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七十五章 真相了

金子见门口的光线陡然一暗,才抬眸望了过去。
……
“咱们不说这些了,趁这两天有时间,阿兄带你去外面走走吧,顺便带你去拜师!”金昊钦岔开话题说道。
二人跟桩妈妈交代了一声后,便带上笑笑,出了金府。
刘氏先祖曾跟着始祖皇帝打江山,立过不少赫赫战功。刘氏一族当年在帝都权贵门阀中的地位相当显赫,在太宗在位时便出了一个都尉和一个中郎将,后来宪宗改革,尚文抑武,刘氏一族才有渐渐没落的迹象,但烂船还有三根钉,一个家族的兴衰更替也不是一夕之间的事情。
可怜?
金子有些愕然。
“太过涩重了!”金昊钦放下茶杯,说道:“你若想学,阿兄跟他说一声便是,左右他也是整天无所事事的!”
如今秋霜院那情况,跟十九年前的那一出,何其相似呀。
“你跟父亲说过了?”金子问道。
宋姨娘,合该要哭的,这叫引狼入室!
难怪她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心里就感觉蹊跷的很。
这伎俩,主院那位还真是百用不爽呀。
唯一让他想不通的一点是,这宋映红不是才来府上一天多的时间么?父亲这么会对她……
其实真正善茶道的人,那一套功夫秀出来,就如行云流水般优雅大气,就像是辰逸雪,就像是辰语瞳那般,那样的功夫,才能说是茶道,自己这蹩脚的三脚猫功夫,完全是不入流。
桩妈妈又叹了一息,撇开脑m.hetushu.com中乱糟糟的思绪。
这些事不该她管,她还是安安心心地守着娘子,好好过清静的日子就好了。
桩妈妈不是糊涂人,宋姨娘的心思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所以,她想方设法要让堂侄女接近的目标,唯有阿郎一个,绝不可能是老爷,这会儿发现事情完全偏离了预先计划好的轨道,估计她也是如同青天白日里着了雷劈,不然也不会如此歇斯底里地闹腾起来。
这些两面三刀的事情对她来说,简直就是运用得再炉火纯青不过的了。
金昊钦没有回答,在廊下兀自退了屐履,踩着白色棉袜进入房内,在金子的对面的蒲团跽坐下来,看着她摆得有些混乱无章的茶具,问道:“怎么突然想要学茶道?”
金昊钦完全无法理解金子的话语,在他的理解力,可怜的人是母亲和宋姨娘。
不是金子太过冷血,在她看来,故事终究只是故事,就算真有其事,在千万遍的传诵中,也被后人添加了过多的人为色彩,听的过程可以荡气回肠,热情澎湃,但过后,还是要认清事实。
金子在房间内学习着茶道,她龇牙咧嘴地将茶杯滤水,水温太高,她抓着茶杯的手陡然一缩,伴着啪嗒一声闷响,茶杯掉在案几上,转了几圈,索性没有摔破。
马车上,气氛显得很是热络。金子有些讶异,心想这厮来之前应该努力想过很多和*图*书聊天的话题吧,这一路上,多半都是他挑起话头,而且所谈之事,金子勉强还有些兴致,倒不至于冷场。
桩妈妈怔了一会儿,也反应过来了。
桩妈妈永远也无法忘记,夫人站在门口,泪如泉涌的模样。
“没有特别想学,就是无聊玩玩罢了!”金子撅嘴说道。
金子自认自己不是悲春伤秋的个性,再者她从没有过恋爱经历,无法理解故事中那种爱到至死不渝的情感,到底是怎样一种感受。
夫人刘云是嫡系三房庶出的女儿,其母与主院那位的母亲是表姐妹。刘氏是大族,但凡沾亲带故的都会时不时的上门拜访,抱大腿,林氏曾跟着母亲到刘府做了几次客,与夫人倒也还聊得来。后来夫人出阁,嫁到桃源县来,林氏还曾舟车劳顿地过来探望,那时候桩妈妈还感慨夫人的闺中密友甚多,就只有林媛最贴心,不曾想,这林媛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金府小住了几天之后,就爬到老爷的床上去了。
其实论起来,主院的林氏跟夫人刘氏还是远方表亲来的。
出了这档子事之后,宋映红她等于背叛了宋姨娘,想来以后宋姨娘也不会让她的日子过得太舒坦,不然,她怎么着也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宋映红她只能依附着林氏生存,这颗棋子要怎样拿捏,自然由林氏说了算。
金昊钦站在门外,笑意晏晏。
桩妈妈嘴角扯了一下,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不是有句www.hetushu.com古话么?
“别跟我说是辰郎君啊!”金子将刚出炉的茶汤倒入两个杯子里,送上一杯放在金昊钦面前,琥珀色的眸子幽幽流转着,可以想象跟着辰大神学茶道会是怎样一种画面,那家伙傲慢得上天的态度,会将她损得一无是处,她才不会没事找罪受!
金子没有这方面的闲情逸致,对于琴棋书画、茶道女红这些,她多半了解,却不精通。每每她心中想起这些头疼的东西,便会条件反射地告诉自己,过得去就成了。
这好比老辈人常说的花樽与筷子的故事,花樽若是不愿意让筷子放进瓶子里,就是拼了个玉碎瓦全,这筷子也不能得手。再说老爷是什么人?这么多年的相处,人品问题如何,桩妈妈还是有信心的,绝计不可能用强的。
“三娘若是想学,倒是有个人可以教你!”金昊钦笑道。
“……母亲已经过去处理了。听说今天就会安排何管家带上聘礼去宋家提亲。”金昊钦尴尬的笑了笑,看着金子道:“我们又要多了一个姨娘了!”
当初的情形就跟今日秋霜院里的差不多。
然事实上,金子这方面的学问,当真还达不到过得去的水平。
宋姨娘处心积虑地想要将自家侄女拉进来,是为了提高自己在府中的地位,毕竟阿郎是嫡长子,映红若能被阿郎看上,以后少不了她的好处,只是林氏又岂是普通人,没有点高明手段,就不要在她眼皮子地和*图*书下耍大刀,不然,到最后只会被玩弄于鼓掌之间而不自知。
金昊钦讲了关于西湖的一个爱情传说,听得笑笑一脸如痴如醉还有无限怅惘。凄美的爱情故事总是扣动人心的,奈何金子的反应却有些淡然。
“这事情真相了!”金子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转身走回房间。
“这事以后再说吧!”金子自己泡的茶,觉得还不错,一杯喝完之后,又蓄了满杯,凝着眸子看金昊钦八卦问道:“听说早上事情闹得挺大!”
林媛哭得梨花带雨,寻死觅活,老爷的表情很难看,特别是看到夫人的那一刹那……
但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而二人的闺友关系到了这个地步,也彻底宣告结束。
金子唤了笑笑进去伺候更衣,不多时,门扉打开,一袭圆领窄袖蓝色长袍的金子走了出来,看上起清爽俊逸,明艳动人。
金昊钦盯着颜色有些浓烈的茶汤,神色勉强的送到嘴边喝了一口,英挺的俊眉微微蹙起。
而从中作梗的人,无疑便是主院那位。
“还没,三娘别担心,这事阿兄说会帮你搞定,就一定会做到!”金昊钦保证道。
金昊钦立马反应过来,他知道三娘问的便是秋霜的那件事情。虽然说子女没有资格评判父母的行为,但父亲做的这个事……让他想起来,都觉得有些羞赧难言!
金子嫣然浅笑,那笑意就像一朵初绽的清荷,微微露出水面,淡雅而清新,让金昊钦感觉心里一阵柔软hetushu.com
笑笑和金昊钦有些讶于金子的表现,笑笑更是抹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哽声问道:“娘子,你难道都不感动么?”
“你怎么来了?”金子狐疑问道。
金昊钦摇头,今晨本想找时间去说的,但遇到这事儿,自然要搁置了。
桩妈妈仿佛可以预见宋姨娘日后跟自家侄女相处会是怎样一种画面,而这结局,刚好是林氏所期待的。
他心中对这个女子的印象差到了极点,看起来文文静静,柔柔弱弱的外面,却有着一个算计和不知廉耻的心。
金子唇角一勾,似笑非笑道:“父亲,好可怜!”
事后林氏曾含泪到夫人面前一番泣泪剖白,说她心中恋慕老爷已久,求夫人让她留下来,她愿意做个低等的通房丫头伺候老爷和夫人,若是夫人容不下她,她就只有寻死一条路了。夫人向来心慈,虽然她明白了那一晚的事情,是林媛故意设计的戏码,但老爷没有把持住是真,再怎么说,二人还沾亲带故,是远方的表亲,夫人要顾虑多方的面子问题,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老爷背上始乱终弃的骂名。最终夫人忍着心中沉重的伤痛,向林家提亲,正式将林氏纳为金元的妾室。
父亲有了新欢相伴,又怎会可怜呢?
“我自是相信你的。”怎么说也是男子汉大豆腐,不会说话不作数的,“那你等一下,我换一身衣裳!”金子起身说道。
所以说,这里头猫腻大的很!
金昊钦应声道好,起身整容,走到廊外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