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域情仇

第一百五十章 前因后果

“不错!就是马王,比传说中的马王还要霸道!”
人如玉,马如龙,这一刻,简直成了这一人一马的表演!
听到终于抓回了罪魁祸首始作俑者的关凌霄,众人不禁摩拳擦掌,目露凶光。
这是什么情况!?
“丹师?丹师又如何?丹师也不能皇帝一般冲进来……”这位大统领又气又急:“你这给的面子也太大了吧……”
确实是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巧合,是缘还是孽缘!
这等大手笔,又岂是寻常势力能够做得到的!
竟然将整整一座山,整个的挖空了,以此为基,做为黑骑盟的大本营。
西面出来一个:“安静!你们这是要造反么?!”
明明刚才还在齐声欢呼、无限振奋的无数战马,突然间都是回复安静得好像是睡着的小宝宝,乖巧而可爱。
木子冲急疾甩鞍下马冲过来:“大统领,这件事委实怪不得我……事情是这个样子的,那个少年是个丹师……”
就在这www.hetushu.com匹黑色小马进入谷中的那一瞬间,整个山谷突然间重复万籁俱寂。
什么?大统领的小名叫小黑子么?我没那意思啊,我真没那意思啊,我叫的是马王的名字,真是没想到啊,堂堂万马至尊固然被冠以这么挫的名号,竟还是大统领的小名,是造化弄人还是天意孽缘!
马背上端坐的那个少年,面如冠玉,黑发飘扬,随着黑色小马冲进了山谷。
“你说什么……传说中的马王?”
最后,得知道这匹马王的大名居然叫做小黑子……众人轰然爆笑——与大统领重名!
等到叶笑被众人迎入黑骑盟中军大帐——也就是山腹之中的时候,心情大是复杂。
之前一直都知道黑骑盟声势浩大,势力惊人,今日亲身接触一二,其实力果然更在传闻之上,之前所见到的黑骑骑士纪律法度之严谨已经让人眼前一亮,此刻再亲眼见其驻地,更堪惊叹!http://m•hetushu.com
“希津津……”轰然一声,数万战马同时人立而起,向天长嘶,以此向它们的王者致敬以及表示臣服。
“人是你整来的,然后你说你什么也不知道,你分明就是推……咦?马王?”魁梧大汉刚说到一半,突然间两只眼睛就成了铜铃一般瞪视着木子冲。
近来盟中事多,少有人外出,就只得木统领出去抓关凌霄的那一伙人好不好?
那么,这个少年又是谁呢!?
“卧槽!”
那阵仍自急骤并未止歇的马蹄声中,一匹遍体黝黑,却是雪白四蹄,矫健至极的小小马驹奔跑进入山谷,一马当先!
山谷中,黑骑盟所属的所有人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尽都目瞪口呆,不知该做何反应。
这可是这两年多时间以来的第一次。
这是怎么回事?
及至听到除了抓回了关凌霄之外,居然还请回了一位丹师,众人不禁又升起了一点点的小小希望,眼神一亮http://www.hetushu.com,等到听到这位丹师胯下的那匹小马驹居然是马王,威能号令群马,莫敢不从,只是眼珠子掉了一地。
整座山谷,就只得这一匹马,呼啸着冲进来,摇头摆尾,神骏如龙,动作舒展优雅,似乎这整座山谷,瞬时已经变成了这匹马的领地!
刚才的动静,分明是出外办事人手归来的动静,可是咱们的人呢?这会怎么成了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耀武扬威地进来了?
这股突如其来的巨大音浪,令到附近的骑士们一个个耳朵猛地震动了一下,毫无防备之下贸然受到这等巨大的音浪冲击,几乎晕了过去。
挚友便是笑君主叶笑;至于厉无量的那位兄弟,却是这黑骑盟的总瓢把子上官追风!
木子冲的脸上露出一个不忍卒睹的古怪神色:“叫……小黑子……”
这个魁梧大汉目光灼灼注视着叶笑胯下的小黑子,眼神再也挪不开了,越看眼睛越亮,下意识的摩挲着下巴,http://www.hetushu.com自言自语:“虽然尚未成年,未能发身长大,也就不过一岁光景,但是……这副身量已经超越了寻常同阶段的宝马良驹,前后蹄配合协调异常,整体动作流畅得如行云流水……嘶……好马呀好马,真是好马啊!”
霹雳一般几声大喝,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及至木统领随后进来的时候,他显然已经彻底的沦为了配角,而且,一进来就面对所有同仁不善的目光。
但真正叶笑感到震撼的却还不是以上这些,而是……黑骑盟这个名字本身!
“……”木子冲不禁瞠目结舌。
“小黑子……”魁梧大汉愣了愣,随即勃然大怒:“木子冲,你丫的居然敢叫我的小名!你大了胆了你!”
这一次,谷中居然罕见的有了欢笑的声音。
今天,也许正是木统领和他的爱驹的灾难日,马不被马待见,人不被人待见,岂止悲催!
木子冲欲哭无泪:“我怎么知道事情竟会演变至斯……谁让人家骑的那匹马,竟是马和_图_书中之王,这一路上,马没哗变就算好的……”
东面出来一个:“都干什么?乱哄哄成何体统?”
所幸这会里面又冲出一个大汉,将这个尴尬的话题岔开了:“两个混账东西吵吵什么呢,你们抓的关凌霄呢?”
木子冲这才来得及上前行礼,并且将这一路的遭遇都汇报了一遍。
音浪瞬时充盈山谷之中,无数的尘土、草屑都被吹了起来,轰隆一声,冲上高空。
那人是横天刀君厉无量。
他本身固然并没有和黑骑盟打过任何交道,但却人听说过无数次。
黑骑盟,对于叶笑而言乃是一个很熟悉的名字。
自己的那位兄弟,一生之中,只得一位挚友,一个兄弟。
此时,一名身材雄壮的大汉铁塔一般站在前面路中间,大吼道:“木子冲!你丫的在做什么?搞什么神仙景?让你出去是做什么的?你现在整出这么一出算怎么个说法?”
“这匹马,马中之王,叫什么名字?”魁梧大汉兀自神往地注视着这匹马,信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