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域情仇

第二百三十五章 熟悉的体香?

一道人影,从远方天际急疾而来,直如霹雳闪电一般,然而就在这道人影看到路面上的三人的那一刻,就歪歪斜斜的从半空中摔了下来。
这种感觉,叶笑自己也感觉有些荒谬,不可思议。
刚才叶笑一抽鼻子,玄冰就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轰的一声,就摔在叶笑马前!
而就在玄冰坐下的那一刻,叶笑突然间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那是一种自然淡雅的女儿体香。
意外的情况发生了。
在小镇子大家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玄冰只是坐了一下,旋即便又自己另找了个角落,背对着两人去吃饭了。
寒冰雪此际的表情颇为猥琐,眉毛上下跳动,说得煞有其事。
但这股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
随即,叶笑长啸一声,招来小黑;三个人,只有一匹马;寒冰雪坚持不会上马,而玄冰自然也不会骑乘,三人中就数她自己修为最高,怎么说也用不到骑马。
都没有。
玄冰和_图_书皱着鼻子,在心中坚定的打定了注意。
叶笑无语的看了他一眼:“我看你是真的欠修理了,你那张嘴真正是太讨厌了……人家长得如何,跟你有关系?”
玄冰随即就站了起来,走到另一边去吃饭了。
等下找机会再闻闻,多闻几下或者能够回忆起更多的线索,也许就想通个中关窍了!
情商基本为零的初哥叶笑完全不知道自己这等行径已经与登徒子无异了,心中反而一直在斟酌,这股女儿体香……自己为什么会感觉熟悉呢?无论前世今生,自己貌似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位玄大长老啊。
自己现在可真的没有做好准备。
小黑虽然浑身出汗,但精神显得异常高涨;竟是犹有余力。
这种状况让叶笑生出一种极端怪异的感觉。
就在一张桌子上,几乎是挨着坐下。
总之,这一路走下来,实在是奇妙至极。
而且那动作,直如行云流水,熟极而流,一派珠http://www.hetushu.com联璧合,恰如其分的款!
小黑即时大怒,扬蹄狂奔;而寒冰雪与玄冰这两位是什么人,就算小黑的马中之王,速度绝乘,却也无法拉下这两位,三人一马,风驰电掣;到了晚上的时候,居然已经一口气奔出来一千五百里。
到后来,更是嫌这么走太慢,干脆在小黑屁股上抽了一鞭子。
刚才玄冰坐下的时候,距离自己实在是有些近了。
寒冰雪看了两眼,以情场圣手的老道经验分析传音道:“老大,虽然玄大长老为人豪爽,却似乎很介意咱们看到她的容貌,这才去到另一张桌子用餐。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三个跑者犹有余力,却就此停了下来,乃是因为——
另一边,玄冰刻意做出一派冰冷的坐在另一张桌子之前,浑身上下流溢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森然气息,似乎就是一座亘古不化的亿万年冰山一般。
“没关系没关系。呵呵呵……”寒冰雪讪hetushu.com笑着退了回去,忍不住揉了揉鼻子。
然后他就下意识地抽了抽鼻子。
一点小小烦扰就此消弭!
实则心中却是砰砰乱跳。
不管是心理准备,还是……
最终还是叶笑自己一个人骑着。
寒冰雪凑得更近了些:“你说……是不是她自己长得太丑了?所以才……要知道,吃饭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是要露出嘴巴的……”
两个大男人,居然还有秘密……
淡淡的笑道:“既然是你们俩人之间的秘密,那不说也罢。”心道:秘密?哼,我早晚会知道的。
不过玄冰对此仍是不以为忤。
至于说为啥会有这种感觉,叶笑自己也不清楚了……
玄冰纵然修为惊人,功高盖世,总还是女儿家,身有体香,却是不足为奇的。
又或者是与那俩女肌肤之亲的时候专心干事,心无旁骛,潜意识固然记住了这股体香,本心反而忽略了,难道真是这种可能?!
其实寒冰雪看得真没错,叶笑此际和*图*书的确是有些心不在焉。
难道是凌霄冰玉神功所造成的特殊效果?可是冰心月闻人楚楚身上貌似没有类似的体香呢,自己跟那俩人也颇有肌肤之亲,要说有类似的体香应该有所感应吧!
叶笑心中在斟酌思量,百般拼凑事实,心思飘忽不定,不免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了。
但就是这么不可遏止的从心底升起。
就好像是……一个富家公子带着随从,带着小妾出门踏青游玩一般……
你能怎么样,你敢怎么样?!
寒冰雪在前面带路,玄冰则在小黑旁边步行跟随。
叶笑对此不免感觉怪异。
这一点,肯定毋庸置疑。
哼,就算是他当真认出来了又如何,我也就推说不知道,没关系,不认识你……
那个家伙之前可是搂着自己睡了将近半年,岂能不知道自己身上什么味道?万一被这家伙认出来……
而这个错误,翻得貌似还不小。
老大怎么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的?我也没说什么啊,兄弟之间调http://www.hetushu.com侃外人本就是饭桌上的艺术,至于这么教育我么?
寒冰雪和玄冰两人气脉悠长,也并没有感觉累,反倒一直骑在马上的叶笑,此际感觉大腿有些酸疼。
让叶笑感觉到惊异的却是,这种体香,貌似有点熟悉的感觉呢?……
三人吃过了饭,并未耽搁,继续上路;叶笑却发现玄冰貌似跟自己的距离明显的远了一些。每每自己借故抽着鼻子凑上去,想要在得到一些信息的时候,玄冰就会不着痕迹的走远几步。
刚才跟那家伙凑得那么近,当真就是下意识的本能反应,跟叶大少爷相处的那段时间养成了随侍在旁的恶劣习惯,竟是影响至今,虽然自己只是坐了一下就醒悟了过来,赶紧离开,但那家伙貌似有所察觉呢,这混蛋的鼻子怎地就这么灵呢?
叶笑嗤了一声:“个人习惯有别,人家始终是女孩子,保持起码的矜持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不过话说回来,整个青云天域,当真没有几人看到过玄冰仙子的容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