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域情仇

第六十四章 天选!

嗯……之前听闻寒月天阁有三位长老被那个飘渺云宫的玄冰重创,会不会就是这老三位啊?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虽然是大师兄,虽然你修为高,但不意味你就会教徒弟……。”另一个老头非常不满:“嗯,你都已经有好几个弟子了,而且每一个都非常出色!现在何必还要来跟我们抢……”
让这三个老家伙抢去吧,谁抢到了算谁的,反正也轮不到我。
所以只能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尽如泥雕木塑一般。非但不敢抢,而且不敢发表意见。
“你你你……”另两个老头气的七窍生烟:“你他么的说谁误人子弟?你丫的怎么敢这么说,老子跟你拼了!”
原来,寒月天阁居然还有这等绝世高手坐镇!
每根柱子都罗列有刻度,从一到一百,只要月华照耀人身;再反射到柱子上,柱子就会因之显示刻度标记;显示出来的数字为多少,与这门功法的契合度就是多少,万万做不得假。
幸亏这三个人没有参与当年http://m.hetushu•com围剿,否则自己的传说之路势必早早中道夭折!
所谓天选之仪,已经开始启动。
原来,纵然是前世的自己,也就不过是还过得去的水准,比自己强,乃至强很多,强很多很多的都大有人在!
叶君主心中如是庆幸了一下,却又自嘲自己,庆幸个屁,没有这三人又如何,自己还不是身死道消了,就算多了这三人,又能如何?!
岳长天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就算如此,但……这天选……乃属本门祖制,此例不可开!”
难道不是这三人?
但是,这三个人应该都属于那种道元境九品巅峰,半步天外天的人!
“怪不得三大宗门能够传承万年,果然有独到之谜……”叶笑在站过去的时候,心中不无感慨,心道:“天下门派,莫不是由师尊选择弟子进而选择修炼什么功法;而三大宗门这里,却是由功法本身选择弟子;以最高的契合度予以适应;这样有绝和_图_书高侧重方向的专项培养,若是不出成绩,才叫见了鬼。”
在众人指示之下,叶笑站到了十二根柱子的正中间位置,接受所谓的‘天选’。
谁敢跟他们争?
就在三个老头口舌之争持续之中,一行人簇拥着三个老头和叶笑,一道往里走去。
这一行人出了大殿,一路行走,一口气走出去了不下十几里地路程,这才来到另一处椭圆形的大殿之中。
三个老头闻言动作整齐划一,一起摇头,如同三个雪白的拨浪鼓在一起摇动:“此子不存在这个顾忌;这样的资质,这样的体质,适合任何一门功法,只有他不愿意修习的功法,就没有功法不适合他!!”
“有嘴说别人,没嘴说自己,你那月魄神功也是就那么一回事,还是我的寒月冰天厉害!”大师兄仰着头洋洋得意,似乎这个天才弟子已经到手一般:“记得啊,都不许反悔,身为师兄的奉劝两位师弟一句,你们两个还是歇歇吧。”
另外两个老头从鼻子里“嗤和-图-书”出来一口气,道:“老子呸你一脸唾沫,说得好像是你就必然赢了一般,你那月光神华;威力远远不如我的月魄神功,还想着挑上你?真真是春秋大梦!别到时候不认账,自己否定自己刚说出口的话!”
“看看你的是什么话,直是颠三倒四,理屈词穷了吧?不对,你说的这些,不正是证明了我教徒弟教得好,如此说来,这么块好料子,不给我给谁?”
其中,那位貌似年岁最小的老头应该是三师弟哼了哼,脱口说道:“不过,经过天选之后,最契合谁的功法,那就是谁的徒弟,另外两人不得再无礼纠缠。”
等等,以这三位的道行,又是三对一,无论是车轮战,还是围殴,最终被人家玄冰给一勺烩了,这战果岂非是恐怖已极,尤其是叶笑此际亲眼见证,这三老没有一个是浪得虚名之辈,全都是高到没边的那种真正高人,那挫败他们三人的玄冰,得高到什么份上呢?!
那位大师兄鼻孔里狠狠往外出气:“你说你们俩http://m•hetushu.com,连点话都说不明白,还想教徒弟,真把人交给你们两个,等于是支持你们俩误人子弟,还是耽误如此白玉无瑕,绝世瑰宝,赶紧收了你们的龌龊心思,这个小子是老夫的了,老夫独享之!”
这个大殿之中,空空荡荡,除了十二根柱子,别的什么都没有,可谓一览无余;却充满了一种庄严肃穆的神圣之气,显示此殿绝非寻常。
这若是不被打死才叫见了鬼……
触目所及,此殿另一个特殊之处,却是在大殿的顶部,有十二轮明月。
十二根柱子,正是代表着寒月天宗的十二门镇宗神功!
貌似就是他们?!
如此实力,别说是现在的自己,就算是当年的笑君主,面对这三人中的任何一个,那也没有任何侥幸的余地,真正只有让人家肆意蹂躏的份,顶多顶多,也就能混个伺机自毁的机会而已。
叶笑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三个老家伙——这都什么人啊,会不会说点人话了,什么就白玉无瑕了,龌龊心思,还有那什么老夫独享之和*图*书,这都什么话啊,把老子当什么了?!
大殿中,包括掌门人在内的另外十九个人集体默不作声,噤若寒蝉。
这三个老头乃是这里所有人的长辈,同时也是寒月天阁硕果仅存的三位老祖宗,在场的十九人之中,至少有七八个人是这三人的弟子……
三个老头闻言一愣,寻思了片刻,齐齐愤怒的一起跺脚:“掌门所言倒也有理,这祖制确实是不可破的,好!那就进行天选!”
跟自己的师父抢徒弟?
“这个,那个,三位师叔容秉……”岳长天终于鼓足了勇气开口:“这个……这个叶冲霄还没有经过天选……暂时还很难说,他究竟更适合那一门功法;又或者应该说,本门之中哪一个功法更适合他的体质还在未知之数,所以他的授业师尊人选……”
三个老头一阵争论,几乎都要大打出手了。
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十二根柱子。
叶笑的脑子想疼了,有点不敢想下去了!
叶笑心中感慨,却不见半空中星光陡然大作,月华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