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章 动身

什么时候,她也能这般和颜悦色对自己说话?
“那行吧,下次我让冯妈妈多拨个人过来,不然我们二人不在,便只剩下桩妈妈一人,我实在不放心!”金子应道。
金子眯了眯眸子,放下窗帘靠在软榻上。
思及此,金昊钦自嘲地笑了笑,自己竟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样的期待,不得不说,真是神奇……
吃得太饱,原来也会犯困的。
头顶当空的烈日穿透云层,直直的曝晒着地面,仿佛伸手可触那抹升腾而起的热雾……
马车出了城门,午后的四野鲜少人烟,视线所到之处,一片开阔,宁和,平静。
“笑笑,我眯一会儿,有什么事儿便叫我!”金子侧身往里面靠了靠,吩咐道。
其实金昊钦自己心中也充满说不清道不明的疑惑。
“州府不乏有经验老到的仵作,他们都没有查出死因么?”金子冷静的问道。
丫的,金子暗骂一声。
马车已经备好,金子掀开竹帘上了车厢,笑笑随即跟在她身后上来。
其实要她验一hetushu.com具尸体没有什么困难,只是她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平日里无事时,他们便巴不得离她这个不祥人远远的,楚河汉界地划分清楚,到了需要她这个不祥人的时候,便拿出亲情的那一套……
“每次看娘子扮男装,奴婢都有一种错觉!”笑笑含着笑细细打量着铜镜中的俊俏容颜。
金子抿嘴笑了笑,道:“这样最好不过了!”
“我刚刚说帮不了你,是因为我的身份是闺阁娘子,实在不宜在外抛头露面。上次是因为我确确实实欠了辰郎君一个人情,不得不还,而且父亲因公事无暇回府,自然不会留意清风苑这边。府中的规矩,想必你比我这个十余年来不曾出过院门的病人更加清楚,人多口杂,众人对我这号不祥人本就不喜,我当真不想再做些出格之事招人口舌非议……”金子笑了笑,眼睛依然眯成一条线。
金昊钦单乘一骑,在前面引路。
金昊钦闻言脸带愠怒,却隠而不发,hetushu•com他努力的深呼吸之后,劝慰道:“三娘,这个案子真的很重要,折冲都尉离奇在密林中死亡,若是不能找出真正的死因,凶手逍遥法外不提,便是父亲的性命也堪舆,你难道一点也不为父亲着想么?”
不过笑笑若是知道自家娘子此刻的星星眼和差点流出嘴角的哈喇子全是因为想到了某个掘财之道,不知道是否还会如此想呢?
眼前仿佛被遮起了一道幕帘,三娘的影子朦朦胧胧,不甚清晰,让他产生一种雾里看花的恍惚。
他不知道十几年来沉寂不语的三娘是如何学会验尸的,也不知道好友辰逸雪为何如此笃定地告诉自己,三娘会找出答案……
金昊钦脸色有些难看,他沉吟片刻对金子承诺道:“三娘这点不必挂心,阿兄自会为你担起一切,你不会遭任何人非议!”
兄妹二人达成协议,金子心情微畅,在笑笑的伺候下回到内厢换衣裳。
笑笑忙说这主意不错,又帮着金子将发丝挽好,带上黑色的璞头。
金子和*图*书撇了撇嘴,含糊的说道:“我怎么那么笨呢,刚刚他是让我去付出劳动力耶,我怎么没开口管他要工钱呢?哎,真是笨死了……唔,下次,验一个至少要收个十五两银子才够本!”
“笑笑,你这次就留在清风苑好了,桩妈妈一个人才不会太孤单了!”金子敛容说道。
春天的脚步在缓缓的流逝,这些天渐渐变得有些闷热起来。
金子也在镜中端详着自己,伸手摸了摸肌肤吹弹可破的脸庞,挑了挑眉站起来,露出浪荡子一般的坏笑,勾起笑笑光洁的下巴,玩笑道:“来,小妞,给大爷笑一个!大爷我重重有赏!”
金子想了想,见笑笑眉头紧锁,知道让这丫头留下,多半也是留住人留不住心。
笑笑忙贴心地扶住金子,又将软榻铺好,让金子可以坐得舒坦些。
笑笑听得一头雾水,只看到自家娘子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闪着星辰般的明晖,晶莹而嫣红的唇瓣轻咧着,露出标准而洁白的八颗贝齿,如玉盘无暇的容颜因兴奋而浸染着淡http://www.hetushu.com淡的红晕,真的好美!
金子在心中盘算得极好,刚刚又有了金昊钦的保证,想来以后要出府办点什么事儿也容易许多……
才刚坐稳,马车便动了起来,金子差点一个趔趄,往前扑了出去。
“没有,尸体没有中毒,没有体表创伤……”金昊钦随即应道,见金子口风略有松动,他的眸子中也不自觉地闪过一丝兴奋。
金子长长叹了一口气,真不喜欢这种被人拿捏着的感觉。
“去,娘子竟这般打趣奴婢……”笑笑娇羞躲闪,将梳子放在妆台上,红着脸道:“娘子等一等哦,奴婢先去换身衣裳,您可不能撇下笑笑跟阿郎偷偷溜走了!”
金子点点头,说道:“我想还是得先去看看尸体才行,若折冲都尉大人真的不是自然死亡,那么他的冤屈自然会通过尸体反映给我们知道。”
“不好意思,我想我帮不了你!”金子眯着眼说道。
“那三娘何时方便?”金昊钦急道。
远处的山丘上,有成片成片的野花,在日光下,极致绚烂,空气和*图*书中氤氲着的是一股淡淡的花香。
金子靠在车窗边看着陌上的景致,似乎眼底的绿色比之上一次,愈加葱翠了。
刚换好衣服,金子便似想起什么,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让笑笑有些惊愕,不解问道:“娘子怎么了?怎么打自己呀?”
“那可不行,奴婢要跟着娘子一起去,虽然是跟阿郎一起,但路上娘子不能没有个贴身之人照应着,奴婢和桩妈妈都不放心的!”笑笑忙道。
笑笑在榻边跽坐,拿起矮几上的折扇,打开轻轻的为金子扇着风,一边应道:“娘子睡吧,奴婢晓得!”
不过此次既然事关金元,金子倒也没有挂起不理的打算。
待一切收拾停当后,金子带着笑笑与桩妈妈辞别,因为担心桩妈妈像上次那般,金子便不由多费了些唇舌嘱咐,让一旁的金昊钦忍不住偷偷看了她好几眼。
“快去快去,你这妮子当你娘子是做贼呢?还偷偷溜走……”金子摇了摇头,忙催促着笑笑下去。
不得不说三娘对桩妈妈和笑笑是极好的,全然不像一般的主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