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域情仇

第九十章 我进境有限

你的母亲,为了你,将眼睛几乎也哭得瞎了……
“南天,你目前的修为到了什么境界了?”在他的脚步即将消失在内宅入口的那一刻,叶老爷子不抱任何希望的追问了一句。
其实在问出这句话之后,老爷子就后悔了。
甚至不会太伤心。
这位在寒阳大陆笑傲风云,打得整个天下不敢正眼对视的寒阳军神叶大帅,在这一刻,心情竟是极为软弱的。
按照常理来说,自己若是能够保持初初离家那会的梦元境三品不滑落,就已经足以让人惊叹。惊叹这个世界上出现了奇迹。
“我今天回来的初衷,就只是想要来看看您老人家,看看母亲,尽尽人子的孝道,看看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缅怀一下故地,在祖宗祠堂里面磕个头,聊表身为叶氏子孙的本分。最后,顺便告诉这个青云天域,我,叶南天回来了。”
叶南天深深吸了一口气:“我现在就听您一句话,走,还是留!”
他很知道父亲在震惊http://www.hetushu.com什么。
叶老爷子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进步有限,只得梦元境八品,仅此而已!”叶南天勉力控制着自己的声调,尽可能的保持语气平静。
叶老爷子现在一问,不过顺口。
叶南天的脚步停住,淡淡道:“这些年来多事操烦,进步实在有限,只得梦元境八品!”
叶南天眼眶突然猛地一红,刹那间,满腔的倔强、不平委屈,都在这一句话之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叶老爷子呵呵轻笑:“梦元境八品么,不错,当真不错!”旋即猛地瞪大了眼睛:“什么?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但他现在却只能像是一个囚犯一样,等待宣判来临的那一刻,才能知道,自己到底是走还是留!
他虽然个性倔强,虽然表现出来自己不在乎的态度,但,在他心里,却是害怕的,他害怕,自己再一次被生养了自己的家族逐出家门!
但,谁又能想得到,自己和-图-书的一身修为不仅仅没有持续滑落,更治愈了内伤,而且还恢复了自己那被人打掉的三品修为!
一个修为滑落,尤自身负无法痊愈隐伤之人,又能修炼到什么地步?这还用问么?
他的气度,他的风度,他的气势,尽显泱泱大势,不滞于物。
怎么可能?!
以笑笑的个性,莫说凭一己之力犹能闯出一片天,就算在外边饿死累死打死,都不会回到这个家里来,受这份窝囊气!
他发现,自己的这个儿子,真的长大了。
“我知道,家族当年的做法是伤了你的心;但那也是没有办法,形势比人强,当年之事你也亲眼看在眼里的,你若是不走,叶家就会被人当场毁灭,叶家非止是一个人的叶家,而是整个叶氏一族的叶家,绝不能因为一人而毁。”
甚至于更加往前迈了一大步,达到了梦元境八品层次!
纵然是面对自己,也不再像是当年那样的拘谨;却也不复当年那般的亲切了。
他低沉的http://m.hetushu.com说道:“你先去内宅,见见你的母亲……这些年里,她为了你,几乎将眼睛都哭得瞎了,你能回来,对她才是最大的慰藉……”
儿子已经够惨了,现有修为只怕又退了数步,自己何必再问这样一句话,让他的心中再增许多伤痕?
虽然,他的话语之中,依然隐藏着对回归家族的渴望;但,同样也看得出来,现在若是赶他离开,他也不会太意外。
现在的叶南天,最庆幸的一件事却是……我幸亏没有带着笑笑一起回来!
毕竟,自己落脚处乃是修炼资源极为贫瘠的寒阳大陆,属于青云天域的下界。
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惹了大祸,被人像是一条狗一样撵出家门的叶南天了。
他似乎已经不敢在这里再呆下去。
真不知道自己是该伤心,还是庆幸自己这个儿子的转变!
因为心已经伤过一次,再伤,也不过如此。
“我一生之中最美好的年华,便是因为这件事而逝去的。”他眉宇之间有着掩饰http://www.hetushu•com不住的痛苦:“不过我明白家族是什么意思;如果家族不允许我留下来,那么,我走就是,天大地大,何处不可为家?!”
叶南天淡淡道:“当年的事情,我难道没有付出代价?!当年的我只有二十三!此时此刻,我已经四十了!”
而且自己还身有无法恢复的隐伤!
叶笑从来不曾生活在世家氛围之中,自然不了解大家族的诸多规范守则,更遑论遵守,叶南天虽然已然离家近二十年,但骨子里仍对家族有极深的感情,无论家族当年对己如何,家族对本身的牵绊却是难以斩断,无论这份牵绊的影响是正面或是负面的!
叶老爷子沉思了一下,道:“同样的,你回归之事也不是老夫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的;我要跟几位长老商量一下。”
对于这个结果,他只能等,被动的等待,全然没有任何办法。
然后,被人生生打落三品修为;且还隐伏下了无法恢复的暗伤,更被家族驱逐!
当年,叶南天年纪轻轻,还只得http://www.hetushu.com二十三岁,已经臻至梦元境六品的惊人高度;无论是就叶家而论,甚至整个天域范围内,都说是一等一的修炼天才;前途可谓无量。
叶老爷子愁容满面:“天道封闭,莫之奈何,你可以回到天域,但你却不该贸然回到叶家,难道你竟不知,家族因为当年的那件事,足足被压了十七年……”
但却也就是在他最辉煌、最志得意满的时候,遭遇了月宫雪。
显然老爷子前一刻还在顾虑自己儿子的心情,根本没在意儿子话的内容,无论儿子说修为如何,只怕都会道个不错,可是及至真个听明白儿子回话的内容,满腔顾虑瞬时转为难以置信,无法置信!
偏偏问这个问题的人,还是询问对象的老子!
或许在别人眼中,不要说是进步修为,就算是恢复伤势,也是不可能;甚至,自己只要不死,就已经让人奇怪了。
这个时候问这样一个问题,何异是揭人疮疤?!
“我等家族的决定。”叶南天匆匆地留下了一句话,旋即便快步进向了内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