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九章 生妒

林氏刚要眯上眼打会儿盹,便被金妍珠的惊呼声吓了一跳,惊慌地询问道:“怎么了这是?”
林氏整容端坐,嘴角微微扬起,笑道:“母亲正有此意,最近州府的案子多,你阿兄忙的像陀螺一般,四处奔走,等案子过去了,母亲定会托妥当的冰人,细细挑选出挑的良家娘子!”
竹排上的笑声如银铃般悦耳,金妍珠不由引颈眺望,一排竹排上坐着四人,两架之间的距离离得极近,他们彼此之间似乎在做着什么游戏,看样子玩得十分尽兴。
“有什么羞人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等明年你及笄了,议亲一事儿也该提上行程了!”林氏宠溺道。
马车往城门的方向跑去,金妍珠躺在车厢内,刚刚还贤淑端雅的模样顿时像气球一般泄了气,伸手拍了拍肩背,看着林氏撒娇道:“累死我了,母亲!不让我说话,还要保持着挺拔端正的坐姿,含着三分浅笑……天,这简直比大刑还残酷!”
林氏心中暗自欢喜盘算着,沉吟了半晌才从和图书游离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看了看天色,侧首对小林氏说道:“时间差不多了,这时辰赶路回去,到府上也算晚的了,不能再耽误了!”
三人刚从毓秀庄内出来,便有小厮丫鬟迎上来,将绸缎布匹先搬上马车。
河岸上传来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母亲,女儿的亲事倒是不急。不过阿兄都已经二十了,理该给阿兄择个端庄贤淑的嫂子才是迫在眉睫的事儿!”
怎么可能,阿兄怎么会跟她在州府?
“还能有谁?定是她这个不祥人自个儿来找阿兄的,哼,也不想想阿兄公务有多么的繁忙,她倒好,缠着阿兄带她游山玩水。母亲,都是父亲惯得她,都快无法无天了都,父亲事事依着她,可后院可是您掌管着的,她竟私自出门,连知会您一声都没有,显然是没有将您放在眼里!”金妍珠撇着嘴,心中的妒怒之火熊熊燃起。
林氏应了一句当然,母女又一次讨论起了蕙兰郡主的一家,彼此兴趣盎然。
和_图_书林氏摇了摇头,失声笑了笑,嗔道:“就这会儿功夫就熬不住了?你若有进辰府的念头,就必须好好改改你这脾性,蕙兰郡主是皇族中人,最是讲究规矩和礼仪,一般的娘子,她是轻易看不上眼的!”
金妍珠暗叹一声,目光随后追溯着竹排上的人儿,那笑声十分悦耳,这倒是勾起了她腹中的探究欲望,想要一窥笑声的主人,到底生就一副怎样的容貌,是否跟这动人的笑声成正比……
快转过来……
金妍珠的身体往外倾斜着,马车在这时又缓缓动了起来,往前又走了几步。
“哈哈,这一局,你们输了!”
河面上飘着几架竹排,艄公戴着斗笠,撑着长长的竹蒿,脸上挂着朴实而慈爱的笑容。
过了个把时辰,小林氏带着姐姐林氏和侄女金妍珠辞别蕙兰郡主。
“母亲,你快看……”金妍珠纤长的手指指着护城河的方向,呐呐道:“那个是不是阿兄和清风苑的呆儿?是不是?”
“这个小蹄子……自打醒来后,我和*图*书就没舒心过!”林氏咬牙,“我倒是要看看,是谁给她的权利,竟敢私自出府……”
金妍珠挑开车窗的竹帘向外张望,映入眼帘的一条贯穿南北的护城河,河水清澈,在日光的反射下闪烁着绚烂的潋滟之光。
金妍珠一直低着头,脸上红粉绯绯,就刚才的表现而言,也是顶好的闺秀风范,让林氏十分满意。
额,来了州府这么长时间,竟不知道还可以在河上划竹筏,看起来真是惬意自在,下次定然也要试试……
金妍珠眯起眸子,循着声音望去,待看清那张脸后,浑身僵硬得只剩下惊讶和不可置信。
河岸的两旁水草旺盛,绿油油的一片延绵到眼底的尽头。
阿兄怎么可能带着她一起游山玩水?
小林氏点点头,本来姐姐今晨便要出发回桃源县的,是自己硬拉着她们娘俩来拜访蕙兰郡主,这三姑六婆聚在一起拉家常,半日功夫一眨眼就过去。最近的案子多,并不甚太平,小林氏也不敢再让姐姐耗时间,因便笑着嘱咐几句,目送和_图_书二人上了马车,离开商业市区。
“嗯,定要仔细挑选,别看阿兄平日里很随性,但他眼界却是高着呢!”金妍珠补充道。
小林氏挽着姐姐的手,脸上笑意涟涟,小声说道:“看来郡主对姐姐和妍珠的印象极好,以前套近乎的人不少,前仆后继的一大把,可没见郡主送过谁见面礼,有的都是自个儿掏钱买的,在外头充脸面说是郡主送的,可郡主是什么人,精得跟猴儿似的,随随便便的人她才看不上眼,更别说送东西了!”
马车车速减缓,原来是城门口正排着长长的出城队伍,那里设了关卡,正在细细排查中。
金妍珠捂着砰砰乱跳的小心口,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林氏因着女儿的话,更是气得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她想要仗背后有父亲撑腰,就想逆天,真是太天真了。
“她怎么也来州府了?是谁让她来的?”看着金子和金昊钦在一起,林氏心中已经了然,只不过她似乎还是不愿相信,不由咬牙喃喃低问一句。
林氏也唯唯称是,看和_图_书着毓秀庄的生意,又想了想郡主的身份,那辰府,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归宿呀。
金妍珠红着脸扭过头,低叱一声道:“母亲怎么跟女儿说这样的事儿?好羞人……”
马车往前小跑起来,护城河已经渐渐远去,金妍珠恨恨地放下帘子,一双明亮的眸子里有氤氲而起的水雾,感觉自己似乎又被生生拿走了一样属于自己的东西,心里极难受,极痛苦……
“啊……”金妍珠惊呼了一声,旋即又紧紧地捂住了嘴巴。
等妍珠及笄,再由妹妹从中牵线,想必,要进辰府,也并非难事!
林氏移坐过去,丰润的身体贴在车厢内壁上,黑眸紧紧的凝着远处,脸色瞬间阴沉了起来。
这个角度刚好,金妍珠目光落在一个白衣少女的面容上,清灵动人,纯真烂漫是金妍珠搜刮了一遍脑中的词汇所得的结论。但这并不是让她感到吃惊的地方,她身侧的白衣男子,不羁而邪魅的笑意在不经意的流转中,又带出了丝丝不容逼视的威势,让金妍珠只看了几眼,便不敢再深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