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六十七章 深夜验尸

“颈部皮下并没有发现出血和肿胀!”金子的声音闷闷的,拿起镊子,从食道上夹出一些黑色的东西,放在一旁的素布上,看了一眼后,继续手上的动作。
原来他刚刚先行一步,是为了备车。
金子点了点头,伸手抱了抱桩妈妈,保证道:“验完我就马上回来,妈妈不要担心!”
让金子出乎意料的是,这次桩妈妈并没有怎么阻拦,她只是将一枚平安符戴在金子的脖子上,眼中充满担忧,声音有些沙哑的嘱咐道:“娘子,这是老奴之前在庙里求来的平安符,你戴着。那地方,终究是阴邪之地,不宜久留,你检验完,就早些回来!”
“是!”金子拾阶而上,淡然一笑。
“是我!”金昊钦严肃道。
金子掩在口罩下的樱唇高高扬起,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金昊钦的痛苦上,原来这感觉,竟是这么爽!
阿海应了一声,轻轻一推,棺材盖就滑下来了。
看来,宋郎君还真是迫切想要伸冤呢!
一股腐败气息从腹腔中溢了出来,金子忙扬手让阿海退开。
颈部的解剖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下颚也没有皮下出血,说明宋郎君并不曾受到胁迫,或者被人强行灌毒。
阿海将火折子收好,走了过来,指了指金子左侧的那口崭新的梨木棺材道:“这里面装的就是宋郎君的尸体!”
金昊钦看着被金子完全切开剥离甚是奇怪的颈部,一脸青白,腹中肠胃一阵抽动,捂着嘴,往义庄后堂的方向跑去……
阿海也正在端详着,他眉头一挑,开口道:“金郎君,这黑色的东hetushu.com西应该是食物的残渣,看形状,应该是菜叶子……”
金子环视一圈,目光落在笑笑身上。
显然,宋郎君是从毒发倒地,再到翌日被发现尸体的过程,一直保持着平躺的姿势,所以,他的尸斑才会积聚于背部。
“坐稳了吗?阿兄要出发了!”外头传来金昊钦特意压低的嗓音。
金子嗯了一声,提起工具箱,缓步走出清风苑。
她凝神,从尸体颈部正中开始切开,然后逐层剥离颈部下的皮肤,皮下表层和肌肉……
金子扫了庄子一眼,发现有块大木板被堆在墙角,便吩咐阿海将木板取过来,放在两条长凳上,铺上白布。
金子在现场没看到金昊钦,便背着手往内堂走去,正好看到金昊钦蹲在长廊上搜肠刮肚地呕着酸水。
“将棺材盖打开!”金子说道。
“娘子,阿郎他说让娘子换好衣服就去二门,他在那里等你!”笑笑回道。
“没有,准备开腹!待腐败气体消散后,我再进去!”金子故意将开腹二字说重一些,果然,金昊钦又抑制不住,捂着腹部干呕起来了。
阿海看清了来人,一脸惊喜,当然,那惊喜不是相对金昊钦而言,而是因为金子。
金子自己武装完毕后,看了二人一眼,让他们自己动手,跟着她刚才的步骤做一遍。
阿海将义庄内的灯都点亮了,阴暗的庄子一下变得透亮起来。
她该有多了解自己呢?
突然间,有一种淡淡的喜悦在金子胸腔里蔓延着,虽然这幸灾乐祸的态度让金子微微对自己有些鄙夷,但难得看m.hetushu.com金昊钦出糗,真是太爽快了……
袁青青回神,没心没肺的笑了笑,应道:“好,这条编好了就送给我吧!”
还好,这尸体严格来说,只能算是中度腐败。
阿海神色兴奋,他就等着金子说这句话。
金昊钦的脸瞬间潮红,勉强应道:“有道理!”
金子从容下了马车,金昊钦已经上前去叩响了义庄的大门。
金子嗯了一声,说道:“看看腹腔内的情况吧!”
知道自己的脾性有多么倔强,所以,她什么也没有多说……
金昊钦虽是公门人物,但在深夜中跑到这么多棺材的地方,心中难免有些发毛,他暗自佩服起阿海来,难为他能安然自若地在义庄中守着。
尸体的背部有大面积的尸斑分布。
金子含着浅笑,将手放在金昊钦摊开的掌心中,借力跃上车辕。
金子从箱子里取出泛着盈亮光泽的解剖刀,握在手中,感觉很熟悉,很称手。
“金郎君来了?!您是要来……验尸么?”阿海的眼睛瞟过金子手中的工具箱,兴奋问道。
金昊钦思虑了片刻,抬头,对金子低声道:“如此,三娘你便去准备一下吧!”
金昊钦听到声音,猛然回头,拿起帕子匆匆抹了一下嘴角,尴尬道:“没事……”
要出门验尸,少不得要费点唇舌说服桩妈妈。
人体死亡之后,腐败气体会开始从面部以及有空隙的胸腔开始产生,最后才蔓延到下肢,所以,无论生前长得多么俊俏美丽,身段多么完美窈窕,死后,都会被腐败气体充斥成一个面目狰狞的怪物……
hetushu•com子还没有完结,所以,宋郎君的棺材还不能封死,但因为庄内的尸体较多,未免空气污染严重,除了在庄内置上冰盆之外,只能将棺材盖盖上。
金子进了庄子,才发现义庄内的棺材,多得吓人。黑黢黢的一片,整齐地停放着,每个棺材边上,还放着香案,檀香袅袅升腾,在暗夜里,显得很诡异。
阿海聚精会神的看着金子手中的动作,那双手,就像一对灵动的蝴蝶。
金子开始进行尸表检查,根据尸体的巨人观推测,宋郎君应该是在四天前死亡,死亡时间大概是在午夜到凌晨这个时间段。
黑袍疾行带起一阵袖风,小丫头们待人走远后,才循着身影望去,黑夜下的背影,笼着淡淡的光晕,朦胧而纤瘦。
走出房门的时候,院子里已经不见金昊钦的踪影。
袁青青目送金子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口,狐疑地回头问道:“笑笑姐,娘子怎么不带你去?”
金子走到二门的时候,棕漆木门微敞着,她小心地闪身出去,这才发现外头,金昊钦已经备好了马车,坐在车辕上等着她。
阿海忙让开身子,扬手对金子和金昊钦说道:“快请进!”
尸斑的形成原理,是心脏停止跳动后,血液失去循环动力,沿着血管流向尸体低下的部位,坠积于低下部位未受压迫的血管内,进而红细胞破裂溶解,红色素渗透扩散浸润血管周围组织,在皮肤上显现出来的紫红色斑块。
“你没事吧?”金子笑嘻嘻的问道。
“准备解剖吧!”金子说道。
金子在车厢内敛衽跽坐,淡淡应了一声:“www.hetushu.com嗯!”
金子抬眸望了他一眼,目光带着一丝讥讽,笑得灿然,“平日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我有什么好怕的?”
金子在脑中组织好了语言,换好衣服后,就等着桩妈妈进房。
金子让阿海帮忙将尸体上的衣袍退下,金昊钦站在一旁,怔怔地看着那具全身乌黑、面目全非、已经被腐败气体充斥成巨人的尸体,只觉得头皮发麻,浑身汗毛倒竖!
尸体被抬出来了,金子上前看了一眼,口罩后的眼睛神色沉沉。
金子应了一声,将杯中的茶水饮尽,才缓缓起身,往屋内走去。
她话音刚落,便握着解剖刀,在宋郎的腹部上切开一条小口。
尸体的口鼻处已经开始长出白色的蛆虫了。
金昊钦和阿海应了一声,走到棺材边上,朝尸体鞠了一躬,低声道:“我们是来帮你找出凶手的,有怪莫怪!”
天气较为炎热,盖上之后的结果,就是加速腐败的速度。
金子穿了一袭黑色的窄袖长袍,头上戴着璞头,低着头加快脚步往二门的方向行去,一路上倒是碰上了几个小丫头,丫头们都垂着头,心道能在内宅自由出入的,也只有阿郎了,因便恭敬地退到一边。
“三娘,你解剖完了?”金昊钦迟疑问道。
“三娘,怕不怕?”金昊钦往金子身边靠了靠,他问这话的意思,其实是想发挥一下兄长高大的形象,若三娘表现出一丝害怕的样子,他一定会将她拢进怀里,然后柔声安慰道:有阿兄在,三娘不要怕……
不知为何,刚刚在清风苑中还清朗如练的月色此时变得有些朦胧www•hetushu.com。义庄门外的光线也并不明亮,只有两盏幽暗的白色灯笼在夜风中摇曳,门前的树影憧憧,一阵风吹过,沙沙作响,地上斑驳的倒影就像鬼魅挥舞的爪子,映衬得义庄越发阴森可怖。
“戴上手套,然后将尸体搬出来,放在木板上,我要开始检验!”金子一边将罩衫套上,一边吩咐道。
金子凛了凛神,回眸看了素布上的黑色残渣一眼,那是刚刚从食道内取出来的。
车速减缓,马车在义庄门前停下。
马车一路疾跑,车窗外的景物飞快的后退,喧嚣声渐次隐去。金子闭着眼睛,脑中过滤的,都是关于这个案子的信息,白皙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身下的竹席。
金子琥珀色的眸子中有淡淡的水雾,只有桩妈妈会像慈母一般,这样悉心地照料自己,关爱自己,包容自己。
“哪一个棺材是宋郎君的?”金子问道。
片刻后,伴随着一声如同老者咳嗽的噪响,义庄斑驳的木门打开了,一个黑色的脑袋探了出来,沙哑的问道:“是谁呀?”
金子细细的查了尸表,诚如仵作苗叔所言,尸体表面并没有外力伤痕。
太爽了……
从三娘的身份上考虑,夜晚验尸是比较明智的选择。
一股恶臭的腐败气息随着盖子推开的瞬间冲了出来,金子让二人往后退开几步,打开箱子,取出姜片含在舌底,用麻油涂在口鼻处,带上了口罩,点燃皂角和苍术,开始验尸流程。
笑笑抿着嘴没有回答,娘子的意思,她明白。她走到矮桌旁坐下,拿起娘子刚刚编织了一半的彩绳,说道:“青青,咱们继续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