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域情仇

第八十五章 杀手上天!

胖大中年人看着这帮身经百战经验十足的同伴,却是欲哭无泪。
这一行人马人人刀剑在手,如临大敌,警惕十足,直如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反了的那个自然是叶笑,叶大少爷一来就运气爆棚,先是吞了金鳞龙鱼,平增万年丹元底蕴,倍受许多门派瞩目,更被寒月天阁强制招揽,这一路归去,可不就是被人成群结队的保驾护航么,外加前呼后拥、舍死忘生,还有后续的一连串际遇。
当然,那过程是人同喵讲,二货固然听得懂岳大掌门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岳大掌门却是半点不明白二货的喵语,只能凭猜想凭臆测二货的意思,事实证明,虽然二货真正早就把自己的所作所为坦诚不讳了,但在某人一厢情愿的神异理解之下,令事实南辕北辙,越走越远!
这却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事情:自己不止是人生地不熟,更兼任何修炼资源的来源!
甚至就算是公子本人,乍来这个随便碰上一个人,就可能www.hetushu.com拥有一手碾死自己实力的恐怖世界,谁敢言普一来到,就能顺风顺水,外加被成群结队、前呼后拥,舍死忘生的保驾护航呢!
身边,不少的武士尤自在不断的大叫:“护住车辆!保护车辆!大旗没了就没了,等下再做一杆就是,没必要为了一面旗去跟人拼命,这人的目的不外就是激起我的怒火,调虎离山,我们只要离开了,人力分散,他们就会对车辆下手,大伙不要中计!”
不过,这家伙应该不会被抓住吧?
“眼下的当务之急,不外就是提升修为,以及等待与叶笑柳长君他们重逢的时机……”
但,就在下一刻,一道剑光全无征兆地从天而降,有如狂风过境一般卷过整支车队,无数的人头就此冲天而起,随即,一道瘦削的身影一掌悍然劈断了旗杆,抓着旗杆冲天而起;旋即,刚刚才升空的大旗垂天之云一般急疾落下,那瘦削的人影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宁碧落http://m.hetushu.com的估计,对了一个,错了一个,反了一个。
被柳长君抢劫的这个帮派固然远远不如七大宗门那个级数的势力,但,就当地而言,却也是呼风唤雨的存在,而且帮派之中,还有两位梦元境高手坐镇。
放眼整个天域,若说能抓住自己的,或者不在少数,但若说是能够抓住二货的人,恐怕就真的不多了,起码,就寒月天阁,这个地界,没有人能逮住二货!
在青云天域,某一个地方。
此际真正让叶笑犯疑的反而是另一件事,在掌门人道元九品修为的强大神识监控之下,二货又是如何做到偷鱼却不被察觉的呢?
若是让叶笑知道这件事的始末,绝对会一口老血喷出去!
最最不可能是那个偷鱼的小贼!
柳长君现在的际遇的确要是比宁碧落还要更惨多多,因为他一来,做的第一票生意,就是很不幸地抢了一个颇有实力的帮会车辆。
对了的那一个,则是柳长君!
但宁m•hetushu.com碧落相信,赵平天和柳长君,绝对不会比自己更加轻松。
这一下却是捅了马蜂窝!
大家整齐的摆出阵势,护住四五辆大车:“忍一时之气可保百年之身,只要护住了车辆,我们就算是成功了!”
以至于每一天,岳大掌门都会和二货讨论一番‘鱼为什么会失窃’的问题。
看来岳宗主那边的丢鱼事件规模小不了!
甚至连一些天域基本常识,都不知道。
……
以至于,柳长君直接就成了过街老鼠,几乎每一天,都活在被追杀之中,朝不保夕,苦苦的挣扎求存!
这一次的仓促炼化血龙参,为他足足带来了两百年的修为!
宁碧落运功一转,扬天吐出一口气,整个人已然消失在山林之间。
这无疑是一条艰苦的路!
自从上到天域,宁碧落这已经是第三十次遭受追杀!
这件事,才是真正的奇怪……
……
山林中,久违的宁碧落很干脆地将那株才刚到手的血龙参整个塞进了嘴里,嚼吧嚼吧吞了下去和图书,旋即便开始运功炼化,将血龙参药力彻底融为己有。
隐藏在旗杆里面的暗镖丢了,这四辆大车上的明镖,才价值几何,全家一块,再乘以十倍赔给暗镖主人都不够,这次我真的要吐血了……
这个念头才一滋生,叶笑旋即将就将之熄灭了。
“要说这青云天域的江湖,手法,还有心理、心态,跟寒阳大陆貌似也差不多,最大的不同不外就是修为层次问题……若是这样子,这青云天域还是大有我用武之地的。”
叶笑自然不知道,二货现在已经成为岳长天的座上宾。在岳长天这位精明睿智的掌门人心中,就算是十大长老红口白牙的保证,也只得五分对五分,还是有一半的机会是那个小偷的嫌疑。就唯有这只人畜无害的小猫才是最最可靠滴!
“完了,彻底的完了。”
更加不幸的是,他居然成功了!
这天下间,还有比这个更滑稽更逗比的事情吗?
除开叶笑临别赠送的那一笔资源支援,仅有的获取资源渠道,不外就是偷或者和-图-书抢了!
……
要说宁碧落的这种做法很不明智,更有太过浪费,暴殄天物之嫌疑,不过这个时刻很是微妙,实在没时间也没余地慢慢积累,以更加合理的方式方法处理这血龙参,还是在第一时间将之转化为自身战斗力更为实际!
最最不幸的是,那辆车上面装载的乃是相当数量的灵元石。
“这是什么人?他怎么知道那血龙参被我藏在了旗杆里面?”胖大中年人此刻心中就只得这个费解的问题了。
一队人马,正自护送着许多马车从一片山谷之中经过。
在队伍中间,一个身形胖大的中年人手中刀才刚刚出鞘,整个人便已经为眼前所见惊呆了,满头尽是冷汗!
在没有自己督促的情况之下,居然还能整出这么些的丹云神丹,这段时间肯定是有许多斩获,若非是斩获太多,超过其负荷极限,绝无可能主动整出这么多的丹云神丹!
不管二货怎么偷鱼吃鱼,怎么逗比滑稽,但叶笑的第二个月的地狱生活,却仍是以更加惨无人道的势头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