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域情仇

第二百二十六章 出气筒来了

我正愁着无处发泄,现在就是正瞌睡,来了个枕头。
“嗯,前方的镇子很大?”玄冰没话找话,以没滋没味没意义的废话掩饰心中尴尬情绪。
毫无理由的怒气冲冲,岂不就是无理取闹?
可是这话虽然理据充足,有理有据,但不能明说啊,在自己这里,任何事情都是百无禁忌,唯独就是这一件,却是实实在在的难以启齿!
这家伙,还是不依不饶的在提这件事,哪壶不开就提哪壶。
玄冰黑纱斗笠,在看到这十九个人同时现身的瞬间,不自禁的向着叶笑身边靠近了一步。
寒冰雪与叶笑都是心中凛然:怎地又来了一大批道元境高手?而且……看情形个中还有道元境九品强者在内!
刷刷刷……
真真是无语。
而注视主要目标者寒冰雪的眼神,更是充满了,踌躇满志,志在必得,外加志得意满!
这显然是叶笑的认知盲点,人家靠过来一步,乃是想要保护他,所以才会这么做。
能有什么蹊跷?老娘www.hetushu.com不外就是综合了本身状况,做出的推论,就算是错了,就算是冤枉你了,可老娘的人都是你了,你怎地还这么不依不饶的,你想干什么?还有你提就提吧,可你为什么要叫我玄大长老,你什么意思……
但这句话他实在没有勇气敢问出口。
这照日天宗的几个人,看来注定是要倒霉了。
但对方已经问出来了,且又势必不能不答,若是没有相当的原因理据,那你刚才怒什么?
本来以叶笑的本身修为见识,不该察觉不到这点关怀之意的,不过此际变生肘腋,自己又刚刚与玄冰发生了不愉快,就算彼此误会解开,始终有那么一点隔阂,但随即,就是想明白了。
仿佛是在看着落手自己手中的玩物,任由自己搓圆搓扁、纵情肆意。
玄冰在面纱之后的白嫩脸庞瞬间就是着了火一般,咬着雪白的牙齿,心中郁闷的翻江倒海。
不仅仅是没有害怕,反而……玄冰心中还有和图书一种摩拳擦掌的兴奋:郁闷到现在,终于来了出气筒。
玄冰现在实在不想,在叶笑面前暴露自己的冰儿的身份……
“寒冰雪!”一个夹杂着调侃的声音,悠悠然响起,随即,从空中飘然落下了一个白须飘飘仙风道骨一般的清雅老者。
说句不客气的,莫说来人不过是照日天宗的十九人,就算是对面一下子空降了十九个武法,玄冰的心下恐怕也是半点惧意都欠奉,直接大打出手的可能性更多!
这个话题,我不是刚说过没多久嘛?难道您老人家耳朵不好?
但是……就我自己接受了?……
她的心里纠结到了极致,根本没有做好准备。
照日天宗的十大长老!
叶笑心中不禁大奇:难道名镇青云天域的玄冰大长老,竟然也会害怕?
此际玄冰可谓心虚的要命,外加丢脸的要命,不过更多的却是羞臊的要命。
叶寒两人本身就拥有同等级又或者是曾经是更高等级的修者,对于来人实力的判断自然有谱。和_图_书
这些人赫然尽都是前世……曾经参与围攻自己的人!
可就算是没意义的废话,玄大长老问到了,寒冰雪也不敢不回答,正要回话之际……
突然间。
与之随行的另外十几个人,也是纷纷落下,拦在三人前面,每一个人,都同样以一种猫戏老鼠的目光锁定着寒冰雪。
虽然对于叶笑而言,这个答案并不能算是多满意,但他却也知道,身为一个女子,能够将这件事说到这个地步,委实已经是强人所难了。
人敬我一尺,我便该回人一丈,更别说对方还是如玄冰这样的大能,对方已经将态度放得如此之低,自己要是再不肯罢休,那可就是不知好歹,不知进退,自寻死路,取死有道了!
至于说到害怕云云……
玄冰眼睛已经隐隐的露出凶光。
这样的阵容,这样的实力,围攻寒冰雪一个人,实在是太好话奢侈了,简直就是牛刀杀鸡、易如反掌、手到擒来;轻而易举,难怪这些人的神情如此集体轻松,摆明了就是m•hetushu.com一幅吃定对方三人的样子。
一道道人影从远方好似天马行空一般的急疾飞来,对方人人身形矫健,个个精神饱满。
一共来了十九个人,其中居然有十一个人乃是自己认识的。
自己如果再就这个问题兜缠下去,刨根问底,恐怕就真的面临爆发了。
“对。是个镇子。”寒冰雪愣了一下。
只是来人正自用一种戏谑的目光望着寒冰雪,在无形中破坏了原本的那份清雅超逸。
说到‘非是我们宫中之人可以接受’这句话,玄冰自己先是心虚的口气就弱了下去,到后来竟是直接认错道歉,态度不可谓不低,直是低到了极点。
满天的风云激荡,半空中一阵阵的霹雳炸响轰鸣亦随之而来。
谈话间,两人已经渐渐追上寒冰雪,玄冰迫不及待的改变了话题,满脸尽是冷冰的望着寒冰雪,道:“前面是个镇子?”
光是此老一人的实力,就基本可以与寒月天阁雷风云三老任何其一并驾齐驱,丝毫不弱!
毕竟不是谁都是叶笑m.hetushu.com,除了没有叶笑的胆气,更加没有叶笑的运气!
“咳咳……事情是这样的……”玄冰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道:“是这样子……之前,本座曾经看过一本残破典籍,上面说……咳咳,通过一种秘术,用……双修咳咳之法,可以消除本宫秘传功法的功劫隐患……除此之外,便再无任何法门可以消弭此种隐患……而这个方式,却又非是我们宫中之人可以接受的方式……我一时情急之下,以偏概全,冤枉了叶小弟,请小弟体谅则个!”
而带头为首的哪一个,更是照日天宗的三大太上长老之一,道元境九品巅峰的强者!
打不打得过是一回事,但,以玄冰的实力,放眼整个青云天域,几乎就没有任何人能够让她产生‘害怕’这样奇妙的情绪……
无人可以接受?
“原来竟是如此……”叶笑闻言登时释然。
那岂不成了毫无理由?
叶笑见状不禁一愣。
这一次的来人,熟人貌似挺多啊。
是的,的确是无人愿意接受这种方式解除功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