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六章 人情

金子心头痒痒,没当法医的日子真是让她闲得慌,心中空落落的,毫无着力感,现在有任务,她当然想去。只不过怎么听着这家伙的语气,感觉有些倨傲呀?
自己对夫人并无多大印象,桩妈妈是跟在夫人身边的老人,她说是,那便是吧。只不过在自己心中,还是娘子最棒,最聪明!
见金子已经打定主意,桩妈妈心中虽然隐隐担忧,又觉得难得阿郎想亲近自己的妹妹,自己也不敢阻着,拦着,坏了事儿!
阿郎?金三娘的亲哥哥?
这架新作的藤摇椅,还真是舒服。院中合欢花清香扑鼻,夜交藤幽香阵阵,金子才刚刚倚躺了一阵,便舒逸得只想沉沉睡去。
野天垂着头跟在桩妈妈身后进入清风苑,远远便看到了沐浴在日光下娇俏的倩影,只觉得眼前一阵恍惚,这才是恢复了女儿装的三娘子么?
金子在桩妈妈的轻唤下睁开惺忪的睡眼,露出一抹尴尬的浅笑,幽幽说道:“我竟睡过去了……”
是府中的小厮,身后还领着一名陌生的男子。
对于这样的转变,桩妈妈既惊又喜,只愿这一切不是梦幻,若是梦,她宁愿这梦永远不要醒来。
金子从藤椅上站起来,眸光落在野和-图-书天身上,不紧不慢的说道:“稍等片刻,毕竟是出远门,要做些安排!”
府中后院,极少有外男涉足,这小厮怎么将人领到清风苑来了?若是让主院那位知道,少不得又要捏着当把柄拿娇拿乔的。
娘子当真是不一样了,真真可以用脱胎换骨来形容了。
桩妈妈只以为这是阿郎写给妹妹的信笺,满心欢喜的接了过来,让野天稍等片刻后,便往院内送去。
“诶!”桩妈妈应了一声,旋即往院外走去。
“麻烦桩妈妈将这个送与三娘子,她看了,自然会明白的!”野天红着脸,从怀中掏出郎君交付的纸片递给桩妈妈,不知为何,此刻的他竟有些紧张,拿着纸条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不等野天回答,小厮便开口道:“桩妈妈,这位小哥是阿郎派来的,说是奉命前来清风苑取回一些物事,如有打搅到三娘子,还请担待!”
“笑笑,帮我把之前的那套圆领窄袖长袍找出来!”金子吩咐道。
“妈妈莫担心,四娘不也是去了州府玩么?许是我这位阿兄终于良心发现,想起我这个亲妹子来了!”金子信口胡诌道。
“这位小哥是……”
收拾停当后,hetushu.com金子嘱咐桩妈妈好生照顾自己,便携着笑笑施施然走出房门。
“无妨,只是阿郎遣人送来了信笺,看那小哥的模样,还挺紧张的。奴婢担心阿郎兴许有什么急事,这才不得不搅了娘子的清梦!”桩妈妈回道,一面递上折叠成方胜的纸片。
他会写信给呆儿妹妹?
清风苑的庭院中,金子正懒洋洋的坐在金银花和夜交藤的棚架下晒太阳。
“桩妈妈……”院外传来一声小厮的轻唤声。
笑笑和桩妈妈在廊下绣着金子布置的任务。
拉着桩妈妈和笑笑一起进了房间,楠木门紧紧闭着。
如此诚挚恭谨的态度,让桩妈妈心中甚是舒服,面容上携带的不喜,也悄然敛去。
笑笑抿了抿嘴,继续手上的伙计。
桩妈妈收回目光,对笑笑道:“娘子随了夫人,本来就是聪明的!”
“娘子,你要随那小哥去,也得跟老爷知会一声吧,没得让他担心……”桩妈妈一边帮金子绾青丝,一边喋喋劝道。
野天忙垂眸,腼腆一笑,恭敬道:“儿冒昧打搅,还望娘子恕罪!”
“爹爹这阵子忙,估计不会到清风苑来,我留个字吧,但估计在他来探我之前,我和笑笑便回来了!”http://www•hetushu.com金子应道。
“儿晓得!”野天轻轻说道:“娘子去安排吧,儿在此等候!”
这是在开什么国际玩笑么?金子嘴角抽了抽,显然不信。
金子看完纸片上的寥寥数语,心却不平静了。
思及此,桩妈妈不由不悦蹙眉。
桩妈妈眸子落在棚架下闭目养神的金子身上,脸上含着浅笑,心中却仿佛烧开的水一样,沸腾着,翻涌着……
野天小哥笑笑是认识的,她刚刚心头便有一大串的问题要问,却被金子瞪着,只好憋着。
这是要自己不得推脱,要自己还人情么?
笑笑微微一怔,夫人很聪明么?
“桩妈妈,娘子说这个要用浸染过的葱绿色丝线来绣,你看,果然绣出来的枝叶就如真的那般鲜活……”笑笑指着自己手中绣好的一片脉络分明的绿叶说道。
竟是这样好看?
金子随即轻笑了一声,也不知道这傲慢的家伙是如何假借自家哥哥的名义混进府中的,现在还唬得桩妈妈一愣一愣的。
野天自是听出了金子言语中的不悦的,他并不知道郎君通过纸片对三娘子说了些什么,只不过想起自家郎君的性格,倒也可以想象一些措辞了。
桩妈妈将手上的圆形绣架放到一旁的竹篮m.hetushu.com里,起身朝院外走去。
最后那句话,是生怕自己不答应帮忙,还特意提醒自己当初许下的:欠君一人情!
这清风苑除了他前年放在这浆洗的两套衣裳外,难道还有其他东西?
小厮的任务便是领人前来,现下任务完成,倒也与他无碍,便颠颠的颔首退下。
笑笑知道娘子要的是哪一套,这次,又是要女扮男装了……
野天用眼神瞟了身侧的小厮一眼,桩妈妈极具眼色地吩咐小厮先下去。
“呵,在下虽为女子,但也是个信守承诺之人,上次承情相送,自是记在心头。今日郎君提醒在下关于人情一事,本娘子自不会推脱,只是还了之后,也便两清了!”金子淡淡笑道。
“小哥现在可以说了!”桩妈妈笑道。
“娘子,你要随那位小哥去州府,是阿郎的意思?他接娘子去作甚?”
或许是因为刚刚知悉那天的小金郎君,竟是金府三娘子的原因吧,又或许如郎君那般,是因为敬佩和欣赏,才会如此表现,野天他自己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娘子,阿郎如何说的?”桩妈妈见金子面色不喜,不由担心问道。
桩妈妈蹙眉在脑海中寻思着……
见桩妈妈没有回答,笑笑又问道:“妈妈,你说www.hetushu.com娘子怎能想出浸染丝线这样的好办法的?还有这渐变绣法,太新奇了……娘子自己不会绣,又是如何想出来的,这也太聪明了吧?”
伸手接过纸片,桩妈妈静静的立在一边等候,只担心娘子会有什么吩咐,这阿郎不是说要来取什么物事么?
怎么听着让人觉得不爽……
“桩妈妈,你让外头的小哥儿进来!”金子吩咐道。
“奉了阿郎之命?”桩妈妈脸上闪过一丝喜色,随即又狐疑地问道:“不知小哥要取的是何物?”
金子不由翻了一下白眼,冷哼了一声……
“野天小哥,许久不见!”金子含笑道。
“见过桩妈妈!”野天含着清浅适当的笑容,躬身施了一礼。
野天躬身施礼,极礼貌地笑道:“如此,儿替郎君谢过娘子!”
之前毓秀庄的语瞳娘子说过,若能提供成品绣样,可以省去他们配色的环节,若是绣品出色的话,兴许还能签约建立长久的合作关系。这对金子而言,可是一项不容错过的肥差,想要自立自强,首先得让自己的腰包鼓起来。
让自己帮忙验尸?
桩妈妈听了金子决定后,惊得张大嘴,一时反应不过来。
丫的,就凭当天在西湖边的那一幕,他便笃定自己会验尸?就如此信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