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九十一章 听审

金子不再看他们兄妹寒暄,兀自挑起车厢的竹帘,钻进马车内等待。
辰逸雪微一沉吟,瞥了金子一眼,又将目光移至金昊钦身上,回道:“等案子结了再说,我刚好有事情要跟你商量!”
笑笑也伸长脖子望着窗外,远远便看到了衙门口围着一大群人,她转头,对金子说道:“郎君,县衙门口有好多百姓,估计都是闻声赶来看那个恋足癖凶手的!”
金子扫了公堂一圈,在公堂的一侧,站着的是形容憔悴的萧婓,短短几日的功夫,他就完全变了样子。胡子拉碴,颓败的就像一个没有生气的木偶,目光涣散而虚无地凝着一个点……
他将嘴里叼着的一根稻草吐了出来,从车辕上跃下,方才内心天人交战之后,他决定进竹林寻找自家郎君。
金子望着外头飞快后退的街景,淡淡一笑道:“今天的天气不错,风和日丽!”
野天刚迈出几步,便见一张俊美安静的侧脸,出现在竹林的入口处。
金昊钦看着辰逸雪的袖口一眼,又将目光移向金子着丝履的脚丫,一个白色的蝴蝶结扎在脚背上,一看就知道是出自谁人的手笔。
金子敛眸,心中猜测着凶手当时的心理,是什么原因让他留下了两个年轻娘子的性命的?
赵虎走在前头,身后是两个穿着统一服饰的衙差,而在他们中间被羁押着的,是一个瘦弱矮小的少年。他的个子不高,垂着头,金子看不清楚他的神色。
竹林外的山脚和_图_书下,金昊钦坐在车辕边上等待着,身子微微向前倾,不时探着竹林的入口。
“是,难得三娘她对这个感兴趣,学一学,权当打发时光也是好的!”金昊钦笑道。
金子点点头,“那两个失踪的娘子如何了?”
金子整容起身,躬身出了车厢。
跟着公门人物出门,有一个好处,就是无论何时何地,亮一亮腰牌,就能畅通无阻。
金昊钦不由浮想联翩,忙不迭的点头应承道:“好,好,好……”
金妍珠和金昊钦同时回头看着她。
在一声声‘威武’中,一袭铁红色官服的金元沉着脸,缓步走上公堂,在案几后从容站定之后,拍了一下惊堂木,命师爷传唤恋足癖凶手上公堂受审。
金子闻言,嘴角的笑意顿时凝住,垂下眼睑,红着脸应道:“劳辰郎君牵挂,儿的脚,已经无碍了!咱们还是先听堂审吧!”
“好!”辰逸雪望着公堂上跪着的少年,眸底没有一丝暖色。
金子和笑笑跟在金昊钦身后,步入衙门正堂。
唔,若是逸雪能成为自己的妹婿,那必是极好的……
金子点头应道:“嗯,这个案子影响还是挺大的,所幸那两名失踪的娘子无虞,不然宗卷上了刑部,父亲心中顶着的压力,可以想象有多么的沉重!”
笑笑不懂这个,但看娘子面色沉沉,也懵懂的点点头。
……
辰逸雪长眸微眯,淡然自若的转身,对野天说道:“回辰庄吧www.hetushu.com!”
金子刚好携着笑笑出了二门,脚底上了药之后,今晨已经缓和许多,基本上可以自然走路。她刚刚听到了金妍珠的话,笑了笑,开口说道:“四娘也想学医么?这想法不错!”
金昊钦在二门处备好了马车,就等着金子出来了。
金昊钦一头黑线,他了解金妍珠,从来都是三分钟热度,要她耐着性子持续做一件事情,几乎不可能!
恋足癖这个案子就要开审了,金子一早就收拾停当,换上了一袭男装,准备上衙门里旁听。
公堂之内气氛肃然,金子寻了一处僻静的所在,刚站稳,便听到张师爷喊了一声升堂。
“诚如语瞳娘子所言,拜师也讲究个先来后到。若是四娘有兴趣学医,今日我便跟师父提一提,若是他老人家同意了,下次你便跟我一起去学习,当然,以后我便是你的师姐了!”金子看着金妍珠,嘴角噙着淡淡的浅笑。
金昊钦咧嘴一笑,看了金子一眼后,对金妍珠吩咐道:“好,让何田安排车夫送你去,玩得尽兴!”
须臾间,金昊钦便跳上车辕,朝金子说道:“三娘坐稳了,要出发了!”
辰逸雪看着翘着手一脸慧黠笑意的金子,微一沉吟,俯身微微靠近金子,在她耳畔说道:“三娘子又猜错了,在下刚刚只是想问你的脚伤,可好些了?”
今天他们是要去衙门那边听审,不是真的要送三娘去百草庄学医,四娘突然提出的这m.hetushu.com个要求,让金昊钦顿时有些错愕,乱了阵脚。
凭着金昊钦对辰逸雪的了解,这简直是不可置信的事情……
她不屑地扭头,对金昊钦说道:“阿兄当我没说,我要去参加辛府的茶会,先走了!”
金妍珠扯出一抹苦笑,仰着头,沉吟了两息之后,才望定金昊钦道:“阿兄,我也想学医术!”
金子的目光望向公堂正门的门口。
金昊钦内心打起了响亮的小算盘!
金昊钦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了然的神色,眸光在辰逸雪和金子二人之间流转着。
金子的脚往前走了一步,感觉身后有一股清冷的气息逼近,她回头,毫无疑问的迎上了一双幽冷冥黑的瞳眸。
金子对人体的结构非常熟悉,在她看来,这个少年不超过十五岁,在现代,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长得眉清目秀,让人无法将之与穷凶恶极的变态凶手联想到一块儿!
“赵虎刚刚已经带人去解救了,凶手只是将人软禁起来而已,并没有杀了她们,放心吧!”金昊钦说完,看着一脸冷冽的辰逸雪笑道:“今晚多谢逸雪替我照看着三娘,改日再与你喝茶致谢!”
做梦去吧!
母亲这些天,也光顾着帮红姨娘张罗着下聘抬房的事情而冷落了自己……
公堂肃然静谧。
“辰郎君也来了!”金子嘴角微微扬起。
辰逸雪轻嗯了一声,薄唇微启,正待开口,便见金子琥珀色的眸子一闪,调笑道:“儿知道辰郎君要说什么,你一和_图_书定想说‘有始有终,是在下一向的做事原则’,是吧?”
野天恭敬的应了一声好,朝金昊钦和金子拱手告辞,小跑着跟了上去。
从不近女色,冷冽得像冰棍的逸雪,在短短几个时辰之内就这样被三娘征服了?
车厢内金子敛衽跽坐,淡淡地应了一声好。
围观堂审的百姓自觉的让出一条通道。
金子从辰逸雪背后探出小脑袋,白了金昊钦一眼,“……”
野天的马车停在不远处,不甚清晰的角灯在昏暗中闪着幽暗的光芒。野天不若金昊钦那般淡定,郎君进去竹林有一段时间了,迟迟未见人影,他的心头仿佛有无数蚂蚁在啃咬着,坐立难安。
“阿兄这是在等谁?”金妍珠睁着大眼睛问道。
金妍珠撅着嘴,脸色变了又变,让她叫那个不祥人师姐?
“你们终于出来了,月下漫步,果然……无限惬意!”金昊钦的眼中有意味深长的笑意。
要跟自己商量的事情,难道是他跟三娘的婚事?
金子望着渐渐远去的高大背影,收回目光,送了口气对金昊钦说道:“咱们也回去吧,桩妈妈该担心了!”
金妍珠心里不大舒服,阿兄沐休的这些天,除了上衙门帮父亲查案之外,几乎都在陪那个不祥人。难道他忘了还有自己这个妹妹么?
宋姨娘又因为咽不下被侄女撬墙角一事,三天两头的找麻烦,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拌嘴吵架,弄得后院是家无宁日,现在在府中待着,实在是无比厌烦!
金子探着头和图书,看清楚了正中央跪着的少年,微微有些吃惊。
金子惊呼了一声,怔怔的望着他轮廓深邃的下颚,任由金昊钦将她抱上马车。
金妍珠眼中有淡淡的敌意,她瞥了阿兄一眼,抿着嘴紧紧的瞪着金子。
县丞金元开始审问,刚刚还七嘴八舌,指点讨论的百姓们瞬间安静了下来。
进展也太神速了吧?
金昊钦从车辕上下来,拍了拍袍角,笑道:“四娘要出去玩么?小心些!”
父亲变了,现在连阿兄也变了……
金妍珠今日约了几个要好的闺蜜娘子去茶会,刚出门口,便见金昊钦坐在车辕上,一脸淡然的笑意。
金昊钦自然也看到了,清亮锐利的眼眸落在二人身上,嘴角勾起一个弯弯的弧度。
那个孤傲的家伙,竟然背着三娘走出竹林?
马车的车速缓了下来,金昊钦曳住缰绳,回首对车厢内的金子说道:“三娘,到了!”
金昊钦应声道好,走到金子身侧,在她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打横将人抱了起来。
马车往衙门的方向疾驰,清风透过竹帘的缝隙钻进马车。
辰逸雪弯腰,将金子从背上放下,那双清澈的眼睛,紧紧盯着金昊钦,淡然说道:“三娘的脚受伤了,早些送她回去歇着吧,再耗着,就该天亮了!”
金妍珠见阿兄对自己的问题避而不答,心头已经有了答案,蹙着黛眉问道:“你又要送那个不……三娘去学医术?”
“三娘,阿兄先送你回去上药吧!凶手已经抓到了,父亲明日会开审!”金昊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