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三十四章 示爱还是调戏?

“好,本王果真有些累了,这就回去歇息,改日,再来请三娘一块儿用膳,到时还望赏脸!”龙廷轩说道。
她起身,朝叶怀壁欠了欠身,便往隔壁侦探馆走去。
“在下听闻金娘子正在研习医术,已经小有所成!”龙廷轩嗓音朗朗,看着金子浅笑道:“恰好在下刚到桃源县,有些不适,不如请金娘子为在下扶扶脉!”
龙廷轩很配合的将袖口捋起,露出白皙而完美的手腕关节。
还是他的表白不够直接?
金子有一种当头被雷劈中的感觉。
金子垂眸认真地扶脉,渐渐的,黛眉微微蹙起。
龙廷轩幽深的眸子望着金子,渐渐漾出笑意。
“多谢王爷美意!请!”金子扬手,声音不卑不亢。
告白?
龙廷轩看着金子的目光越发温和,她是个聪明的女子,知道自己只身前来,便只唤自己郎君,没有让他的身份曝光……
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不能逼得太紧,不然,只会适得其反。
金子凛了凛神,深望了视线中的人几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个含笑问候自己的人,是阔别数月的逍遥王龙廷轩。
“承蒙郎君不弃,那便和-图-书随儿进来吧!”金子嫣然一笑,转身往内堂走去。
他正艰难地准备开口,便见金子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说道:“王爷的身体很好哦,没有大碍,估计是舟车劳顿,回去好好歇息就行了。仁善堂人多吵嚷,且看病的病患多,不利休息,王爷还是早些回去吧!”
金子睁大眼睛,定定的望着他。
大手的温度渐渐变得炙热,炙热得仿佛要将两只手焦灼的粘合在一起。
“三娘!”龙廷轩有些脱力的唤了一句,他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生怕吓到她,与金子保持着一臂的距离,柔柔道:“本王……喜欢你!”
她该怎么办?
示爱?
金子在院子里的矮木桌旁跽坐下来,略尽地主之谊地为龙廷轩倒了一杯清茶,笑道:“茶汤清淡,比不上贡品,王爷可别嫌弃!”
是真的示爱还是单纯调戏?
金子一向机警,当感觉危险在靠近的时候,便会下意识的后退,琥珀色的眸子里,溢满警惕。
她抬眸望向龙廷轩,入眼便是一张带着微笑的俊颜,魅惑若妖,在沉静中,渐渐散发出耀眼而醉人的容色。
金子的师兄叶和_图_书怀壁从诊室里走出来,看到金子一脸疲惫的模样,忙走过去,关切的问道:“师妹,你怎么了?”
这家伙的脉息怎么波动这么厉害?
“王爷你身份高贵,皇上自会为你选择与你身份匹配的娘子,这次秀女遴选,有好多娘子秀外慧中,乃是良选,王爷不要再拿个问题开儿的玩笑了!”金子干笑道。
金子话音未完,便听龙廷轩抢道:“本王不是龙阳之癖者,本王喜欢的是女人!”
金子点点头,侦探馆那边比较清静,确实比较适合整理思绪,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有点儿难以消化。
龙廷轩的心脏一缩,幽深的眸子滑过细微的涟漪。
为什么她那么聪明的脑袋转不过弯呢?
她的脑袋嗡嗡作响,心里慌乱得有些不知所措。
龙廷轩浑身血液上涌,如玉的面容涨得通红。
他就不信,还有他无法翻越的高山……
这一看穿衣打扮呐,就知道是豪门大阀里的公子,不仗势欺人,还能如此守礼守则的,当真不多见啊!
“你要是累了,不如去隔壁休息一下吧!”叶怀壁见金子似乎有些抗拒自己的靠近,也识趣地保持距离www.hetushu.com,只是笑容微微一些僵硬。
这个女人,直接给他下逐客令了。
这郎君不但生得好看,还特别有涵养!
他这是被拒绝了么?
金子修长的手指搭上他的脉细,软绵绵的指腹就像一道电流一般,酥麻麻的,瞬间穿透毛细血管,窜到心房,在他的四肢百骸传递开来,连带着骨头都有些发酥。
“郎君谬赞了,儿尚未出师,不如请师兄为你诊脉如何?”金子才不会相信龙廷轩不适呢,瞧他那股精气神,老虎都能打死几只,哪里有半点不舒服的样子?
龙廷轩走后,金子浑身就像脱力一般,瘫坐在树下,脑袋乱糟糟的,有些头疼的闭上了眼睛。
“王爷,像你这种露骨的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玩,儿是一颗玻璃心,经不起惊吓和调戏!”金子沉吟了一下,含笑迎上龙廷轩炙热的目光,淡淡回道。
有人跟她表白了,这是她上辈子不曾发生过的事情,她也曾幻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像童话故事里的人物那样,得到爱慕、欣赏、尊重和包容,不介意她的法医职业,与她相濡以沫,相扶到老……可现在终于有人为她这样做了,但心里的m.hetushu.com感觉,却不是想象中的样子。
金子猛地抽回自己的手,神色微微尴尬,扯出一抹牵强的微笑,应道:“王爷不要跟儿开这种玩笑,儿……”
金子眨了眨眼,口中就像含了一颗五味子,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跟她的思绪一样混乱。
这厮怎么又来了?
金子一愣,好吧,她粗俗了!
这是怎么回事?
“在下这是插队呢,影响不好,还是金娘子先为在下看看,若严重,再麻烦你师兄便是!”龙廷轩言语诚恳,让身边一直注意着他的病患不住点头称赞。
龙廷轩看了金子一息,转身,大步走出后院。
……
龙廷轩拱了拱手,一旁排队等候的病患便主动让出一条道,让他进去。
他喃喃的,声音染上一层微哑,目光温柔似水,缱绻地凝着金子,“三娘,这几个月,本王没有一天不在思念你!”
“手伸出来,让儿看看!”金子说道。
龙廷轩生平第一次遭受女子的拒绝,而这样委婉的拒绝在金子口中说出来,竟让他头脑在这一刹那无法转动和回应,指尖的温度在渐渐变得微凉……
龙廷轩起身,直接绕到金子身侧。
这仙居府www•hetushu.com有那么好玩么?至于让他如此念念不忘?
金子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容,忙起身,调整了坐姿,淡淡道:“多谢叶师兄关心,儿没事!”
龙廷轩突然间有种吐血的冲动,他都说得那么明显了,他想要的人,不是那些遴选上去的秀女,而是她,金璎珞!
“喝茶,品的是意境和煮茶之人的心思,跟茶汤的品级没有任何关系!”龙廷轩幽幽说道。
金子能感受到他细微的情绪的变化。
金子见他身边的病患都朝他投去赞赏的目光,心里不由呐喊道:你们都被他骗了,骗了……
逍遥王这个家伙在做什么?
龙廷轩的身子微微向前一倾,气息逼近她的面容,被纤软柔夷覆盖的手腕忽然旋转,转而握上金子的小手,将她紧紧的扣在掌心里。
当真是闲得慌啊!
龙廷轩在金子对面跽坐下来,自然而然的端起茶杯,送到嘴边浅浅抿了一口。
天,在现代活了27年,一点恋爱经验也没有的她,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突如其来的示爱了……
金子笑容和煦,盈盈上前,欠了欠身,应道:“劳郎君挂念,儿很好!”
饶是心里如此想着,嘴上却不能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