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十六章 自省

金子不知道老爹金元到底受了什么打击,但看得出他的情绪很悲伤。
这些年,他就是这样放任着璎珞这样不管的。
“拿进来吧!”金元颓然道。
可是能拒绝么?
片刻后,张师爷站在书房外唤道:“大人!”
张师爷不置可否的附和一声,二人谈起了庵埠县那边发生的那一桩无明裸尸命案,皆是面带唏嘘。
他努力的眨着双眸,水雾落下之后,那个单薄的身影才渐渐又变得清晰起来……
金元回过神来,心头就像架着一口油锅,烧得是火急火燎。
让他宝贝女儿璎珞去验那具臭烘烘的尸体?
金元看着金子的身影渐渐地迷蒙,模糊起来……
若是在云儿走后,他能多花点心思陪伴他们的女儿,或许,她不会因失去母爱而封闭自己,或许他不至于错过见证璎珞的成长,这是他一辈子的遗憾,也是他心中一道无法愈合的伤痕……
那,那人是按察使,是逍遥王呀……
“父亲,您怎么站在外头?用膳了么?”m.hetushu•com金子站起来,含笑看着金元问道。
嘿,老爷这是怎么了?
思及此,金元一刻也不敢再耽误,摆了摆手,对张师爷说道:“本官没事,你去安排一下,本官要马上回府一趟!”
……
那哪成?
金元看着金子含着匙羹,呆呆发愣的神情,心中涌起一股酸涩的愧疚感。
张师爷将县丞大人金元刚刚签字盖章的卷宗收了起来。
青黛在书房那边自然是扑了个空,因为金元刚回到府中,便急急地往清风苑而去。
“没呢,爹爹过来陪璎珞用晚膳可好?”金元努力扯出一抹笑,可他心中酸涩得厉害,那笑容有些勉强,唇角不停地都抖着。
金元从案几后起身,转了转僵硬的脖子,问道:“什么时辰了?”
说的不会是他们家璎珞吧?
赶到院门口的时候,金子正在院子里用着晚膳。
林氏用手按了按鬓边的玉兰花,鼻尖溢出一个淡淡的轻嗯。
金元心中咯噔一响,是来找http://m.hetushu.com他要仵作的吧?
金子一边吃着酒酿丸子,一边想着该再努力地想一想新的花样子出来,这样才能到毓秀庄那边换来银子……
这会儿也没有风沙呀,不会是沙子迷了眼吧?
好处便是金子可以自己变换着吃食的口味,坏处便是大厨房那边常常缺斤少两,克扣他们的份例,或者送一些挑剩下的肉菜给他们。不过好在金子现在还有点闲钱傍身,倒也不至于饿死。
十余年的刻意遗忘呀,他金元有多么的失职,多么的可恶!
金元点点头,肩膀酸楚得厉害,他伸手轻锤了自己的肩背,淡淡道:“府尹大人说逍遥王大有整顿仙居府的意思,他现在可是皇上钦点的按察使,这段时间,政令的实施需要面面俱到,不容懈怠啊!”
他得回府一趟。
还真是老爷!
云儿的离开,让他备受打击,可是,真正受到伤害和打击的,是他的璎珞啊!一个四岁的孩童,她失去了庇护她,给她遮风挡雨的大伞,而http://www.hetushu.com她唯一还可以依仗的亲人,她的父亲,她的阿兄,也选择将她遗忘,这对她,多么的……残忍!
青黛和几个小丫头正在外间摆着饭,听到林氏的声音,忙放下手中的活计,指着小丫头继续,自己则迎上来,笑道:“是二门何管家传的话,应该错不了。奴婢现在去老爷书房那边瞧瞧,请他过来用膳!”
“嗯,稍等片刻,我马上出去!”金元整容说道。
她舀了一颗丸子放进嘴中,嚼了嚼咽下之后,将银匙羹不自觉地放入嘴里一并含着,就像吃着棒棒糖一般神游天外。
黄昏时分,晚霞在天际燃烧完最后一缕余辉。
她也不点破,只是笑着应道:“当然,父亲快进来吧!笑笑,摆多一幅碗筷!”
桩妈妈每天都会问金子想吃些什么,用些什么,然后按着金子开出的食材单子出去采买。
清风苑从金子醒来后,也没改变用膳的习惯,食材是按着份例到大厨房那边领取,然后自个儿在小厨房里制作。这其中有好处,www•hetushu•com也有坏处。
笑笑应声下去。
“听说点眉目没有?”金元问道。
金元闻言面容顿然失色,金仵作?
他的关爱,还是远远不够的……
一般情况下,这种案子尸体若是无人认领,都是当做无名尸案草草处理结案的。尸体都没人认领,查个水落石出也没有意思呀,还浪费人力物力,浪费心神。可这一次,庵埠县的县丞显然并不走运,偏偏遇到了按察使身份的逍遥王,他若是能让案子随意结案,便是对不住皇帝授予他的这个身份!
钦哥儿竟将自己的妹妹都出卖了,这臭小子……
他的前襟,有一串长长的水痕,就像是拖尾的彗星。
“不是,是州府那边来信了,府尹大人给大人的亲笔信笺!”门外张师爷说道。
“是老爷?!”笑笑帮着金子布菜,抬眸的瞬间正看到站在院门口岿然不动,犹如雕像一般老泪纵横的金元。
张师爷看着脸色青白交加,晦暗不明的金元,担忧地唤了一声:“大人,您没事吧?”
青黛欠了欠身,打开帘子,http://m.hetushu.com循着馨容院外的长廊走去。
金子回过神来,桩妈妈和袁青青也纷纷将视线投往院门口。
“青黛,你刚刚不是说老爷回来了么?怎么这会儿还不见人影,你去书房看看去!”林氏换好了一袭新作的天蓝色交领蜀锦袄裙,从净房中走了出来,一面问道。
张师爷见金元面色惶惶,深知大人定然有事,也没多做询问,颔首领命下去了。
让璎珞装病也好,怎么着都好,就是不能让她再出去验尸。撇除她闺阁娘子的身份不提,璎珞的身体还很虚弱,再接触那高度腐败的尸体,万一过了尸毒病气该怎么办?
“没呢,那尸体都已经高度腐败了,臭气熏天的,别说是看,就是走近一步就能将人呛个半死,那验尸的仵作便是当场晕了过去的。后来听说逍遥王下了令,钦点了那个上次上州府检验折冲都尉尸体的金仵作前往庵埠县协助,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张师爷一手拿着卷宗,一手比划着答道。
张师爷含笑应道:“酉时末了,大人连着伏案处理公文近两个时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