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域情仇

第二百四十五章 暴怒!

这几个家伙的运气,真真是逆天了……
难道神谕区域的修者实力增长缓慢,其他方面却是增长的惊人,至少这胆量方面,绝对的天域第一等!
“哈哈哈……”宋飞闻言大笑,却是不以为忤,乃至众侍卫也是因而笑得东倒西歪。
这一刻,他心中就只剩下了最一个念头:“我……我都干了什么……我怎地招惹了这么恐怖的存在?”
也不知谁发出的一声惊呼之余,面前的十几个人首当其冲,同时感觉到,自己恍如突然进入了亘古便已存在的冰天雪原之中,那是源从灵魂深处涌现出来的毛骨悚然。
这一声冷哼,便如是一道惊雷,瞬间穿进地上三个人的脑海之中。
对方甚至没有说话,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一个眼神,一声冷哼;自己的麾下,三位梦元境二品的侍卫,就直接脑浆迸裂,死得惨不堪言!
幸存的几个人“啊”的惊叫一声,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哆哆嗦嗦,脸色煞白的到了一片鲜血之中,二话不http://www•hetushu•com说就直挺挺的跪了下去,唯恐自己动作稍慢,就要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这……这是什么修为?
遮天蔽地!
再回想起自己刚才的那些个言行,宋飞刹那间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玄冰淡淡道:“跟我装傻是么?这个宋家,难道跟你没有关系吗?”
这……这又是什么状况?!
就在宋玄着急、叶笑觉得有趣、寒冰雪感觉很是佩服的当口……
“杀人了、死人了……”四周无数人呆愣一瞬之余,尽都归于惊叫一声,刹那间四散而逃。谁能想得到在这里只是站了站,就看到了一场对峙。
更不要说之前的风云变色,天地无声,这对于这位宋三少来说,说是传说都谈不到,那直接就是神话。
这事情不是一直都是你在处置吗?怎么这会儿反而来问我想怎么做?
瞬间的暴怒,几乎要撕裂了天地!
玄冰这次是真的怒了。
玄冰肺也要气炸了!
这简直是寒冰雪想都想和*图*书不到的大热闹。
老子可是堂堂道元境九品巅峰,足以跻身当世绝顶强者之林,之前就只是稍稍的怀疑了一下玄冰的容貌,而且还有朋友同行这层身份的掩护,就已经被这女魔头一直折磨到现在,痛不欲生。
“啊……”
又似乎是……一下子进入了地狱之中。
还有另一位见证者宋玄,惊见这一幕也是呆呆发愣。
这几个家伙,居然敢当面这么调戏?而且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调戏!
在反应过来当前是怎么一回事的刹那,一股极度冰寒之意油然而起,呼吸之间就已经弥漫了整片苍穹,然后,又从九霄云里骤然压了下来!
前后不过一瞬间的光景,刚才有份开口调侃的几个侍卫,尽都满脸崩溃、无限恐惧地摔倒在地,脑海之中,至于一片空白。
“等你们宋家人过来,我倒要看看,在这个神谕区域,到底能翻起多大的浪,又能不能翻得了我这条船!”
就说是足以轰动青云天域江湖史貌似不算多超过!m.hetushu.com
而刚才出言调笑玄冰容貌的那三人,非但早已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裤裆里更已经是汁水淋漓。无边的恐惧,让他们根本连话也说不出。
寒冰雪对于玄冰的这个命令倒是不以为忤,乐见其成,咧着嘴,笑嘻嘻的站出来。
开始人五人六的发号施令。
然后还没来得及走,就闹出了人命。
卧槽,这帮家伙真是猛地无边了。
看来古老所传的说法果然有理,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奴才,人家宋三少爷足够猛,手下的奴才同样的不遑多让,眼看着这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连寒冰雪寒大帅哥心中甚至都忍不住要道一句佩服了。
居然敢在玄冰面前玩调戏民女这一套,而且调戏的对象还是玄冰本人……
简直太他么的有种!
“我?我想怎么做?”叶笑闻言不禁一愣。
玄冰冷冷地哼了一声。
这……这会不会太恐怖一点了?!
无边的恐惧,恐怖,恐慌,有如大江决堤一般的不断冲撞过来,绵绵不和*图*书断,滔滔不绝。
死人原本也没什么,关键的是,现在死的乃是本地地主宋家之人,这事情就大条了!
这这……
就是无法容忍。
“寒冰雪,你负责看这些人跪得直不直,不直的直接杀了,无须回复了。”玄冰直接发号施令,有寒冰雪这个免费的劳力在这里,不用白不用。
至于他们所有人所骑的马儿,无有例外,全部七窍流血;瞬时倒毙。
却见叶笑和寒冰雪继续以那种高山仰止的目光观视这一切,只不过目光不再局限于宋三少爷,而是连他手下的一干侍卫也全都收入眼中。
所谓脑袋开花,脑浆迸裂,不外如是!
就只得发抖得份了。
“还活着的全都给我站起来。”玄冰放松了气势压制,冷冰冰的说道:“到鲜血里面跪着!跪成一条直线!”
玄冰已经反应了过来。
一个恍神之余,眼珠子猛地往外一突,完全不可置信的转头,脖颈僵硬了一般,呆呆地望着那个一身黑衣的女子。
不,根本是连后悔的意念都来不hetushu.com及升起,就直接被打入了最底层最极致的恐惧氛围之中。
名副其实的遮天蔽地!
而且一下子就是死了三个。
“饶……饶……命……”一个侍卫趴在地上,混身颤抖,恍如用尽了平生力量,才挣扎这说出来这两个字。
随轻轻的一声脆响,三个人显现七窍流血的状况之余,整个脑袋,更如西瓜一般爆裂开来。
“叶小弟,你想怎么做?”玄冰深深吸了一口气,来到叶笑身边,轻轻问道。
另一个侍卫哈哈大笑:“三少爷,真不是属下驳您的高见,你说的固然有道理,但这方面属下真有切身体验,上次我就遇到一个,从背面乍看,哎呀,那绝对是引人遐想无限,可是真正看正面的时候,立即我就起不来了,就算身材再过得去,就算是一片漆黑,但那一眼的噩梦,也是难以磨灭,真正起不来,我差点没做下病……”
眼见这一切的宋飞浑身都发起抖来。
眼睁睁的看着眼前一地突现的鲜血淋漓,宋玄此际也是大脑中一片空白。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