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域情仇

第一百七十五章 这才是生活!

差不多两年了,厉无量根本就没有好好的睡过一觉。就算倦意再浓,也就是凑合闭眼眯瞪一会,从来就没有睡在这样的正常被褥上。
厉无量对于叶笑的蓦然举动,连意外都没意外,打了个哈欠,很干脆地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睡得异常香甜。
他不用亲眼看到,就能想象得到,自己的兄弟如何的为了给自己报仇而拼死力战!
“毕竟,你的灵魂固然还是那个叶笑,但身体已经不是了。”厉无量很为老友感到头痛:“如何解释的通,就看你小子怎么办了。”
“好酒!好吃!”厉无量咀嚼有声:“他妈的,以前也没发现,这高粱面饼子竟然这么好吃,虽然又冷又硬的,却别有一番嚼头,风味别具……”
如今,有了。
不,还是可以想象得到的,叶笑岂不是最终连命都赔上了,拼将热血酬知己,不外如是!
“好了好了,还是说正经的。”厉无量连忙举起双手讨饶:“你如今变成这个德行,作为老友我倒也不会觉得什么;认你,认可你,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http://m•hetushu.com不过……她,你打算如何交代?你觉得你交代得过去?交代得了么?”
而且,最好的兄弟就在身边。厉无量早已经将疲累折磨了两年的神经全数放松了。
“滚!”厉无量一声厉喝。
叶笑叹了口气:“丢了。”
叶笑愤然咆哮道:“丫的,老子的衣服自然是老子的尺码,你丫的膀大腰圆,自然不合身,不想穿就给老子脱下来,裸奔好了!”
终于,厉无量吃饱喝足,居然很干脆地将洞中所有的一切都扔了出去,随即自己脱了个精光,赤身裸体的冲向了……洞外,抓着大雪擦洗身体,擦得干干净净,跟着又用横天刀,很仔细很小心地将头发胡子都整理了一下,一张脸刮得青青的,这才进来,重新换上叶笑给准备的新衣服,兀自嘟囔,说到衣服如何如何的不合身,某人身板二世为人,都不如何的大男人了!
有那东西在,厉无量应该不会这么凄惨吧?
事实证明,叶笑没有让他失望。
不想再考虑这头痛的问题,急忙转了话题m.hetushu.com:“对了,你的横天刀呢?”
厉无量也是皱起了眉毛:“这件事的确难办,你要知道,女人从来就是一种不可理喻的生物,她若认为有理,无理亦理,若是认为无理,有理亦无,她会否认你,倒真的是一件谁也无法断定的事情。”
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能够让厉无量完全放下所有警惕,毫无保留的彻底信任,那这个人就一定是叶笑!
那一场战斗,竟然能够让声名赫赫的笑君主将自己的君主剑也打丢掉!
叶笑哈哈大笑。
生活?
自己身陷此间,最终找到自己的人,也一定就只有叶笑!
久违的安寝氛围骤然袭来,无边倦意再也抗拒不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再说了,你丫的吃老子的喝老子的穿老子的,老子观视一下你的身体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叶笑当真老实不客气地一把就将厉无量的手臂拉了过来,随即一缕精纯的灵力,就冲了进去。
正如厉无量所说,自己如果死了,那么,为自己报仇的人,必然就是叶笑。和图书
“在这里。”厉无量哼了一声,从一片鸟毛之中,摸出来自己的心爱兵器,爱惜的在自己脸上蹭了蹭,说道:“你的君主剑呢?”
叶笑一巴掌就要拍过去。
叶笑叹了口气,道:“这事情,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候再说了。”
他的眼中浮现出自己前世浴血奋战的情景,那把剑……似乎是在那次……被七位道元境巅峰高手合力围攻之下……脱手飞出,到最后,也不知道落入了谁的手里。
叶笑的空间里面,自然备有太多太多的生活用品,什么衣服,吃的,酒,自然应有尽有,在拿出来的同时也忍不住问了一句:“嗯,你的空间戒指呢?至于混得这么惨么?”
“吃我的,喝我的,穿我的,不说想法感谢老子,居然还敢让老子滚?”叶笑翻起白眼:“你丫的欠揍了吧?”
厉无量再不搭话,合身扑倒在铺上叶笑刚铺好被褥上,这才舒服地舒展了大长腿,躺在了被子上,贪婪的呼吸着棉被独有的阳光味道,居然有些乐滋滋的说道:“久违了……这才有点儿生活的感觉了http://m.hetushu.com……”
“丢了?竟然丢了……”厉无量眼中神色陡然一震,随即就明白了许多,深深道:“兄弟,辛苦你了。”
叶笑愁眉苦脸:“这正是我最担心的事情,也是我最最头痛的事情,虽然明知道一定要面对,可……”
“还有就是……我的空间戒指,早在当日一战之时就打碎了。”厉无量哼了一声:“在那样的战斗氛围之下,连身体都快被打碎了,还顾得上戒指……”
“你丫会往空间戒指中存放很多衣服食物么?又有谁能想到自己竟会被存在这等地界两年……”厉无量翻了翻白眼,径自套上叶笑递过来的衣裤,大嚼叶笑拿出来的食物,狂灌叶笑拿出来的美酒,一边尤自还能腾出空隙来跟叶笑说话,这实在得算得上是极大的本事。
叶笑狂翻白眼:“你丫的知道什么是生活?赶紧的说说你的诡气!老子可没时间跟你在这里谈生活!”
“你别整眸子湿润的那套,我可受不了那架势,兄弟之间再说那些可没意思。”叶笑淡淡道:“现在最主要的,乃是恢复你的修为;让我看看,和-图-书你身上那什么诡异气息到底是怎么回事。”
厉无量苦笑一声:“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急需待办的大事哪里是这个,而是……你丫的还敢赶紧给我找件衣服来;你这混蛋,不会一开始就让我就这么半光着屁股跟你一直聊下去吧?难不成你现在很中意欣赏男人的好身板么?还有,你他么的好歹给我弄点吃的,有酒么?我都两年没有闻到熟的东西是啥味道了,茹毛饮血的滋味……”
……
她自然是天物,可是老子的那物事也是天物,谁敢说不是,谁敢?!
是以,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就睡着了。
看着这个饿死鬼投胎的人,叶笑揶揄道:“冷硬的高粱面饼子居然都成美味了,我算是看明白了,只要再将你关上几年,你看到大便都会觉得很香,刚出炉的大便那可是熟食,热气袅袅……”
那一仗该惨烈到了什么地步?
“那玩意还有什么好说的?没事找事,耽误老子睡觉!”厉无量哼了一声:“真想知道,你自己就用灵力测一下不就知道个中玄虚了?检视之后立刻就能知道,老子我这两年过得是些什么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