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大胆推理

金子怔了怔神,心头一凛,对金昊钦说道:“金护卫,王大为兄长当年是死于非命,这死因和死状,衙门应该是有记录可查的吧?我想看一看王大为兄长的尸检报告!”
贪念?
金子心中斟酌着辰逸雪话中的意思,思绪渐渐变得明朗起来。
经他口中说出来的案件,动机和原因,都是那么的清楚明了,真的……好厉害!
金子眼中掠过笑意,辰逸雪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嗓音,仿佛带着一股魔力,牵引着她,走进了另一个世界,一个犯罪心理的世界,一个推理的世界,一个让她隐隐沸腾澎湃的世界……
辰逸雪不自觉的瞟了金子一眼,见她也含笑看着自己,神情愉悦,端起旁边的茶杯,慢条斯理的小啜了一口,淡淡道:“不过大胆的想象而已,我说的是否正确,还有待王大为的口供验证!”
金子仔细的辩了两息,仿佛在那深湛如水的瞳孔中看到了答案。
“撇掉李家所谓的查证不说,若是那孩子实际上是媚娘和王大为所生,那么王大为的杀人动机,就非常清楚,也解释m.hetushu.com得通了!”元慕长舒了一口气,幽幽说道。
金子回头看他,只见辰逸雪长眸微敛,俊白的面容上浮现淡淡笑意:“或许从一开始,媚娘与李御风的那一出偶遇,便是精心安排的。王大为让媚娘与李御风重逢,再让李御风相信,孩子就是媚娘与李御风所生的,那样的话,王大为的孩子就能摇身一变,成为州府上富甲一方,李氏漕运家族的贵公子。尽管王大为和孩子从此骨肉分离,但孩子的命运却也从此改写:他会得到比在王大为身边更好的呵护、教育、生活和成长,孩子将不再像他那般,只能生活在贫民村,而是从此过上人上人的生活!他舍弃亲情,去为儿子换取一生的荣华富贵,这对王大为来说,是多么伟大而明智的抉择?!”
金昊钦和元慕一脸震惊,他们彼此相视了一眼,并没有开口打搅此刻静谧紧张的氛围,只目不转睛的看着辰逸雪。
“媚娘再见李御风,发现自己依然对他有情,因此便答应了王大为,带着孩子跟李御风http://m•hetushu•com回李府。在李府居住的那几天,是媚娘最幸福的日子。李家一定会调查孩子的身世背景,所以,不排除王大为事先做了准备工作,或许是买通了当时为媚娘接生的产婆或者其他跟媚娘认识的、能为他们做假证的人,使得李家完全相信,这个孩子就是李御风和媚娘所生的。而这一切都如王大为预料般顺利的进行着,唯一让他们措手不及的是李老夫人容不下曾经沦落风尘的媚娘,所以,李府才会上演之前的夺子戏码。媚娘被李家用钱银打发出府,她舍不得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所以每天都跑到李府大门去哭求,让李家将孩子还给她。王大为大概是担心她会一时失控,将事情真相抖出来,所以,不顾避忌,亲自上李家大门将媚娘带回去。”
金昊钦星眸凝着辰逸雪,微微一笑,赞道:“逸雪,刚刚的推理,精彩绝伦啊!”
还有一点让金子想不明白的,就是王大为怎么知道尸体痉挛的?
辰逸雪抿着嘴,沉了一息,才从薄薄唇齿间蹦出两个字:“http://www.hetushu.com贪念!”
金子知道正常程序是如此,饶是他们自己说得天花乱坠,若是没能拿出证据来,也是空口说白话。
她有些不可置信地捂着嘴,喃喃反问道:“那孩子该不会是媚娘和王大为的骨肉吧?只是之前李老夫人不是派人查过么?她那么精明的人,若不是查实那个孩子是李家的,又怎么会让那个孩子认祖归宗呢?”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案件重演,只凭着那么一点点的证据和动机,他就像已经目睹和亲临了整个案发过程一般。
元慕说完,便大步流星地走出凉亭,往院外走去。
她眼中神采渐渐跃动,刚想开口,便又听辰逸雪低沉如水的嗓音响起:“不要用自己的道德标准去衡量别人的,人与人,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再者,我们也不是神仙,破案过程不可能立即就能理清楚凶手的作案动机和杀人原因,我们只能关注事实,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证据和逻辑,加上大胆的想象,去试图推理还原案件。”
金子忙起身,淡淡一笑,应了一声好。
金子点点头,在现m.hetushu.com代,她接触过很多残忍的、悚人的杀人案件,很多时候,都是案子告破之后,他们才明白背后的原因,有一些甚至永远不知道,随着被杀者和杀人者的死亡而永远被尘封,不见天日。
就是李家的这个查证,让所有的人,深信不疑,认定了那个孩子,就是李御风和媚娘所生。
金子拧着眉,翘着手在凉亭内踱了几步,回身对石桌旁的三人说道:“我还有一个不明白的地方,孩子若是王大为与媚娘所生,那王大为怎么会同意媚娘带着自己的孩子去李府呢?跟自己骨肉分离,这貌似跟传宗接代这个传统观念有所背离,有这么狠心的父亲么?”
所以,这个世界,最最难测的,是人心!
这是法医学上的知识,并不是所有人都懂的,他是如何想到利用尸体痉挛伪造媚娘自杀的假象来替自己撇除嫌疑的?
金子心头微微激荡,原先的一团迷雾,就这样被辰逸雪抽丝剥茧。
元慕一脸激动,他蹭的一声,从石桌旁站起来,端起桌上已经凉透了的茶水,一口灌下去,然后抬肘抹了抹嘴角,拱手对辰逸雪说道:和_图_书“辰郎君的推理滴水不漏,元某佩服得五体投地。王大为这小子打得如意算盘,最终却是害了儿子,又害了自己。某这就去将他拿下,带回衙门细细拷问!关于王小妞那孩子的口供,就有劳金仵作了!”
金昊钦点头附和,“没错,媚娘精神病发,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的这个真相,或许就是刺激他对媚娘动杀机的主要原因。”
元慕也有些微的错楞,难道这查证的结果是假的?
“王大为将媚娘带走了,或许,他又让女儿帮他看着媚娘,所以,媚娘没有再到李府大门去纠缠,但媚娘思子心切,她抓住了一个机会,趁着金绮缳丫头外出买东西的时候,给她塞了一张纸条,祈求金绮缳,将孩子还给她。后来的事情,大家应该清楚,金绮缳撇开奶妈和丫鬟,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去了黄土坡,将孩子还给媚娘。之后的发生的事情如何,或许只有王大为的女儿知道了,媚娘是受到什么刺激,才会将儿子活埋的?王大为得知媚娘亲手杀了儿子,将他精心策划的一切都毁于一旦,所以,心痛之下对媚娘动了杀机,也不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