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域情仇

第二百二十章 你被骗了

难道说……竟是默许了这个称呼?
叶笑登时再度崩溃。
他怎么敢?!
而这个理由源头,无疑就以玄冰分析的最为靠谱。
“你不过刚刚飞升,那寒冰雪的为人固然不堪,却是出了名的孤傲,本身修为更是超过你太多太多,凭什么会认你做兄弟?还手足兄弟?”玄冰狐疑的看着他,眼中有浓浓的不解:“这其中,定然另有原因!”
“据传寒冰雪已经成家,所以对你本人有所图谋的可能性不高,那么,你可是有牵扯到什么宝藏秘洞?”玄冰猜测:“又或者是有什么珍惜天材地宝的下落?又或者是一些个天外洞府?高人传承?诸如此类的物事!”
可是,结果令到叶笑再度惊愕了。
是的,若是按照一般情况下来做推测的话,寒冰雪确实是没有任何理由认一个刚飞升不过半年的,在他面前比蝼蚁也强不了多少的少年人做兄弟。
“你这个笨蛋,肯定是被寒冰雪骗了!”
和-图-书只要自己稍微阻拦得慢了些,恐怕自己这个两辈子的好兄弟,就会在玄冰手下,变成了一具尸体,还要是神魂俱灭,万劫不复,死得不能再死,彻头彻尾彻彻底底的那种。
寒冰雪敢骗我吗?
不知道对方会不会以为自己这么称呼她其实实在讥讽她呢?
玄冰说着说着,突然间一股杀气从她身上缓缓泛了出来,淡淡道:“寒冰雪这个渣滓,居然将打主意打到了你的身上……嗯,一个刚刚飞升的后辈身上,简直是太下作了,太卑鄙了,简直就是不可饶恕、死不足惜……”
那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荒天下之大唐的谬论!
至此,叶笑彻底无语,一头黑线。
这罪名,实在是太强大了,不宰了,都感觉对不住自己了……
但我无法解释,我难道能说……其实我是笑君主,寒冰雪的老大……
咦?
因为……他试探性地叫出这一声来,对面的玄冰居然完全没有表示http://www.hetushu.com出任何的不乐意、不情愿,没有制止,也没有咆哮,更加没有发怒。
真真是……
大姐、大妈、奶奶,太奶奶,祖太奶,用不用我每说一句话,你就说我说谎;如果一定要这样的话,我真想问一句:我要怎么做,才能算是不说谎呢?
可问题却在于,出现这种情况,到底是为什么呢?总得有点理由吧?
终于找出来了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玄冰说着就要动作。就要飞上前去,宰了那个‘丢了青云天域所有强者的脸’的家伙。
若是将寒冰雪与叶笑对调一下,作为情场老手的寒冰雪必然是认定,玄冰看上自己了。
他敢么?!
“我说的这些绝非是一时意气,而是出自真心的肺腑之言啊……玄姑娘,我多谢你的关心,但是,寒冰雪真的对我没有半点恶意,真真的。”叶笑满头大汗,语无伦次的连连解说。
玄冰猜测着,但随着说出来,语气和_图_书越来越是肯定,终于,点点头给出结论:“寒冰雪这个混蛋,对你肯定别有居心,居心叵测,反正就是没安好心,毋庸置疑!”
“咳,我们是兄弟,手足兄弟。”叶笑小心翼翼的回答。
“哎,你这人初涉江湖,如何知道人心的险恶,说不定那寒冰雪根本就没安好心,可以做作跟你套近乎,博取你的欢心,相信即便不是你本身拥有什么能够足够他行动的物事,就是你牵扯的事情事物,能够让其中意……若非如此,他又怎么会认你这样的小鬼头做兄弟,你这样的小鬼头就是这么的单纯,随便几句花言巧语甜言蜜语就让动心,认可对方,只怕被人卖了,还要为其讲价,点数!”
或者是叶笑本身,或者是与叶笑有某种牵扯的物事,令到寒冰雪动心,才会出现当前的状况!
压得整个青云天域几乎在她面前没人大声敢喘息的玄冰,居然认可了‘玄姑娘’这个别扭到极点的称呼;这个结果m.hetushu.com,让叶笑的大脑空白了好一段时间。
叶笑见状吓了一大跳,再也顾不得双方身份地位,自己实力怎么样了,急忙张开手拦住了她:“打住,你打住,这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子,我和寒冰雪之间,绝对是肝胆相照的过命交情,大家都将彼此当做兄弟……”
“总而言之一句话,寒冰雪接近你,一定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叶笑就算是再自恋,自作多情再怎么到了极致,也不会认为,这个凶名卓著、威震天域的女魔头竟然会看上自己。
这,真的真的不是‘一般情况’啊。
如果真要这么说了,那么最有可能出现的状况就是……玄冰手起一掌,将自己这个还没有成长起来的笑君主,变作了一片肉泥!
“叶君,你跟寒冰雪,是什么关系?”玄冰斗笠之下的眼睛斜斜看着他;微微地咬着嘴唇。
可现在问题却在于……
叶笑心中汗了一下;看来这位玄冰大长老,真真的是性情怪异啊,http://m•hetushu.com也就是所谓的怪人一名。
以叶笑预判出来的玄冰当前实力,若是真的想要收拾寒冰雪,那实在是太容易了,就算不是易如反掌,举手之劳,也差不多。
有目共睹,寒冰雪没有疯,而事情却还发生了,那么就必然存在某种理由。
叶笑自我感觉,这实在是太违和了。
但,作为情场初哥小白的叶笑始终不是寒冰雪。
要么是寒冰雪疯了,要么就如玄冰所说,寒冰雪别有居心,对叶笑图谋不轨!
说着就想要动:“你在这里等着,我这就赶上去杀了这个心怀不轨、居心叵测的下作东西!他竟然敢……哼,竟然敢……做出这等事!简直是丢了青云天域强者的脸!”
一番推论之余,玄冰再度给出结论。
“你说谎!你们怎么可能是手足兄弟,太荒谬了!”玄冰立即毫不客气的指出。
叶笑无语的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个……”叶笑挠挠头:“我真的不知道,但我真的认可了他是我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