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章 推理

金子拍了拍笑笑的手背,抬眸看着野天,笑道:“谢谢这位小哥帮在下照看小童,请受在下一礼!”说完双手抱拳,便要鞠躬。
黑袍男子不曾想到好心提醒人家,还帮人家照看小厮,竟是得到这样的冷眼回报,连谢谢都没有一句。
笑笑顿时一阵脸红,拉住金子的胳膊摇晃了一下,嗔道:“郎君少打趣笑笑!”
那仵作临走前,深深的看了一眼金子,而后颓丧的跟在捕快的身后。
尽管如此,金子还是努力的挤出一个笑容,拱手道:“幸会,幸会!”
他怔怔出神,这才听见金子焦急的呼唤,回过神来,嘴角抽了一抽,淡淡说道:“你的小童在湖心亭,刚刚郎君顾着验尸,丝毫没有察觉你的小童跑出去几米后,便经受不住,吓昏了。在下也不好打搅你,只好让野天过去照看着。”
眼前一暗,似乎有什么挡住了二人的视线。
捕快口中的大人,应该就是金子的父亲金元,此番自己已经按捺不住,强出头为死者验尸,若再让人知道曾经的不祥人,金三http://m.hetushu.com娘竟连尸体都检验,那还了得?是天赋异禀还是反常为妖?
金子瞪了他一眼,提起袍角,径直飞奔向湖心亭。
“郎君……”笑笑站起身来,唤了一声。
“尸体会说话,他会完整的呈现出案发时的所有经过。你们看,死者右手臂上的爪痕,细长而锋利,应该是女子独有的。”金子扬起头看着众人摆了一下手,续道:“我们可以通过想象还原现场,假设死者当时正在对某个女子施暴,比如扼住她的喉咙,人体的自然反应当然会去扯掉那只施暴的手,这也就解释了死者右手臂上的女性爪痕从何而来。至于他腹部的淤痕,从力道上看,应该就是来自另一个男人,我们且当他作护花使者。见到该女子被施暴后,他第一反应应该是冲上来,拉开死者,然后重重的挥拳砸在死者的腹部上,人体遇袭疼痛的自然反应便是蜷缩,因此,他垂头护腹的当口,刚好被护花使者用钝器击中百会穴,力度应该颇大,导致死者一击毙命www.hetushu.com!”
没错,不管是出于刑狱断案的心理,还是怀疑,众人都有一种刨根问底的冲动。
“这位郎君的推理果真精彩绝伦,让我等叹服!如此,案情便愈发紧急,凶手如今逍遥在外,我等也该回衙门禀明大人,再做定夺!”其中一名捕快上前抱拳道。
金子点点头,应道:“能帮上一二,为死者雪冤,不才深感荣幸!”
晚霞将天际染成一片血红,金色霞光穿透云层撒在西湖上,在微风拂送下,搅起满湖的碎金。
金子含笑起身,目光落在远处湖堤旁的黑色背影上,似是不经心的问道:“那个黑袍郎君是你的主人?也是住西湖边?”
笑笑啥时候变成了大舌头?
金子跑到湖心亭的时候,笑笑已经醒过来了,正靠坐在栏杆上,与那个叫野天的小厮聊得甚欢。
野天不过一个小厮,哪敢受此一礼,忙托住金子的手臂,谦逊道:“郎君快快请起,儿不敢受此大礼,只不过是奉了我家郎君之命,代为照料片刻罢了!”
丫的,本娘子呼唤和_图_书得声音都快哑了,你倒好,在这聊得起劲儿,连回应一声都不带的……
而一旁的笑笑却是面带惊讶,眸子扫向远处伫立的伟岸背影,问道:“野天小哥,那,那个是辰,辰郎君?”
“不必了,谢谢差大哥的好意!”金子干笑了几声,这才想起笑笑,抬头巡视了一圈,也没有发现笑笑的踪影。
很有名么?
样子是挺帅的,但冷冰冰的样子,跟花样美少男一比,差远了……
他自嘲的笑了笑,望着那抹渐跑渐远的白色身影,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有意思!不过就是不够有礼貌!”
这耽误了半晌,已经是临近黄昏了。
金子忙不迭的摆了摆手,她可不想被府中的人当成妖怪看。
金子没有心思理会其他人,转着身子四下张望着,一边唤着笑笑的名字。
辰郎君是谁?
金子刚刚验完尸体,心情善佳,又想起刚刚顾着验尸,没有注意到笑笑,更没有发现笑笑因为恐惧而晕倒,顿时心中觉得甚是愧疚,便扬起一抹淡笑,应道:“现在不怕了吧?”
金子看着那http://m.hetushu.com张冷漠到极致的容颜,和冰冷毫无温度的言语,突然间有挥上一拳的冲动。
‘儿’在胤朝是一种谦卑的自称,并不是儿子的意思,通常在晚辈对长辈,或者地位低的人才会有此自称。
众人在听完金子的推理后,早已惊讶得目瞪口呆,仿佛通过这样的解释,他们已经看到了整个案发过程。
“不知郎君高姓大名?我等好禀明大人,予以嘉奖!”那捕快眼含敬佩道。
金子侧开身子,以便众人可以看到死者头上的伤口。“从死者腹部的淤痕和头部的伤口,可以判断出死者生前一定跟人起过肢体冲突,而且是一男一女。初步估计,应该是属于情杀。”金子镇定道。
尼玛,刚刚冷眼看了我干着急半晌,这会儿才晃悠悠的说出来,早点说会死么?还是一早就等着看我着急的样子?
根据尸体的伤痕,判断出当时死者受到伤害的体位和过程,是法医的必修课,当然,在古代,仵作还不具备这样的素质。
“是,正是我家郎君!”野天笑道。
辰庄?不认识!
黑袍男子千和*图*书年冰山般的面容微微有了破冰的迹象,他唇角微微勾起一个优美的弧度,背着手,继续洗耳恭听。
黑袍男子凝眸看着金子,在粉色暮霭掩映下的她唇红齿白,犹如春花晓月芙蓉面,神情开涤,灈灈如春柳早莺,容华慑人。
“不知道有没有打搅二位聊天呢?”金子眸光在二人身上游转,不咸不淡的问道。
想来,是自己多管闲事么?
笑笑和野天同时抬头,毫无疑问的对上一双闪着琥珀色光泽的瞳眸。
笑笑想起自己刚才的窘态,不由低下头,含糊不清的应道:“不怕了!”
这很好玩吗?
捕快见金子态度坚决便也不再勉强,抱拳道了一声告辞后,便抬起尸体的担架往衙门方向而去。
金子不想出名,也不想被人当做怪物看待。
如此精致的人儿,扮起男装来,也是明若云霞,美艳不可方物!
“是,我们是辰庄的,庄子就在西湖附近!”野天恭敬回道。
那两名捕快眼中有惊讶的神色,其中一名上前细看伤口,点点头,复又蹙眉问道:“郎君是如何推测的?”
金子的脸黑得像锅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