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域情仇

第一百八十四章 诱惑

金鹰见状眼睛就是一直,也不愤怒了,戾气也瞬散了,瞪着眼睛看着,馋涎欲滴的意思难以掩饰。
这家伙……难不成……
“哼!”叶笑哼了一声,心中尤在急速斟酌:这个货,虽然因血丹而暂时放下了对我的杀心,可是根本听不懂人话,我仍是无法跟它交流?若是始终无法交流,隐忧便存在,仍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妙,不妙!
金鹰又再咕咕叫了两声,看到叶笑仍是歪着头不理它,下意识以为叶笑生了气,有些惶恐。
叶笑一声惨叫。
这是鹰语:交出来交出来交出来……
叶笑心中顿时不爽。
貌似……仿佛……好像……是在……道歉?
这这……要是他不给了,就这一颗……有啥用?
自觉有愧的金鹰登时歉然,摆了摆头:“咕咕咕……”
手心赫然多了一个血洞。
难道是手臂里,我把它咬下来?等等……这可能是杀鸡取卵,万一真咬下来,却没有,就是白忙一场,可要怎么办呢?
叶笑这家伙也是胆大包天之徒,眼见形势大改,便http://www.hetushu•com也试探着、小心地在金鹰的头上摸了摸。
叶笑一翻手,手里赫然又出现一颗血丹。
心思电闪之间,不由得眼前一亮,试探的说道:“你是要找那个珠子?红色的珠子?”
叶笑险些就乐了出来。
想想也是,要是谁把我也弄伤了,肯定恨死那人,哪里还会给好吃的!
若是叶笑知道自己在金鹰心里的地位,远远不如自己随手拿出来的一颗血丹;而且,基本等同一滩便便,还是酸的那种……
一念及此,再度暴怒,这个人类不会故意的吧?放下叶笑的手;冲着叶笑很是不耐烦的叫起来:“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你这笨蛋混蛋草蛋的……”叶笑怒骂一声,左手指着自己流血的右手:“你吃颗丹药就好好吃呗,抢什么抢,这里没人跟你抢,更加没鸟跟你抢,怎地将我的手也啄个窟窿?显示你的鹰嘴犀利?!”
那个红红的东西可是好好吃,里面不但有大量的精血;还有许多元气,既能http://m•hetushu.com增强修为,也能增加体力,还能调养暗伤,滋补元体……
只要将血丹管用,就是小命得保,这点皮肉小伤算什么!
只要有用就好。
叶笑另一只手做了个抚摸的姿势,随即眼睛一翻,很是不满的转头就走;意思明显的很,你不让我摸,咱们啥也甭谈了。
叶大少的做法显然是有些得寸进尺了。
咕咕叫了两声。
叶笑哼了一声,将血丹在自己手中捻了捻,旋即转身就走。
可见人的思想,委实是随着环境来改变的,一瞬之别,便可天差地远!
金鹰瞪着眼睛,望着叶笑的背影,茫然不知所措地拍翅膀,眼神中,有深深的纠结。
叶笑自然是不懂鹰语的,不过却隐隐间感觉到,对方似乎有一种‘想要什么东西却找不到’的那种郁闷。
那一叼,与其说叼,莫不如说是“含”,几乎完全没有杀伤力!
至于这个人的肉……根本就不好吃啊,肉都是酸的……吃了也就是大便的时候多一堆……没啥用啊,哪里能跟红红好吃的相比。
http://www.hetushu.com什么情况?
嗯,对了,我虽然不知道,但这个人肯定知道,好吃的是他拿出来的,自然也是他藏得!
可不能没有了啊。
换言之,金鹰根本就没用力。
叶笑很不爽的指了指自己的手,还在流血的手。
金鹰见状大急;急忙一跃,拦在叶笑面前,疑惑不满的盯着叶笑:想走?不行!
被抚摸了的金鹰“呼”的一下子退开三步,圆圆的大眼睛瞪着叶笑;愤怒的眼神,暴涨的戾气,几乎就是要怒发冲冠了:这个人类,居然敢摸本王的头?
噗!
“啊!”
刚才还在担心要怎么才能保命,怎么才能逃命;现在居然可以为了不能摸一摸而转身耍脾气了。
到底该咋办?
显然是知道自己不小心干了坏事,把有好吃的那人的人给弄伤了!
随即又是一闪,再度到了叶笑前面,张着翅膀,拦住去路:“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哼。
不知道会立即崩溃,还是大吼大叫,叫嚣自己比血丹有用的多,好吃得多!
金鹰虽然状况更加不好,叶笑心下反而和_图_书一定,看来,自己那血丹,还是有用的!
看起来这个人类是生气了,那……以后那红红的好吃的我还能吃吗?
金鹰急躁万状地拍打了两下翅膀,顿时飞沙走石:“咕咕,咕咕咕……”
旋即便又看到金鹰把自己的手叼起来,一双圆圆的金色眼珠子死死地盯自己的手心掌看来看去,圆圆的眼珠,满是疑惑意味。
叶笑猛地瞪大了眼睛。
虽然不知道这段鹰语的含义具体为何,但声音里面满是歉意,却是显而易见的。
这么一琢磨之下,金鹰登时有点慌张。
金鹰这一次显然是因为美味在前,急于入口,没有注意控制力度与准头,作为与好吃的联系紧密的叶笑掌心,不免遭了池鱼之殃!
金鹰看到这个人类用流血的手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一脸的愤怒,满身的火气,不由得也是有些不好意思,急忙将口中血丹一伸脖子咽了下去,拍着翅膀叫:“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叶笑正在一旁苦思对策;却骤觉眼前一暗,金鹰硕巨的身躯蓦然已经到了自己面前,此刻。毛茸茸http://m.hetushu•com的大头,正有些讨好的在自己受伤的手上蹭了蹭。
叶笑面上咋咋呼呼,似乎不岔不忿,满心分开,实则心中确实了然:果然是血丹管用!
到底藏哪去了?
眼下危机未解,自然不敢再慢,赶紧一伸手,又掏出来一颗:“喏。”
血红的丹丸凝然眼前,在手掌心滴溜溜滚动;金鹰眼见好吃的再现,眼睛顿时一亮;尖尖的嘴巴闪电般就啄了下来。
我靠,占了老子的便宜,弄伤了老子的身体,吃干抹净,居然摸都不让我摸?天底下那有这样的道理!
就金鹰而言,显然是想不通:这个人类刚才就是这只手一翻,那颗好好吃的珠子就凭空出现了;但是现在我已经把这只手抓住了,怎么啥也没有?
金鹰这样子,实在是像极了一个拦住大人不让走,长着两只手要糖果的小孩子。
本在美美咀嚼着好吃血丹的金鹰惊闻叶笑惨叫不禁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的茫然抬头,血丹犹在口中,居然忘记了咀嚼,竟似有些惶恐的看着叶笑哗哗流血的手。
叶笑即时就茫然了,鹰大哥,鹰大爷,您这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