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域情仇

第六十章 从不吃亏!

“余者全都在这里等着。”
叶笑急忙上前一步:“我是。”
中年弟子怒道:“强词夺理,胡说八道,废话连篇,还不跟我进来?”
展云飞似乎没有听到,全部理会,昂首挺胸带着叶笑走了进去。
此际见那王玉书,全无见机,反而肆意为难叶冲霄,令其生出不留寒月天阁,转向其他门派之心,众高层怎能不急!
他的确也是不讲理,只要说出来为难叶冲霄这个天才弟子,耽误掌门时间等等罪名,这个王玉书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但展云飞偏偏不说。
现在大殿中聚集的众人,尽是寒月天阁的绝对高层,修为最低的也有道元境七品以上的水准,如何听不到外面的诸般动静?
这老头入门比展云飞要早,但,一身修为却远远不及展云飞,展云飞此际摆明了耍流氓,不说道理情由,他直接毫无办法,只是浑身发抖。
这个叶冲霄非但机缘绝高,初临天域就意外吞食了金鳞龙鱼内丹,凭空获得万年修为为底蕴,更拥有不俗的丹道修为,此外,此子的心性、头脑和*图*书、眼力、才分、见识任何一项都是上上之乘,就冲他于肖暮非被袭一事上,从一点点蛛丝马迹之中,整理出无数后续,乃至推算出对整个天域都有觊觎的神秘组织存在,其头脑智慧之高,可见一斑!
此刻居然听到这个王玉书这个好死不死的家伙居然在对自己心中的宝贝大行刁难,逼得人家都不想拜入山门了……
这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可忍,就算婶也忍了,我展云飞也是不会忍的!
中年弟子斜着眼打量他,口气显得颇为不善,道:“你应该回答:弟子在!”
却是展云飞出声了。
我要让你好受了,才真是……哼哼哼了。
“你俩胡闹够了没有?还不快点将人带进来,在外面闹什么?”里面传出一个威严的声音。
然而此刻,却听到大殿中一声暴喝:“王玉书!你干什么?!”
“暮非!跟我来。”
叶笑可是个从不吃亏的人,现在,老子资质这么好,你们门派求着老子加入,居然还有人敢来为难我……
“住手!”一声大hetushu.com喝;一个白须老者已然飘了出来,一把将王玉书抢在手里,低头一看,只见这王玉书七窍流血,此际早已经昏死了过去,一个脑袋几乎变成了两个脑袋那么大,绝逼比猪头还要猪头,不由大怒:“展云飞,你好毒辣的手段!竟然如此对待老夫的孙儿。”
说着,冲上去就是一脚。
叶冲霄可是众多高层殷殷期盼的天才弟子,寒月天阁未来希望所寄之人,尤其是听及展云飞与肖暮非将这一路上叶笑的表现从头到尾的描述,更进一步了解了。
白须老者满脸紫胀,几乎气晕了过去,分明气的浑身发抖,却是不敢上前。
白须老头气得浑身哆嗦:“你……你讲不讲理?”
叶笑委屈万状的说道:“有事说事,有理讲理,我啥也没干啊……”
“你!”老者闻言之下气得几乎吐血:“展云飞,老夫跟你没完没了!”
有理由我也打,没理由我也打!你能咋地?
展云飞一声冷笑:“混账东西,这个天下,谁跟你讲什么理?!”
“叶小子,走,咱们进hetushu.com去!何必跟王八蛋置气,凭的降了咱的身份!”展云飞冲着叶笑招招手,一脸的和蔼温和平易近人,转身往里走去,走过老者面前,口中却自低声嘀咕:“老王八蛋!小王八蛋!……可不都是王八蛋么!”
那个王玉书“噗”地一声,俨如空中飞人一般飞起来七八丈,展云飞揉身而上,就在半空中一顿拳打脚踢,一边打一遍骂:“混账王八蛋,混账王八蛋!混账王八蛋!……”
展云飞恶狠狠地说道:“混账东西,你算是什么东西,就是个混账!不过就是让你他娘的给掌门大殿看个门,就能让你他娘的烧包成这个德行!看到谁都想欺负欺负、戏弄戏弄,今天老子就打死你!”
叶笑闻言不禁瞠然道:“这……我现在还没有正式拜入山门,贸然以弟子自居,这样不太合适吧!”
好不容易有个天资绝佳、心性头脑尤其出色的弟子,自己一路带上山来,却生生没有自己收徒的份;正自一肚子窝火发不出来。
中年弟子为之气结:“你说什么,你敢不进来和-图-书?你可知本宗宗主乃至众多长老都在等你一个人,你却妄行无端,可知罪大恶极!”
别说叶笑就此离开寒月天阁,就算因此而对寒月天阁产生一点点的疏离之心,皆非众人愿见,尤其是与叶笑最为熟悉的展云飞更是如此!
情急之下,就上来就要揪他,毕竟大殿中许多人都在等待眼前这个叶冲霄,无论如何也是不能让其就此离开!
这当然仍是手下留情,还是大大的手下留情,别看拳拳到肉,王玉书凄惨无比,但说起来,全部加起来也不如最开始那一巴掌,要是真用力,恐怕这个王玉书就算是再有一千条小命,此刻也早没了……
中年弟子怒道:“兀那小辈还敢犟嘴!等你进了门派之后,自然有你好受的!”
叶笑面色一沉,冷声道:“我本来是要进去的,但看你这样子,我偏偏就不进去了。”
叶笑扭头就走:“似我这等妄行无端之徒,自然是不配拜入寒月天阁门墙,叶冲霄自知资质浅薄,品行不端,这就告辞了,寻觅一个小门小派,有个栖身之所,安度余生,也就和*图*书心满意足了。”
那中年弟子一脸黑线,再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展云飞差点儿肚皮就气破了。
下一刻,展云飞如飞而出,一巴掌就把那王玉书拍出去十丈之外,那王玉书即时七窍流血,内创颇重,如果不是展云飞不愿滥杀门人弟子,略略留手,早已取了其性命!
展云飞脖子一梗梗,一仰脑袋,大喝一声道:“我就打了,你能怎么地?你再敢说一句,我就连你一起打!你道敢是不敢?!”
声音显得严厉至极。
打了就是打了。
展云飞此际真正是有些气急败坏了。;
这样出色的天才弟子,寒月天阁怎能错过!
连续骂了四五声混账王八蛋,已经打了十七八拳踢了五六十脚。
中年弟子闻言气得鼻子都歪了,却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好了。
这家伙在展云飞哪里受了N多的怨气无处宣泄,显然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在叶笑身上发作出来。
半晌之后,之前那个传话中年弟子又再度走了出来,扬声问道:“哪个是叶冲霄?”
吩咐两句,展云飞黑着脸带着肖暮非走进了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