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八章 绝代

不过那些人都是一脸向往喜悦和看热闹的神态,应该不是。金子推翻了心中的猜想。
龙廷轩站在树下望着长街上残留的滚滚尘烟,黑眸五色灿华,待光点逐渐扩散后,才收回视线对阿桑说道:“走,去集雅阁!”
她走出圣母庙,在双开红漆木门前停下,回头望了一眼,叹了一息,只道自己情商甚低,不喜的左不过左耳进右耳出罢了,自己历练,真不算老道。
“消暑茶?这才什么时候便开始派消暑茶了?”龙廷轩狐疑问了一句,对阿桑说道:“本王下去看看!”
人群中传来了痴狂的呼喊声。
“赵娘子……赵娘子……”
笑笑询了金子的意见后,将车窗的竹帘往上卷起一半,竹帘的高度刚好挡住了金子的面容,只露出挺拔纤美的身板。混合着檀香味儿的清风钻进来,闷热感缓和。
“啊?少主,您说什么?”阿桑愣愣问着,一头银发在强光之下格外晃眼,少主这回答,貌似牛头不对马嘴吧?
金子的心隐隐触痛,闭上眼睛,努力掩下脑海中那段令人不忍的回忆。
赵虎下车往人群走去,金子又懒懒的躺在榻hetushu.com上,索性闭起了眼睛。
“笑笑,你过来看看,那个妇人,你认出来了没有?”金子拉着笑笑指着赵娘子身后殷勤递茶的中年妇人问道。
赵虎只是笑笑,回头隔着竹帘对内回道:“原来前方是赵家药铺正在赠送消暑茶。传言说这赵家富甲一方,但却没有儿子,就是有万贯家财也后继无人,后来得圣母娘娘指点,要行善积德才能得求所愿,这些年赵老爷倒是乐行好施,时有赠医施药的善举。但不曾想到的是这一次竟然是庵埠县的第一大美人赵娘子亲自在据点上指点派送消暑茶呢,这才引来这么大的动静!”
阿桑应了声是,上前去牵马车。
龙廷轩凝神看着不远处停在边上的马车,悠悠一笑道:“同样都是女子,倒是没啥好看的!”
金子琥珀色的眸子在日光下潋滟闪动,眉头微蹙,神情之间好似含着极大的自嘲。
赵虎应声道好,扬起马鞭,催动缰绳往西市的方向而去。
时至正午,车厢内的温度稍高,金子只觉胸口烦闷燥热。
金子在这个角度看得并不真切,隐隐看到前方和*图*书围着人墙,朗日当空,人声鼎沸,人墙似热浪滚滚,此起彼伏。其中以男子装束的居多,众人皆是一脸朝圣的灿烂已极的笑意。
金子点头,扬手让笑笑挑开竹帘。
传言果然不虚,赵娘子真真是身如柳扶腰,人如桃花艳的绝代佳人。
笑笑点头,应道:“儿当然晓得,不过是在娘子面前,儿才敢这样胡诌罢了!”
赵记,赵家的药材铺子,规模很大,门店足有三间宽。
赵娘子,真的如此倾城么?
金子闻言,探着脑袋往药铺望去,门前的桃衣少女果然在这一瞬掠取了她的眼球,虽然只半掩琵琶犹遮面,但这样才更具诱惑力,让金子不由也深望了几眼。
“娘子,外头发生什么事了?”笑笑也膝行到金子身边,伸长脖子好奇问道。
“何事?”金子开口询问。
龙廷轩嘴角一挑:“你道我是纸糊的?”
片刻之后,马车一阵晃动,金子知道这是赵虎回来了。
金子恍然间又似看到了以前现代时,那些青少年们追星的疯狂程度。记得有一次,她亲手解剖了一个脾脏被踩踏破裂致死的年仅16岁的和图书少年……
金子起身,敛衽跽坐后若有所思,心道:原来如此,想来那些男子大概看病领药是假,为了一见佳人容颜才是真的吧?呵呵,当真有趣的很!
“人影憧憧,我也只是看到了一堵人墙!”金子如是说完,又在心中暗自揣度:难道是前面发生了什么意外?
金子看了笑笑一眼,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但仅一瞬,便恢复如初。
“少主,前面是庵埠县首富赵家在派送消暑茶呢!”阿桑应道。
等等,她身侧的那个仆妇是谁?
“儿不是这个意思!”阿桑耷拉着脑袋解释道:“您瞧金郎君也在车上侯着呢,咱要不走另外一条路,您晚上还要走夜路回州府,儿不过想提醒少主一句,这礼品咱可是还没挑好呢!”
阿桑可是在宫廷中浸润已久的老人了,早就练就了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的本事。
“郎君,你先等等,在下去看看发生何事!”外头响起了赵虎的声音。
龙廷轩的马车也因为这边的拥堵而停了下来,修长白皙的手撩起竹帘,探头看着人潮一眼,不悦问道:“阿桑,前面怎么了?”
“这些话我们自己说说便好,千http://www.hetushu•com万不能在外信口胡说,赵家虽然富贵,却能心系百姓,这是值得提倡的仁善之举,且不管他们是为了作秀博口碑还是其他的,我们都不该自己作阴暗的揣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金子含笑嗔道。
龙廷轩径直挤进人潮,果然,里三层外三层都围满了人,一口大锅支在赵记药材店的门口,馥郁的药香在空气中迷漫着,有小厮正在拿着大勺子捣弄着药锅里黑乎乎的消暑茶,还有几个在一旁添加着药材,这消暑茶还没有煮好,就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了……
笑笑知道娘子心中不甚舒服,眸子扫了她的容颜一眼,淡淡点头道了一声是,上前挑开竹帘,扶金子上车。
“各位,未免引起路障,请领了消暑茶的百姓尽快离开,不要造成拥堵,感谢各位配合……”门前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拢着嘴喊道。
门店前,有一个戴着纱巾的少女,梳着飞燕髻,面容罩在雪白纱巾后面,只看到一双秋水剪影般的水瞳和如远山含黛般的柳叶眉,身姿娉婷袅娜,桃红色的齐胸襦裙于行走间轻扬起舞,让人不由浮想联翩……
金子仰起刚刚闲适和图书半躺的姿势,探着头朝外张望,一面用手稍稍挡了一下刺目的光线。
金子的车驾刚跑出圣母庙十里开外,便不得不缓速停了下来。
“郎君,咱们这是要回驿站么?”赵虎坐在车辕上,探着身子问道。
“好!”金子坐正身子,淡淡应道。
竟然如此多的老老少少疯狂至此?!
“去西市上找家食肆吧,大家肚子都饿了,先去填饱肚子再说。”金子靠在竹席铺就的软榻上悠悠回道。
消暑茶已经熬好了,药铺前的小厮开始派往人群里派茶。
阿桑下了车辕,打开帘子,将龙廷轩迎出去。
小丫头进步不少嘛,还能看出这些门道。
“郎君,这就要走了么?”杨柳堤下得赵虎看到了金子的身影,忙不迭的从车辕上跳下来,轻唤一声问道。
龙廷轩收回目光,不作解释,只噙着一丝浅笑。
笑笑却是不以为然的撇撇嘴,“真正的大家闺秀哪会这般抛头露面?哼,依儿看,这赵娘子赠医施药也是假,为了受人追捧,满足自己虚荣才是真呢。”
“少主,您回车上坐着吧,这儿人多,儿担心他们会伤着您!”阿桑费了吃奶的劲儿才进到钻到了龙廷轩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