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三章 女儿身

三千青丝挽成一个低矮的蝶髻,尽显女儿家的娇柔妩媚。
金子知道这应该是龙廷轩的安排,心中微微一动,他这是担心自己失礼于他么?
少主这眼神是要吃了他么?
阿桑看着恢复女儿装的金子和笑笑,惊讶得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
可少主这是在看啥?
他这厮还真是会享受,敢情每天都由着这嬷嬷给他做面部按摩么?
金子脑中自动生成的龙廷轩露出一丝惊恐神色,咆哮了一声,昏厥过去,金子在一旁捂着肚子大笑……
青衣仆妇不自然的笑了笑,她还是第一次领略舒服到笑出声的说法。
金子浅笑嫣然,只道妈妈手艺高超,才使得自己妆容如此出尘。
唔,好想对你的面容进行三百六十度全面剖析,看看这俊朗到让人不忍的容颜,有没有动过刀子的痕迹?
门外,一个高大的身影倚在门框,眸光炯炯的望着镜中之人的一颦一笑,只觉得有什么无形之力,吸引住了自己的目光,再也无法移开半分……
金子这才从游离的思绪中回过神hetushu.com来,睁开双眼,透过铜镜看身后笑笑和青衣仆妇错愣的模样,自觉失礼地吐了吐舌头,应道:“没有,妈妈的手艺很好,极舒服!”
这手艺,这指法,啧啧……还真是舒服呀!
金子梳洗完毕后,便坐到妆镜前任由笑笑摆弄。
“那咱们出发吧,这个时辰刚刚好,赶得上午宴!”龙廷轩浅笑道。
笑笑不解的看了金子一眼,娘子,这么好的东西,不收还真是可惜了,这有钱也没处买呀……
青衣仆妇猛然停下来,露出错愕的神情,颤颤问道:“可是妾身的按压让娘子的不适了?”
金子还以礼貌一笑,点头道:“是,感觉通体舒畅,精神极好!”
笑笑则出奇安静地站在一旁凝神观看着刚刚妇人为娘子做面部按摩的手法,她神色极为认真,心中默默记着刚刚按压的步骤和穴位,想着回去也依葫芦画瓢,给娘子做美妆!
她端详了一下金子脸庞的轮廓,心中暗赞这位娘子生得极美,五官的比例恰到好处,没有需要扬m.hetushu•com长避短的地方。她将梳子放到妆台上,修长而莹润的手指轻轻地划过金子的面容。
明艳动人得连她自己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少主,老奴已经打点妥当了……”阿桑尖声说道。
“这个太珍贵了,我不能收!”金子淡然笑道。
笑笑听了青衣仆妇的介绍,方才知道这小小的一瓶精油,竟如此贵不可言,不由伸长脖子,长大嘴巴,紧紧的盯着妆台上小巧的掐丝瓷瓶。
那个拿着解剖刀,神情肃穆的仵作,竟然是个娇娘子?
阿桑望着随在少主身侧渐行渐远的背影,惊讶过后心中只剩下惊恐……
指尖灵动,似有魔力一般,带着淡淡的芳香在白皙的脸庞上流连、轻点……
如此顾虑繁多,还要带上她一道去贺寿作甚?
不是女儿家的娇羞,而是一种被人一早就窥破秘密的窘迫之感。
“娘子客气了!”青衣仆妇依然面含微笑。
龙廷轩犹如梦中初醒,恍然回神,望着阿桑的眼神顿时面得尖锐起来。
金子脑中闪过逍遥王www•hetushu.com俊朗邪魅的面容,一幕一幕……
还是说常常奢侈进行面部按摩的缘故?……
他心下狐疑,疾步上前。
金子睁开双眸看着镜中的自己时,真的被吓了一跳。
额角,太阳穴,鼻梁,耳廓……
金子应了一声好,不再就刚才的问题推托寒暄,便任由仆妇在她脸上描眉画黛。
……
“那便好!”青衣仆妇走近金子,一面伸手接过笑笑手中的梳子,一面道:“今日便让妾身为娘子梳头上妆吧!”
天哪,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
房内,金子三人早在阿桑尖锐的呼唤声下齐齐望了出来,看到龙廷轩的那一刹那,金子脸颊不自觉的感到一阵滚烫。
这,这金郎君何时变成了金娘子?
金子很清楚自己此刻的内心感受。
金子颔首,在笑笑的伺候下戴上幂篱,抬步走出房间。
她朝金子敛衽施了一礼,笑道:“泡了个澡,娘子可觉得精神好了一些?”
“噗……”金子忍不住失笑出声。
阿桑心中一凛。
太好了,昏了过去更好,这下还hetushu•com不任我宰割,嘿嘿……
得,这是他的错,不该在少主沉思之际,搅扰了他的兴致……
青衣仆妇的眉梢眼角都是笑意:“娘子本就极美,一番装扮后,更显国色天香!”
龙廷轩轻轻扬手,目光越过二人,落在金子身上,温柔笑道:“收拾停当了么?”
青衣仆妇眸光扫过金子的面容,只莞尔一笑,淡淡道:“妾身只能听从少主的吩咐。现在妾身为娘子挽发上妆吧!”
金子怔怔的点头,“好了!”
“刚刚这个叫妆前按摩,主要是让娘子放松面部的肌肉,让娘子的气色更好,更显精神,上完妆后的妆容效果更加完美服帖。”青衣仆妇解释道。
金子舒逸的闭着眼睛,心道这是逍遥王从帝都皇宫内带出来的嬷嬷么?
“原来如此!”金子恍然点点头,原来上个妆要讲究这么多呀?
阿桑垂着头,眼角的余光偷偷地往房内瞟去。
嘴角微微弯起,悠悠道:“如此,便有劳妈妈了!”
青衣仆妇点头道:“娘子灵觉极好,见闻甚广,竟认得这是极罕见的玫瑰花提炼hetushu.com而成的精油。这玫瑰花我们大胤朝并没有,还是从楼月国那边传进来的,极其珍贵,制作的过程也极繁复。少主这里统共也只有两瓶,这瓶是新开启的,少主说了,将之送给娘子使用!”
青衣仆妇和笑笑同时朝龙廷轩欠身施礼。
阿桑刚刚吩咐下人将贺礼等物事搬上马车,回头寻过来时便看到少主犹如入定一般地杵在秸芳阁门外,神色如痴如醉。
这镜中之人还是自己么?
“刚刚的那个香味是玫瑰精油么?”金子眨巴着眼睛问道,伸手轻轻地按压着脸上的肌肤,淡淡的香味弥漫,肌肤的触感弹润丝滑,丝毫不见舟车劳顿的疲态。
想象中,金子全身武装,一双带着橡胶手套的手捏着一把手术刀,一步步地逼近龙廷轩,掩在口罩下的脸露出一抹狡黠的笑,琥珀色的眸子露出虎狼看到猎物时的贪婪神色。
金子心中虽然不喜,但神色还是淡然沉静的。
笑笑拿着牛角梳,将金子的发丝理顺,刚想要开口询问娘子喜欢挽什么发髻,便见刚刚送衣裳过来的青衣仆妇含笑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