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域情仇

第十八章 银鳞金冠!

银鳞金冠蛇身上的银鳞虽然细小,却是既坚且韧,轻易难以破坏,必须要在剑身上贯足了灵力,才能够一剑砍断;若单只是一剑的话,叶笑自信凭自己目前的修为都能做到,可是超过一条毒蛇袭来呢,两条毒蛇来袭呢?
许多火把瞬时亮起。
“这些银鳞金冠蛇,分明是有人操控,那笛声,大抵就是操控群蛇的媒介。”肖暮非道:“在这密林之中,倒真是绝佳的攻击手段,防不胜防,百般无计,应对为难……”
笛声袅袅,若幻若真,一时间竟分辨不出到底是从那一边传来,源头何在。
但凡道元境以下的高手,尽都对这银鳞金冠蛇惊之三分,畏之七分!
“这里聚集了只怕不下数万条的银鳞金冠蛇……”肖暮非一声长叹:“这黑松林乃是银鳞金冠蛇的聚集之地,这点各大宗门都知道,但是谁也不敢贸然招惹,连道元境强者也不例外,更加不敢贸然引它们出来,因为……一旦将这些个祸害放出来,势必将流毒www.hetushu.com天下!最少,周围数千里方圆生灵,将是无一能够存活。我初初决定走这条路线,不乏想要利用众人对银鳞金冠蛇的这点忌惮之心!”
……
照射到的众人脸上,尽是一片惨白。
若干年前,曾经有人成功提炼出银鳞金冠蛇的毒液,以此为用,制造了一起灭门惨案;而被灭门的那家人,其中还包括有一位梦元境八品高手!
周遭,四下里流动的银亮光线似乎已经连成了一片光网,无数的银鳞金冠蛇在嗅到了血腥之后,凶性大发,纷纷弹动而至,情况愈趋严峻。
只过了片刻,树林中簌簌的声音竟自不断响起,再过片刻,四面八方,尽都响起了这种沙沙沙沙的古怪声响……
很显然,有大批的银鳞金冠蛇正在向着这边赶过来,竟是四面合围,水泄不通的格局。
“这……现在要怎么办?”所有人的脸色尽都一片煞白。
更不要说,由自己主动点燃大火了。
叶笑很明白他的想法http://m.hetushu•com,在这样的环境氛围之下,想要对付银鳞金冠蛇,最好的应对手段,莫过于火攻;可是大家都在这茂密的松林中,前后左右,尽都望不到头。
说话间,骤然响起许多‘嗖嗖’的声音,却是一部分银鳞金冠蛇已经发动了攻击。
“万万想不到,他们为了对付我们,竟然真用出来这个丧心病狂的主意!”
竟然被这么一条蛇咬了一口,就即时毙命!
可见其毒性之霸道!
青云天域排行前十的毒物之中,银鳞金冠蛇排行第三!
“大家小心,单纯的一剑两段未必能建全功,将剑锋落点注重放在蛇身的前半截,靠近蛇头的位置,若是能够正中七寸最好,若是有所偏差,也一定要将蛇头部分打出去,不要留在自己脚下,提防其垂死反噬!”肖暮非急忙大声提醒。
肖暮非脸色更显阴沉,他亦没有料到敌人竟然狠毒至斯。
密密麻麻,四周的大树上,也都悬挂着密密麻麻的银鳞金冠蛇,一双双阴冷www•hetushu.com残酷的眼睛,盯着场中众人,有些银鳞金冠蛇将身子弓起,显然已是蓄势待发,随时择人而噬。
众人纷纷靠近那个弟子的发声之地!
叶笑注目看去,只见这条蛇,通体遍布银亮的细鳞,乍看起来,便恍如是一块长条水晶一般的物事。而在其头顶上,另有个金色肉冠。
所幸肖暮非的提醒来得及时,暂时没有出现伤亡!
叶笑闻言不禁眼睛一亮,道:“肖老,冲霄听闻寒月天阁最擅御兽之术,对方能够将这些银鳞金冠蛇引出来,您就不能另外设法将它们引走么?”
那才是名副其实的引火烧身、自寻死路。
远处,很突兀地响起一阵悠悠的笛声。
这名弟子,一身修为虽然在众人之间只属于偏低一级,但仍有梦元境四品水准!
这是什么蛇?
就连这块空地之中大树,也都一一齐根砍断,远远地丢了出去。
叶笑闻言也是吃了一惊。
银鳞金冠,绝毒第三!
此刻,这条蛇也已经死了,显然是那个弟子临死反扑和_图_书,以毕生修为尽力一捏,虽然无法改写自己魂走九泉的命运,却还是将这条蛇捏得完全变形。
月光下,只见四下里尽是一片银浪翻滚,无数的银鳞金冠蛇恍如前仆后继一般的滚滚而来,蛇信收缩嘶嘶有声,声响虽低,却是惊心动魄,摄人心魂。
“对方这般作法,显然是预谋良久,我现在再想动作,已经迟了。”肖暮非脸色愁苦:“银鳞金冠蛇最喜人身上的气味,只要被它们闻到了,那就赶也赶不走的……”
从那之后,银鳞金冠蛇威震天下!
“竟是银鳞金冠蛇!”肖暮非脸色大变,一声大叫:“大伙向中间位置围拢过来,即时出手,一定要确保将脚下完全清空!快!”
竟是银鳞金冠蛇!
本身最害怕出现的状况,就是遭到火攻;若真是到了那时候,就算是有通天修为,也未必能够逃得出去。
竟霸道如斯!
只见在边缘处,那个发出惨叫声的弟子,手中兀自紧紧地攥着一条浑身发亮的奇形怪蛇,脸色发黑,显然早已毙命hetushu.com
四下里,最外围一圈的寒月天阁弟子人手一柄长剑,虽然脸色惨白,却仍能沉得住气,沉着应战,将一条条飞来的银鳞金冠蛇一剑两段,全无疏漏。
诸如此类的沉闷声音以一种全无间断的趋势连续响起,那是剑身在与银鳞金冠蛇撞击,如此绵密不绝的声响充斥了整个战场,战况的激烈程度可以想见。
不过须臾之间,中间位置已经被众弟子空出来一大片地方,足有百丈方圆的一片地界,全部清空,连一片枯草也没有了……
……
一声惊叫,急忙飞起一脚将之踢飞。
随着许多树木被伐,上方陡然一开,天际的月色,终于照射了进来。
这么一提醒,众弟子急忙低头,其中一人果然看到,一条明明已经斩断半身连着蛇头的部分,竟然当真还在蠕动着,向着自己脚上一口咬过来。
噗噗噗……
在这样视线严重不清的密林环境之中,遭遇大群的银鳞金冠蛇,直接就是糟糕透顶。
他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密密麻麻的松枝,下意识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