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域情仇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剑解危局!

卜天飞前一刻还在志得意满的狂笑,这一刻已然感觉到致命危机临身,那感觉,竟仿佛是被一头远古嗜血巨兽陡然盯住,浑身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此人竟知道这个名字?!
刚才那一剑,亦正是星辰剑法,牛刀小试,初显锋芒,一剑奏功!
甚至只是叶笑现在流溢出来的气势,就足以将卜天飞压制得死死的!
也就是说,这个刺客此刻竟变成了自己的最大护身符。
他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但,他却已无力阻止。
他的身后,无影刺客的身躯陡然颤抖了一下。
从哪里蓦然钻出来的这么一个高手?
此际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无计可施。
这等小虾米,居然欺负到我的头上……
一道瘦削的身影,已经站在卜天飞与那无影刺客之间。
出剑之人正是叶笑。
就在他的脸上已经感觉到了一阵清凉的瞬间……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来:“卜天飞!”
卜天飞哈哈大笑:
虽然满腹狐疑http://m.hetushu.com,可是寒冰雪此际的心,却是一下子安定了下来,虚弱的笑道:“无论是凌迟碎剐,还是葬身兽腹的死法都是便宜他了,把他抓住,等我来!”
惊叫一声,翻身就要遁走之瞬,但又泛起一点明悟,来人的目的多半就是要救这个无影刺客。
浩瀚如陨星一般的沛然剑光一闪而至,鲜血飞溅。
来人分明都没有回头看我,竟然找就知道我是谁?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卜天飞尖锐的声音响起来:“你懂个屁!我正是因为懂得强者之心,才会这么做!你又哪里知道,那其中的满足与快感!?那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满足,那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快感!那等至极的美妙滋味,没有亲身体会,又岂能明了!”
“好!”
说罢,他便即从怀中取出来一瓶药液,狞笑道:“好了,前戏铺垫得差不多了,我现在可是要好好看看,你的真面目,究竟是什和-图-书么!真个搞清楚了你的底细,也可以让我的功劳,更进一步!”
卜天飞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响,但现实却是很残酷,他想到的事情,恰好出剑之人也想到了,那一剑,除了有威吓之意,更隐含阻止他重新接近无影剑客的深意!
“把一个高高在上的强者,当做垃圾,奴隶来羞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为所欲为!那种满足,才是酣畅淋漓!”
叶笑手中长剑,闪烁着幽蓝色的寒光,正是新近到手的星辰剑。
此仇此恨,何能不报?!
委顿在地上,气空力尽,油尽灯枯的无影刺客,突然间感觉到一股完全可以信赖的认同感油然而生;看着正背对着自己的这个人,下意识的问道:“朋友,你是谁?”
现在的自己已是油尽灯枯,连一点点的残余力量也没有,对于这个自己平日里反掌就可以拍死的小人物,此刻竟是完全的无能为力。
“到头不过一死,这一年多的时间,已经有上和-图-书千人死在了我的剑下,怎么也值了……”他心中暗暗想着:“只不过,到底是没有能够让三大宗门彻底覆灭,仍是平生憾事……”
“不能为叶大哥报仇,乃是平生最大遗憾!”
寒冰雪此刻的眼中,散发出慑人的光彩。
也只有认命,徒令竖子成名!
平生纵横天下,何曾受过这等羞辱?
那冷淡的声音嘲讽说道:“所以你卜天飞在照日天宗才永远无法崛起,永远不会被人看得起;而你本人,也永远只是一个不入流的角色;原因就在这里,因为你根本没有对强者的敬畏之心;更加不明白强者的骄傲!你这样的人,活得再长,也就只是一个渣滓!”
叶笑青衣飘飘,纵身而去。
卜天飞的右手,早已被沛然一剑悍然斩落!
这种药液,并无其他效能,却能够将他所有的易容伪装清洗得一干二净!
正自满腔不解之际,闪烁剑光再临,叶笑已经来到了头顶上空。
刚刚想要逃逸的身躯拼命www•hetushu•com折回,一把抓向地上的那人。
“比如你,无影刺客,一剑在手,想杀谁就杀谁;可说是一个云端的强者,道元境九品的巅峰高手;现在,落在我手中,还不是无能为力?还不是任由我宰割?当强者跌落云端之后,就只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玩具,事实岂不再度证明了我这项论调的真确!哈哈哈……”
一剑沛然,自己竟全无抗衡之余地?!
地上委顿着全然不能动弹的那人长长叹息一声,闭上了眼睛。
这个无影刺客传闻中不是一直都是独来独往么?这一年以来,不始终都是凭一己之力对抗三大宗门么?此刻怎么会……
卜天飞的修为不过只得梦元境六品层次;对于现在的叶笑来说,根本就是随手可败的对手;莫说是梦元境六品,哪怕是梦元九品高手,在如今的叶笑面前,也完全没有丝毫的抗衡之力。
那边,骤临变故的卜天飞正自痛的浑身痉挛惨叫,莫名其妙的一只手就没了。
此刻,他的眼hetushu.com中满是杀机,注视着对面,满身鲜血的卜天飞,一步步踏上前去。
那药液,眼看就要洒落在他的脸上。
“冰雪,你想让这个家伙怎么个死法?是凌迟碎剐?还是废掉功体抛到野兽群中?”叶笑头也不回,轻声问道。
噗!
这一声来得蓦然且极尽冷漠。
这一声声犹在耳,将落未落的瞬时,一道浩瀚剑光如同天外流星,猛然陨落。
那么,他是谁呢?
“罢了罢了,左右不过是一具臭皮囊;这一生,便也如此吧。”
“正是为了获得这份满足与快感,才令我有前进的动力,若是不为了这些,我要那么高强的实力做什么?人生在世,所求者,不外就是自身的欢愉,自我的满足,罢了,我跟你废这么些话干什么,反正不管你怎么说,今天,你都落在了我的手里,只能任我摆布!”
与此同时,一只脚狠狠地踹在卜天飞的前胸,将他瘦削的身体,直接踹出去十几丈距离,“轰”的一声撞在一颗大树树身上。
冰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