨慎的一面。
宋绝眼神更见凝重,道:“这个丫头的来历只怕另有玄机,她刚才所使用的功法,玄异莫测,融万变不变于一举一动之间,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是……青云天域三大势力之一,飘渺云宫的镇宫至宝凌霄冰玉神功!”
“宁碧落眼底的那份服从,那份尊敬,却是万万做不了假的。”
不败,虽然较诸长胜略逊一筹,却是能够长久恒存的基本要素!
闻人剑吟皱了皱眉头,没有再做追问,只事吩咐下去:“送公主殿下回去休息。”
那么自己在顾忌什么,自己不是应该,再试探一下么,试探一下那个叶笑,抑或另一人宋绝!
另一位旁观者宋绝却是罕有的一脸严肃,遥望着闻人楚楚离去的方向,道:“难道这丫头就是蓝风帝和_图_书国的公主殿下?”
纵然是纵马离开之际,她那份如梦如幻的气质,却仍旧是不减分毫。
叶笑淡淡道:“再不简单又如何,以她现在的程度,决计不是宋叔您老的对手,无谓忌惮太多,自己吓唬自己。”
这对于一个女子而言,简直就是不可忍受的事情!
叶笑皱紧眉头思索斟酌着。
自己的应变或者可算是及时,但若是那姑娘真个来攻,自己真的可以抗衡么?!
“我对那个笑公子怎地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觉!”
“对方既然是宁碧落,怎么会在此地现身,他现在乃是灵宝阁风君座的得力手下!却跟在这个叶笑的身边,这意味着什么?!”
闻人楚楚被侍女搀走了。
为什么就那么仓皇而走了?
而闻人剑吟的这份谨慎小心,正是他能够长胜不败,稳居大陆名将次席的王牌优势所在!
……
此刻的叶笑想起来一件事。
闻人楚楚一路回抵军营,只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几乎要跳了出来。
只有作为当事人的他才和图书能够真正体会,闻人楚楚所造成的恐怖压力!
“宁碧落,从来也不是一个随便任何人都能够收服的人,相传,翻云覆雨楼曾经数次出面招揽此人,仍被其拒绝,那个笑公子叶笑却能将之留在身边,个中玄虚怎不耐人寻味?”
那一刻,宁碧落几乎已经感觉到了死神的招手!
叶笑注视着闻人楚楚飘然离去的身影,无意间却窥见闻人楚楚白袍边上边际的那一圈细微莲花,不禁皱眉不语。
甚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会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闻人剑吟诧异万分地看到自己的侄女满脸通红,整个人简直就像是喝醉了一般神思不属,不由关切的说道:“楚楚,你这是怎么了?”
“宁碧落!那人竟然是天下第一杀手宁碧落!”
“不,不……我没有病,我……我什么都没想。”闻人楚楚说话说得结结巴巴,几近语无伦次,却是因为她此刻的心情还处在一团纷乱之中,剪不断理还乱。
叶笑细细的思量着这个问题,总感觉和_图_书有什么东西就在自己脑海中,却一时间就是想不起来。
闻人楚楚似乎不管是穿什么颜色什么款式的衣袍,不管是长袍还是长裙,又或者是披风,她的衣衫下摆总是有一圈细小莲花的花纹,竟是从来没有改变过的。
心跳仍旧急促。
叶笑道:“应该就是了。”
另一边,初尝败绩的宁碧落虽然脸色不变,沉稳如昔,但,一滴汗水,已经从他发际渗出。
难道……竟是我不敢?
闻人楚楚一言既罢,美目回转,再度看向叶笑,半晌过后,仍是一句话也没有多说,终于拨转马头,白衣飘飘,回阵而去。
这是不应该的!
既然如此,行军打仗,就必然缺少那种极端冒险的魄力。
自己这一路,几乎就是‘逃’回来的。
其实从他与吴功烈的攻防战,以及他迄今为止的攻略进度上,已经可见一斑!
一直到回到自己的帐篷,闻人楚楚仍旧感觉到,自己一颗芳心的猛烈跳动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甚至,完全就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m•hetushu•com来的。
大笑一声,策马回营。
吴功烈被其用间算计,完美防线既破,双方便该呈现一面倒的态势,大占优势的闻人剑吟却未能一鼓作气拿下吴功烈,甚至若非闻人楚楚引军来援,令双方战力进一步失衡,吴功烈只怕犹能拖延闻人剑吟更长时间的脚步,甚至在吴功烈以命为饵,拼死阻敌之后,闻人剑吟仍是采用层层的推进之法,没有展开一鼓作气的强硬攻势,若是他真的采取极端猛攻,朱成功统率的征西军残部绝对支持不到叶笑来援,也许他此刻他早已经攻打到辰皇腹地了。
与这种谨慎小心到了极点的人对战,应该如何下手呢?
但自己为什么没有呢?
但,闻人楚楚为什么始终不变?
为什么?
闻人剑吟原本貌似打算说点什么的,但,发现了这边三人的实力强悍离谱之后,却立即选择退回了。
她有些茫然的坐在了床上,只感觉自己如同生了一场大病那样的软弱,诸般情绪纷沓而来。
一招之余,高下立判,天下第一杀手宁碧和-图-书落,竟然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姑娘手中,初尝败绩!
但之前自己决定出手试探,为何试探了宁碧落之后,虽然是临时决定,但心底对宁碧落却是并无多少顾忌,却会在确定了宁碧落的身份之后,就仓皇而走呢?
“身法,攻击模式,都是飘渺云宫所独有的路数!”
此刻的叶笑当真非是故作姿态,委实心中觉得有些好笑。
良久良久之后,闻人楚楚那分乱成一团乱麻的心中,才算是勉强整理出来几条消息。
但他这一路回转,心绪却是万二分的不稳定,老是感觉,自己身后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不乐观,非常的不乐观,简直就是悲观!
这个答案,宁碧落心中有数!
闻人剑吟更奇怪了:“没事?很好?楚楚你不会是病了吧?若是哪里不舒服就早说,千万不可讳疾忌医!”
“啊?我……”闻人楚楚竟然愣了一下,急忙说道:“我没事,很好啊。”
“笑笑,这位蓝风帝国公主殿下可不简单啊,万不可掉以轻心……”宋绝看着闻人楚楚的背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