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五章 见日

金子挑了挑黛眉,微眯着眸子。
话音刚过,果然见人群中一个身影微微一滞,旋即拔腿往前狂奔。
“昊钦,四娘受了惊,还是先送她回叶府安置,再请个大夫看看吧!”辰逸雪绷着脸对金昊钦说道。
越来越近,扛着货物的小刀陈机警的回头望了一眼,眸光与金子的不期而遇。
“额,金郎君,我家郎君他……”
野天的这份自信和笃定让金子微微讶异。
“嗯,这次多亏了你!”辰逸雪清俊冷冽的眉眼里浮现出笑意,“很完美!”
好吧,金子承认自己邪恶了……
昏暗中,那袭黑袍挺如刀裁,那张面容淡漠英俊。
远远的,看到仓顶飞驰过一个高大的身影,每个仓储屋顶之间都隔着一两丈远,那一袭烟青色窄袖长袍在一个个仓顶之间敏捷如苍鹰,兔起鹘落间,已经越过了六七个仓储区。
“还没,怎么,你要请客?”金子抬眸看他。
原来古代还真的是有轻功这一回事儿的,和图书看起来,好帅!
金子微微一笑,不再多做停留,转身沿着原路退了出来。
不然的话,还得大神去安抚才能平复!
不会是巧合,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野天附和了一声,心中犹豫着自己是要进去寻找自家的郎君还是继续跟着金子,来码头仓是金郎君的提议,若是此刻撇下她似乎不太礼貌,可自家的郎君就在里面……
“金郎君刚刚在仓外?”辰逸雪眸光微闪,但瞬间又恢复了然,应道:“昊钦已经通知叶府的二夫人,刚刚府中来人,将四娘接回去了,她无碍!”
稳下心神,金子抬步跟了上去,野天不明所以,虽然狐疑,却紧跟左右。
“小刀陈应该就在附近,加派人手,全力搜捕!”辰逸雪幽幽吐了一口气,仿佛沉若千钧。
金子的身影从窄道内走出来,他眼前一亮,忙迎了上去。
“用早膳了么?”辰逸雪岔开话题问道。
金昊钦已经跃到了小刀陈的前http://m.hetushu.com头,正静静地站在一个仓顶,一动也不动,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一直锁在一个点上,仿佛一只伺机抓捕猎物的豹子。
这家伙有洁癖,若是换了别人,这会儿他应该会毫不留情的将之推了出去吧……还真是难为他了……
金子含笑走了上去。
金子心中呕得吐血,脑中灵光一闪,迅即大喊了一声:“小刀陈,你逃不了了,站住!”
金子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个身影,不得不说这一刻她是佩服金昊钦的,但也仅仅是佩服他那身了得的功夫而已!
“我知道!”金昊钦回头看着他,“我先将四娘送回去,那厮,我定不会让他逃了!”
她调整了一下呼吸,回头,往码头仓的出口走去。
金昊钦应了一声好,伸手将哭成泪人的金妍珠扶了起来。
金子心中焦虑,但这具身子的体力不行,跑了一段路之后就已经气喘如牛了。
不好,被发现了……
金子在现代和-图-书是省厅负责刑侦的主检法医师,多年的出堪锤炼,眼光早已练得极厉。
跑不掉了!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安静的站着,但他身上独特的气息,却引人侧目。
金子嘴角微扬,大步往前走去。
“金郎君……”野天唤道。
“救出来了,无碍!”金子回道。
脑海中电光火石的闪过辰逸雪那张英俊又傲慢的脸,还有那双清澈幽深如子夜的黑眸。
野天刚刚跟丢了,此刻正站在人来人往的分岔口,神情焦虑地翘首寻找着。
金子走出去一小段距离,便看到了辰逸雪站在不远处正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
野天怔怔的看着金子,循着她的目光望去,只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潮。
想起他刚刚被金妍珠如八爪鱼一样缠着而显露出来的蹩脚样,金子心中暗自捂嘴轻笑。
“你怎么来了?”辰逸雪淡淡一问。
野天眉目间透着清朗,腼腆的笑了笑,应道:“儿晓得,儿是问那位失踪的娘子,是否http://m.hetushu.com无碍?”
金子下意识的别开眼,只一眨眼的功夫,再看过去时,人已经消失不见,地上静静躺着一个麻袋。
野天这才知道原来金郎君跟的那个人就是凶手,他蹭的一声从金子身边掠过,声音和风而来,带着淡淡的飘渺之感:“金郎君,别着急,让儿去追他!”
抬眸迎上辰逸雪的黑瞳,目光随后落在他湿濡的肩膀上,嘴角微微一抽。
“唔,来看看能否帮上什么忙。至少,答应要还你的人情,要尽量还得完美!”金子随口回道。
金子追寻着他的背影,那个位置,若是辰逸雪和金昊钦来得及的话,应该可以将人抓住。
正纠结不已的时候,发现身边的金子却骤然停下了脚步。
他无疑是另类的,淡漠,还带着一丝孤僻。
金昊钦的神情相较之前已经轻松了不少,此刻只余疼惜。
追逐的身影在人潮中横冲直撞,小刀陈抽出了随身携带的小刀,一边跑一边挥舞着,吓得仓储附近的人群纷纷让出一和_图_书条空道出来。
“他在里面,放心吧,他没事!”金子边走边道,笑容和煦如旭日。
“雪之荣幸!请!”辰逸雪扬手绅士邀请道。
相较凶手,她似乎对辰逸雪的身份更感兴趣。
金子浅笑。
“谢谢!”金子毫不谦逊,顿了顿问道:“四娘呢?刚刚看她……”
她不知道凶手长什么样子,可刚刚眼角余光的匆匆一瞥,却让她的心潮一阵狂跳。那个瘦弱的男子,刚刚扛着一袋货物从她身侧走过,而他长着厚茧的右手似乎独缺了一根中指,再者,便是他的神情异常,时不时的抬头,警惕地张望。
难道他的真实身份,真的是神探?
金子点头,笑了笑:“希望她没有心理创伤后遗症吧!”
野天追在他身后六七米的距离,小刀陈身材瘦弱,又比野天熟悉码头仓的环境,七拐八弯之下,又将距离拉开了一些。
璀璨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那袭质感鲜亮的黑袍在日光下反射着盈亮的融光,映衬得他越发白皙清隽,身姿挺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