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七百零六章 公主来访!

起码,想象中那种暧昧、不妥的情况没有出现。
目光聚焦之处,却是一个高处。
暖着暖着,恐怕不仅下面被切了,连上面……也要被切了……
“叶大帅,我这次前来是打算要找你聊一聊。”闻人楚楚美目看在叶笑脸上,声音温柔:“不知道叶大帅肯不肯赏脸?”
叶笑闻言神色丝毫不动,呵呵一笑,一派云淡风轻的说道:“公主殿下的问题倒是有趣,只是殿下该当首先要知道另一件事,那就是人的名字,不过就是个代号而已,人生在世,总要有个名目,所谓雁过留影,人过留名,正所谓……”
只是,叶笑这句话貌似说得实在太过于暧昧了。
闻人楚楚咬着牙,恨恨地盯着他看了半晌,眼神慢慢的变得复杂至极,这才开声道:“我先要确定一件事,我是该叫你风君座?还是叫你叶大帅?”
叶大帅栖身的这顶帐篷内里空间很大,而且中间另有隔断,里面较小的部分乃是卧室,外面则是一间帅堂,www.hetushu.com虽然布置得很简陋,但一股大气的风范却是扑面而来。
众将闻声诺诺连声,瞬时一哄而散。
然而随同叶笑来到‘卧室’之时,闻人楚楚心下不禁松了一口气。
闻人楚楚也是淡淡的望着他。
闻人楚楚脸上通红,啐了一声,道:“无赖!”
宋绝瞠目而视。
闻人楚楚!
宋绝哼哼一笑:“还不都想沾点便宜……哼!”
叶笑瞬时一头冷汗。
一道白影,在黑暗中悄然浮现。
“停!”闻人楚楚一头黑线,厉声打断了叶笑分明打算耍赖的长篇大论:“事实凝然眼前,何谓砌词强辩,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名震天下的灵宝阁之主,早已是雁过留声,人过留名,青史标注,流芳百世,但其真实身份竟然就是叶南天叶大帅的纨绔儿子!”
但他却偏偏说了个歧义深重的卧室!
“且住!”一个轻灵曼妙的声音说道:“我没有恶意。”
就算是身为一军主帅,居处www.hetushu.com也不过就是一个帐篷,最多稍大一些,吃饭办公和睡觉都在这个帐篷里面完成。
叶大帅的这一手无心之举,很是获得了许多上下官兵的深切拥戴。
“姘头”那两个字,令到闻人楚楚刹那间满脸通红,有心想要说什么,宋绝那边却已经没有了人影,就算解释也没有了解释对象。
“请。”叶笑笑着,道:“公主殿下此番夤夜驾临,却不知道有何见教?”
只是,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闻人楚楚此次乃是有求而来,就算明知对方言词暧昧不妥,仍是不得不“就范”!
宋绝是什么人,早已在关注闻人楚楚一举一动的他,顿时看出了蹊跷,怪笑一声:“既然如此,那我就去忙一会儿,不过你也要注意一下安全,现在毕竟两国交战,份属敌对。”
“蓝风公主?”宋绝眼中一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既然你这丫头自己主动送上门来,就别怪老子心毒手黑,正好拿下你,给m.hetushu•com我侄儿暖床!”
“滚!一个个的全都给老子滚!”叶笑爆跳如雷:“我跟你们说过即便了,每名伤员一茶杯就够了,你们哪到底多少伤患需要出动到大缸?简直是匪夷所思,不可理喻!一个个都赶紧给老子我换回来刚才的器皿,不换的,立即乱棍打出去,永不给水了!换不换!”
这本是很正常的情况。
叶笑心底轻轻一叹,摇摇头,道:“宋叔,麻烦您去给他们将药水分掉,然后顺便去四面城墙巡视一下吧。我跟蓝风公主谈几句。”
说着,转身扬长而去,走到门口,自言自语一句:“我这侄儿当真了不得,人家堂堂一国公主,居然是他姘头……啧啧,这等手段,真真是让人望尘莫及……”
正在说话间,宋绝突然眉头一皱,随即,叶笑也是心生感应,叔侄二人同时抬头,望向半空中的某个方向。
“公主殿下,请。”叶笑伸手肃客,微笑道:“大抵别处也没什么太安静的地方,要不,咱们去我的卧和-图-书室谈谈?”
不要说自个真没那想法,就算是有那想法,暂时来说,我还真不敢让这妞儿暖床。
宋绝急忙对叶笑使眼色,意思是千万不要答应跟她单独在一起,这妞儿危险得很,你小子现在多半不是个,不要逞能……
虽然铁峰关因为战事关系,关中的绝大多数房舍都已拆除,转换为滚木礌石等守城器械,但仍有少许房舍可供居住,以叶笑的身份,自然是有资格居住官房的,但叶笑将那些仅存的官房都分配给了那些之前因为身受重伤恢复不及的伤员。
然而,在她的眼底深处,却是有着掩饰不住的一丝怅惘,一丝柔情。
尤其还是在宋绝的那句“姘头”之后说出,他若是说‘去我的帐篷’或者说‘去我的议事之处’都行,而且,也都是与‘卧室’乃是同一个地方。
心底羞恼交加的闻人楚楚终于忍不住恨恨的哼了一声:“早晚让你好看!”
“这帮家伙简直胡闹……”叶笑哭笑不得:“一共就熬了那么几缸,一个个的居然http://www•hetushu•com都扛着大缸来领取,我真是服了这帮家伙,一个个都在想些什么……”
“呃?”宋绝瞪大了眼睛,满眼的不可置信。
一听永不给水,还不赶紧撒丫子跑了。
在这等兵荒马乱的时候,哪里有什么真正的净土?
叶笑盯着闻人楚楚的眼睛。
腾身而起,就要冲过去。
当然了,叶大帅的身份在那摆着呢,纵然不住官房,也还是有帐篷栖身的。
一应伤员只要一恢复过来,就要立即搬出来,让给新的伤员;本来既然是重伤员,伤势必然沉重,绝无短时间就能恢复的可能,但在叶巨财主不惜血本的供给“神奇药水”的襄助下,虽然就只得不多的官房,生生撑了下来,居然周转得相对顺畅!
宋绝身上杀气瞬时显露:“好大的胆子!”
“没事的。”叶笑微笑道:“对方是熟人。”
那边,闻人楚楚听到叶笑这一声‘熟人’,竟是再也控制不住眼眶一红,贝齿紧紧的咬住了下唇,连娇躯也是颤抖了一下。
“刷”的一声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