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一章 请客

青黛端着点心进去,就听李夫人含笑对林氏说道:“要妾身说啊,金夫人那俩闺女才是有福气的,若是此次也去参加遴选,一定能被选上,咱们这些人的闺女跟金夫人的闺女一比呀,就失了颜色了……”
二人欠了欠身,道了一声是,便退了下去。
二楼的窗口,辰逸雪望着进入侦探馆的身影,嘴角微微勾起,黑眸幽深如水。
野天将小锅放在金子面前,递上碗筷,笑道:“金郎君请慢用!”
他对吃食很讲究,特别是鱼鲜的处理。
她身侧另一名穿着蓝色中衣比甲的丫头接嘴道:“可不是,咱夫人今天一天下来,可收了不少礼呢!”
金子扶额,辰逸雪竟然还帮她计算起出堪时辰了?
金子打了一会儿盹,精神了一些,听到声音后,才幽幽坐直身子,挑开车厢的竹帘望了外头一眼,已经快到侦探馆了。
“当然!”金子应了一句,用筷子夹了一片雪白的鱼肉,送到嘴里,樱唇含着筷子,泛着盈亮的光泽,看上去柔美而诱惑。
金子托着下巴打量着他,只看到两道乌黑的长眉舒展着,越发显得鼻梁高挺,轮廓深邃……而他,眉眼间似乎还带着淡淡的冷冽桀骜,看上去……很拽啊!
“尝尝看,但评论可要和-图-书根据事实说话!”辰逸雪的嗓音低沉如水,黑眸凝着金子,里头有星星点点的笑意。
李氏眨了眨眼睛,看了其他妇人一眼,又问道:“金夫人不是还有两个闺女未出阁的么?好像还有个三娘子,这三娘子应该就合乎标准啊,还未许配人家,也已经及笄,再者又是县丞大人千金,这么好的条件,不会不参加遴选吧?”
金子走到房门口,看着专心致志看书的人儿,不由叹了一口气。
内厢内还有四五个夫人围着矮几坐着,闻声纷纷附和,将林氏捧得高高的,赞得她是心花怒放。
“怎么样?”辰逸雪问道。
“成!”绿衣小丫头应道。
不,她决不能让她选上,圣上的旨意已经说明,此次选秀女,不仅仅是为了充裕后宫,还要为皇亲贵胄们指婚,若是让她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那死去的贱人不是要在阴曹地府里笑出声来?
金子猛然睁大眼睛。
蓝衣丫头表示认同,提醒道:“咱先送过去吧,一会儿再找个僻静的地方,好好聊聊!”
金子也懒得理他,午后恹恹,想着喝完水便去隔壁的休息室里眯一会儿。
……
辰逸雪抿嘴微微一笑。
有两个端着茶点的小丫头,一边走在通往馨容院http://m.hetushu.com的长廊上,一边小声说着话。
手轻轻敲击着案几的表面,漾着浅笑问道:“不会是你做的吧?”
须臾间,野天便端着一个小砂锅上楼了,袅袅升腾而起的热气笼住了野天的面容,只依稀可见那腼腆的面容上,淡淡漾开的笑意。
她倒忘了还有这么一号不祥人的存在,虽说她现在因为拜师学医,搬出去小住一阵子,可难保不会去参加秀女遴选,凭那小蹄子的容貌和出身,想通过初选、复选,根本没有任何困难……
而且他自己品尝过,味道和口感,都是极不错的,就是不知道三娘这位原创者觉得如何?
金子继续吃着水煮鱼,虽然辰逸雪没有说这道菜是为她而做,但她此刻心里还是觉得有丝丝甘甜在弥漫着,游向四肢百骸,连刚刚的困顿和疲倦,也在这一瞬间,飞到了九霄云外。
辰大神也太有能耐了吧?
“诚如你所说,检验一下死者的死因而已,不是属于谋杀,自然无需耗费多少时间!”金子走到矮几便的蒲团跽坐下来,兀自倒了一杯水,送到嘴边浅浅抿了一口。
廊下整整齐齐排列着五六双色彩缤纷的屐履,东厢之内,不时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笑闹声,打趣声。
午膳www.hetushu.com他本来是吩咐了野天做金子之前新尝试的一道菜——水煮鱼。野天不知道金子烹饪水煮鱼的流程是如何的,便跑到毓秀庄那边,准备请教辰语瞳。让他遗憾的是一向爱捣腾的辰语瞳不在,野天无法,只得硬着头皮,自己摸索着做了出来,结果辰逸雪一口也没有吃,那道菜做出来后光看卖相,就已经让他倒胃口了……
他刚在软榻上跽坐下来,便听到咚咚的脚步声,忙拿起一侧的书籍,佯装看得入神。
金子含笑致谢,拿起筷子,吸了吸鼻子。
“那还用说,要是能让他们闺女选上秀女,那将来可是要入宫的,若是能得圣宠,身份就不一样了,这点礼,合该要送的!”绿衣小丫头老成的说道。
马车在门前停下,金子拎起工具箱,躬着身子出了车厢,跃下车辕。
林氏握着手帕的手陡然收紧!
她用帕子掩了掩嘴角,笑道:“各位真是说笑了,这秀女标准可是有名言规定的。我家绮缳已经嫁作人妇,而妍珠还没有及笄,自是不能参选的,所以各位就无须担心了!”
马车飞快的疾驰着,临近东市,便已经有熙熙攘攘的喧闹声钻进了车厢。
“金郎君,午膳咱们二人才吃了一点烤红薯,估计你这会儿肚子也该http://m.hetushu.com饿了吧?想吃点什么?在下让小厮给你买!”慕容瑾含笑望向金子问道。
金子狡黠的笑了笑,又夹了一块鱼片送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说道:“好吧,我说实话,辰郎君做的水煮鱼,有我一成的功力!”
马车摇摇晃晃,金子窝在软榻上,只觉得昏昏欲睡。
辰逸雪对吃过的东西,看过的书,说过的话,都有很强的记忆,他想着自己左右没有事情,便自己下了楼,让野天重新去水产市集买新鲜的鱼和配料回来,亲自动手,凭着记忆中的口感,做出了属于辰逸雪出品的水煮鱼。
辰逸雪嗯了一声,继续看书。
慕容瑾想起手术之后自己的人生际遇,不由轻轻叹了一息。
“哈哈哈……”辰逸雪朗声一笑,俊颜舒展,笑意如同朗日一般绚烂,明媚爽朗,清隽逼人!
慕容瑾倚在矮几边上,翻着刚刚的尸检小册,脸上还带着一丝丝的兴奋。
金子没什么胃口,摆手道:“谢谢慕容公子,我不饿!”
不会是午膳都没吃,从刚才一直保持一个姿势到现在吧?
刚放下水杯,准备起身,就听辰逸雪说道:“你午膳没有吃吧?等一会儿,我让野天将食物热一热,给你送上来!”
他心中有很多疑问,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问出口。m.hetushu•com
金子怔了一瞬,脚刚踏入房间,便听一道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嗓音响起:“三娘的效率越来越高了,出堪加上来回的往返路程,一共只用了一个半时辰!”
“这都是今天第二拨了呢,秦妈妈估计又得让大厨房的婆子们做点心了,再有一拨过来,可就不够了!”一个身穿绿色中衣比甲,梳着双丫髻的小丫头说道。
色香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这味儿到底怎么样。
还真是验证了一句老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辰逸雪:“嗯,没说实话!”
慕容瑾见金子眉眼间有倦色,心想她应该是因为刚刚的尸检耗了心神,这会儿估计累多过饿,便没有勉强。
比如说金娘子师从何人啊?怎么年纪轻轻,验尸的本领和技术比起那些自翊经验老到的仵作还要厉害?
金府馨容院内此刻正值热闹。
金子点点头,应道:“还不错!”
她抬起一双清湛的琥珀色眸子,循声望去,正好与书本后面的修长黑眸不期而遇。然辰逸雪只看了金子一眼,便垂眸,继续盯着书页面看。
林氏嘴角的笑意瞬间僵住。
廊下有丫头打起帘子,让她们二人进去,青黛刚好从东厢里出来,见状,忙接过点心盒子,把手里的水壶递给其中一名丫头,吩咐道:“再去煮一壶茶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