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七章 搞定

“你呀!”蕙兰郡主摇了摇头,郑重道:“还有半个多月便是老夫人的寿辰,到时候肯定是要大操办的,在寿辰之前,记得清理完这些……物事!”
“可不是,就像郎君说的,无事不登三宝殿,金护卫公职在身,哪能那么悠闲?”野天附和道。
辰逸雪回头,敛去脸上的笑容,淡淡问道:“怎么了?找我有事儿?”
蕙兰郡主眉头微蹙,叹了口气敲了辰语瞳的额头一记,吩咐道:“母亲不想你一直这样,母亲不介意毓秀庄的生意如何,不介意是否有独具一格的新样子,母亲只望语儿能像个大家闺秀,还有几个月你就要及笄了,不能再像个小孩似的浑然没了女子该有的样子,母亲担心到时候没人敢要你呀……”
几人眉来眼去,心如明镜地笑了笑。
那是,你们哪次见娘子败下阵过?
小雪球的命还等着青霉菌救命呢!
呀,可不是,郡主三下两下就被娘子搞定了,还收拾啥呀?
唔,这个还真不能实话实http://www.hetushu.com说……
这丫头,太狡猾了……
辰逸雪站在院外看着,嘴边的笑越发深刻。
没人要更好,乐得清闲……辰语瞳心中的小人儿跳起舞笑道。
辰逸雪嘴角一挑,笑道:“他每次找我,准没好事儿!”
柳若涵甜甜一笑,朝辰语瞳眨了眨眼,二人目光相交,彼此会意。
“这会儿赁凭你撒娇撒痴都没用,你怎么就不能好好向涵涵学学呢?看看她,再看看你,母亲真是觉得错得离谱,这些年惯你太过了!”蕙兰郡主有些痛心疾首的说道。
“娘子,是郡主吩咐老奴做的!”张妈妈仿佛无法承受那双黑眸灼亮的光芒,竟当场叛变了,将自己主子推出来挡驾。
“他在哪儿?”辰逸雪问道。
母亲本就不同意自己跟着师父学医,让她知道自己是为了与师父较量而准备提取青霉菌,少不得被她扼杀在摇篮里。
看着辰语瞳挽着蕙兰郡主的手笑盈盈的走入正堂和-图-书,张妈妈和丫头们都面面相觑。
“母亲,这院子弄成这样,也非语儿所愿。我这还不是为了想新花色么?昨晚女儿想了一夜,彻夜难眠,今晨卯时不到便起床试验了,不过还没成功罢了。您不让我回桃源县,府中又没有实验室,女儿只能在自己阁楼内试验,等成功了,自然就会让春晓领着丫头们打扫干净。”辰语瞳睁着无辜眼看蕙兰郡主,颇感委屈道。
“母亲,您还真是说对了!语儿不是正研究着千鸟格的染印么?前些天恰巧看过一本书籍,说刮了瓜果上的霉加入染料中,可以制成固色剂,让二者之色不会晕染,语儿觉得这办法倒是可以一试,这才开始实行的,成与不成就在这次了,母亲就成全语儿吧!”辰语瞳央求道。
春晓恰好从阁楼后的小平房走出来,猫着身子站在树荫底下对着辰语瞳做了个OK了的动作,辰语瞳舒了一口气,眉眼间尽是狡黠的笑意!
抬眸偷偷看了一眼母亲的脸色,和图书果然,比黑山老妖还要黑。
辰逸雪眼波一转,大步了出去。
肯定不用收了,没看到郡主都不生气了么?
辰语瞳见母亲是真动怒了,凭着对母亲脾性的了解,又知道此刻有柳夫人和涵涵在,不能跟母亲当场较劲儿,让她脸上挂不住,因便堆着盈盈笑意,迎上去,挽着蕙兰郡主的手臂撒娇道:“母亲,我那些东西都是有用途的,毁不得!”
蕙兰郡主听后,心中满是疼惜,毓秀庄能有今日这般盛大规模,除却自己和夫君的管理之外,语儿的付出也是极大的。从门店的设计规划看,就知道她花了多少功夫……
“郎君,原来你在这儿呢!”野天站在辰逸雪身后不远处唤道。
“儿让他在飘雪阁的正堂候着呢!”野天应道。
自己都十五了,还用这词?
辰语瞳眼前一黑,这玉雪可爱都是形容三四岁的小女孩的吧?
难道是语儿从哪儿打探到的秘辛?
砰地一声,烟雨阁正堂的木门被推开了,蕙兰郡主面色阴郁地走了出来,和_图_书看着辰语瞳轻叱道:“便是母亲也动不得么?你说你一个好好的闺阁娘子,都干了些什么?你这院子还有点女子该有的模样么?”
那声音似乎带着震慑人心的魔力,让张妈妈和一干子准备当起清道夫的丫头们纷纷停下手,怔怔转身看着来人。
“总之语儿保证,事情成了之后,烟雨阁会恢复原状!”辰语瞳见蕙兰郡主态度有些松动,不由又加上一把劲儿,承诺道。
“好,这些铜盆颜料什么的,母亲不跟你计较,但你弄一堆发了霉的瓜果堆在院子里是作甚?难道也是为了做新样子?母亲可不是好糊弄的,别编瞎话哄我!”蕙兰郡主瞪眼道。
这还收不收拾呀?
蕙兰郡主听得一愣一愣的,用青霉加入原料中印染?怎么自己在这行从事这么多年都没有听过这办法?
辰语瞳将目光收回来,冷冷道:“都给我出去,我院中的东西,谁都不许动!”
柳夫人和柳若涵也从正堂内走了出来,站在廊下笑道:“语儿撒起娇来,还真是孩子气十和-图-书足,真真玉雪可爱!”
野天额头有微汗,他嘿嘿一笑,拿袖口抹去汗珠,应道:“金护卫来了,说要找郎君喝茶!”
目光扫过院中大大小小的铜盆,心下了然,不曾想女儿如此上心,自己刚刚确实过于紧张了……
辰语瞳暗自嘀咕一声,眸子转了转朝柳夫人和柳若涵笑道:“让姑母和涵涵见笑了!你们二位先喝茶,我先跟母亲解释解释!”
柳夫人不甚情愿地被柳若涵拉进正堂,蕙兰郡主脸色稍霁,冷冷道:“你有何解释呀?”
蕙兰郡主半信半疑,眼珠子扫过那堆发霉泛着霉味儿的瓜果,顿时觉得腹中一阵翻涌,心头微闷。
嗨,这闹腾得动静挺大的,原是雷声大,雨点小呀!
你女儿还没那么不堪吧?瞧您说得像是一副烂泥扶不上壁的样子……
辰语瞳佯装乖巧的点点头,笑道:“女儿保证!”
“唔,母亲不要跟语儿说这些,语儿还小呢,只想一辈子陪伴着母亲!”某人又拿出炉火纯青的撒娇功力哄道。
不过狡猾得……好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