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三章 分析

辰逸雪轻嗯一声,话锋一转,问道:“我记得前年你去辰府时,我母亲似乎送过一匹蜀锦给你,为何不曾见你穿过?”
金昊钦一时间有些无措,之前说起制作白板时那么温和宠溺的笑容此刻已然消失不见,还是那张脸,俊逸非凡,眉眼澄澈,肤白脂细,气质卓绝,只是这脸色确实不大好看,眼神透着淡漠。
难道他在分析案情的时候,喜欢画点什么来助兴?还是在笑话着他们如猪般蠢笨?
用过早膳,辰逸雪命野天去花房里取来平日涂鸦的白板和炭笔。
“逸雪,这是什么东西?”金昊钦问道。
金昊钦努力地在脑海中过滤着每个丫鬟说过的话,但似乎都不见可疑点,逸雪究竟发现了什么?
金昊钦蹙着眉头,努力的回想着,似乎有些印象,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匹蜀锦拿回来后究竟放到哪儿去了……
简单说完,貌似某人还带着期待的眼神看自己,不由顿了顿,续道:“二娘绮缳已经出阁,四娘妍珠便是和-图-书上次在春风楼跟在我身边的丫头,五郎尚小,只有两岁。”
金昊钦喉结滚动,将口中的茶水努力咽下,挪到辰逸雪身边,压着声音问道:“如何?想到什么了?”
在每个地址旁边,还有细小的字体做的注释,包括金昊钦从失踪少女的贴身丫鬟那里录取到的口供。辰逸雪目光落在白板整理出来的信息上,手执炭笔不自觉地在白板的一角涂画着。
辰逸雪将目光移到金昊钦湛蓝色的圆领窄袖长袍上,脱口问道:“看你的样子,似乎连金府都还没有回去吧?”
“难道你们之前都没有细细比对过那些失踪娘子们贴身丫鬟的口供么?”
金昊钦走到白板前,静静的看着。
“唔,还有一个是三娘?是你庶妹?”辰逸雪随口问道。
啊?金昊钦从思绪中抽离出来,愕然的看着辰逸雪。
“你的语气有些暧昧,莫要叫人误会了,我可承受不起!”辰逸雪漠然回道。
金昊钦嘿嘿一笑,眉眼轻扬,hetushu.com应道:“可不是?星夜赶路,只为了来见你,你说我容易吗?”
金昊钦见辰逸雪正在深思,便主动退到矮榻上坐下,端着矮几上的茶盏送到嘴边抿了一口。
金昊钦见他愿意帮忙,心中已是万分感激,忙点头道:“如此甚好!”
那些丫鬟的口供?
辰逸雪将白板固定在脚架上,眼中闪过一丝宠溺,回眸看着金昊钦,带着一丝自豪应道:“白板!这是我妹妹发明的,也不知道那个丫头怎么会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但这个当真好用。可以用炭笔在上面描摹任何东西,若是画岔了,用湿布抹去便可!”
“嗯?”辰逸雪嗓子里低低地哼出一个音,带着几分闷哑。
蜀锦?怎么突然问起前年的事儿来了?
金昊钦嘴角微微抽动,眸子微微转动,细想了几个丫鬟前前后后的口供,沉吟了片刻,开口附和道:“逸雪,你分析得很有道理!”
“三起案件,受害者类似,作案的时间间隔有序,手法类http://m.hetushu.com似,作案水平也极其稳定从不失手,如此鲜明的特征,可以判断是一人所为!”辰逸雪看着金昊钦道。
在白板的右下方,竟画着一只惟妙惟肖的小猪。
金昊钦自知失职,讪讪的闭上嘴。
金昊钦猛地闭上眼睛,似是下了多大的勇气才将梗在胸腔里的那句话吐了出来:“三娘璎珞,是我的亲妹妹,一母同胞的……亲妹妹!”
须臾之间,野天便将木板连同脚架一起送到了堂屋。
辰逸雪收回目光,不再理会犹如好奇宝宝般喋喋问着一堆问题的金昊钦,捏着炭笔的手在白板上挥写着,不消一会儿,白色的板面上就写满黑色的字迹。
金昊钦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这块木板,他开始还在诧异逸雪究竟要找木板何用,还以为是普通的木质板片。这一丈多长宽的木板表面覆有一层白色的,泛着光泽的漆质,伸手轻轻的抚触了一下,竟是光滑如镜。
“啊?逸雪你确定这个案子不是团伙作案?凶徒只有一人?和图书”金昊钦诧异反问道。
这家伙什么时候开始八卦了?
哪里有什么总结?
辰逸雪将炭笔放下后,拍了拍手,应道:“嗯,如此重要的一点,真不知道你们怎会错漏?”
辰逸雪拿起茶杯,幽幽的喝了一口,淡淡说道:“我让野天下去收拾一下,一会儿,我随你去州府!”
白板上分别画着三个房子,而这些房子的形态,正是那三个少女失踪的地址。
辰逸雪拿起炭笔在白板上写了几个字:没有目击者!失踪前,曾经发过脾气!
金昊钦恍然想起了什么,从矮榻上起身,略带激动的说道:“逸雪,你说的没错,我记得有一个小丫头曾说过她娘子因为在寺庙上香被烟塔落下的火星烫破了儒裙而大发脾气,后来又命小丫头回府取来新的襦裙更换,谁知小丫头取来襦裙后,却找不到了自家的娘子……”
辰逸雪并没有在意金昊钦冥思苦想的模样,嘴角微微一勾,又问道:“不曾问过你,你有几个兄弟姐妹?”
庶妹?尽管金昊钦有m.hetushu.com多么的不愿意,多么的不想承认,但事实永远是事实,那个呆儿,不是庶妹,是他嫡嫡亲的同胞妹妹……
见金昊钦有些狐疑,辰逸雪不慌不忙的说道:“你不是说已经细细盘查过么?州府最近并没有可疑的外来人口,是而,我确定是本地人作案!”
讨厌悍妇?这你也知道?
金昊钦瞟了他一眼,应道:“父亲有五个子女!我是长子,这你知道的。还有一个弟弟和三个妹妹。”
金昊钦听完,朗声笑了起来,这样的答案,真是让他哭笑不得。
“嗯,还能确定是本地人!而他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讨厌悍妇!”辰逸雪补充道。
至于三娘……那个呆儿,他不想说。
“是你自己想多了!”
辰逸雪抬眸,看着身侧的金昊钦,面色郁郁。
片刻后,见雪白的袖口微微垂下,金昊钦忙探着身子,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辰逸雪是否已经总结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当那只修长白皙的手掌离开白板时,金昊钦口中含着的那口茶水,差点喷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