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五十九章 都过去了

她额角有细密而晶莹汗珠渗出,辰逸雪顺手拿出帕子,很自然的为她擦拭,一面淡淡道:“辛苦你了!在下听说你让捕快将孩子和媚娘的尸体抬到了公堂,让尸体控诉王大为?”
他说完,迈着长腿往抄手游廊走去。
金子迎着他灼亮逼人的目光,小跑着,上前,踮起脚尖,伸手抱住他。
金子琥珀色的眸子凝着她,樱唇微抿,弧度唯美。
她不是学医术么?怎么又跑去当了仵作?
辰逸雪扫了金子一眼,目光清湛锐利如昔:“案子已顺利落幕?”
他说人生来就是感性的,理性只是后天的培养和训练形成的。
金子浅浅一笑,回道:“嗯,我不过是在赌王大为对孩子的父爱,赌他在那一刻的感性会战胜理性。其实只要他稳住心神,冷静的思考一番,我那点小手段,根本拿不住他。”
金子点点头,在他面前停下,伸手扯下脸上的口罩,笑容却有些僵硬,应道:“结束了!”
辰逸雪,他又是在怎样的环境下,形成了今日如此冷静、从容、理性而傲慢的性格的?
金子忍不住想笑,果然hetushu.com是情商为零的人啊……
金妍珠怔了怔,阿姊说什么?
辰逸雪神态自若,将帕子收好,放进怀里,不紧不慢的开口:“我们的工作,到目前为止,就可以全部结束了,走吧!”
金子的胸腔里还在一阵一阵抽痛着,掩在口罩后面的面容,有些微的苍白,她拖着疲倦的步伐往府衙后堂厢房的方向走去。
她的心跳很快,发烫的脸颊贴着辰逸雪露在衣领外的沁凉的脖子上,冷热交织,感觉,那是冰与火的交界点。金子纤瘦的身体,隔着彼此薄薄的衣料,贴在辰逸雪身上,那双柔软的,圈着他宽厚肩膀的小手,止不住的微微颤抖,仿佛,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
那个不祥人是仵作?
“没事就好!”辰逸雪眸底温暖,唇边挂着淡淡的浅笑,俊朗白皙的面容,染着微嫣。
辰逸雪停下脚步,回头,有些莫名的望着她。
金子告诉自己,她可没有说谎,她刚刚的确想到了失去了自己的爸爸妈妈,所以心里很伤感,纯粹想借个肩膀来靠一靠,发泄一下而已。
和图书“谢谢!”金子简单道,内心难掩兴奋。
两人彼此望着对方,含笑细语,却全然没有发现回廊的另一端,两道秀丽的倩影,已经凝视他们许久。
辰逸雪的安静,让金子觉得脸面都丢尽了,正待松开他,忽然腰间一紧,感觉到他清冷的气息中带着一丝身体的温热,将她紧紧的围拢,两人的身体,靠得更近了!
金绮缳望去,视线尽头,金子的笑容如夏花般绚烂。
“不,妍珠,你一定认错了,那个怎么可能是三娘?他是府尹大人请来的尸检仵作!”金绮缳矫正道。
堂堂县丞嫡女,竟然放下身段去操持仵作这等贱业,简直就是给整个金府打脸!
她想起的前尘往事,指的是过去的生活么?
辰逸雪笑笑,抬手揉了揉金子的脑袋,沉声道:“人生来就是感性动物,理性只是后天的培养和训练形成的。孩子只要真的是王大为的,你的策略必然会让他上钩。三娘,你做得很好!”
辰逸雪曾听自己的妹妹辰语瞳说过,三娘自幼丧母,又因为患了孤独症而受府中之人冷待,生活过和-图-书得凄苦……
辰大神一直都在关注公堂那边的情况么?
也只有他出手,这个案子才能这么快就告破,还阿姊清白!
指前尘往事?!
唔,难得被拽得上天的辰大神夸了一回!
老天,我怎么那么命苦……碰上个这么……小白的……
她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染着蔻丹的指甲因用劲儿过度而陷入掌心,刺啦一声,指甲断裂,血腥气息弥漫……
金子很快松开了辰逸雪,尽管脸上潮红,但却努力掩下窘迫,镇定道:“嗯,都过去了!我没事了!”
“等等!”金子开口唤道。
走到回廊拐角的时候,金子看到一袭清爽修身窄袖胡服劲装的辰逸雪,身姿高挑如松的站在厢房门口含笑望着她。
傍晚,夕阳已经低沉,橘黄色的光泽覆盖着仙居府的半个天空。
她认出来了,府尹大人和衙门里的人,都叫他金仵作!
而辰逸雪,只是静静的站着,身体紧绷,一动也不敢动。
金绮缳不解的眨着眼睛,低喃道:“金仵作的模样看起来,有些熟悉,似乎在哪儿见过。妍珠,你认识她?”
她顿了顿,哑和-图-书声开口:“我,刚刚只是想到了……前尘往事!”
他若有所思的静默了一息。
金绮缳说完,忙掏出手帕,将金妍珠的手心包扎起来。
辰大神,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莫名其妙?
这一刻,金子在想什么?她又是因何种原因抱自己?辰逸雪不确定,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
金妍珠想起之前姨娘小林氏的嘱咐,侧首对金绮缳淡淡吩咐道:“辰郎君帮忙查案的事情,阿姊记得不要跟任何人说起!”
是他的手搂上了她纤细的腰肢。
“阿姊,你认出那个人了没有?”金妍珠咬牙切齿的问道,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语气怨恨,表情看起来让人不由觉得惊悚,头皮发麻。
他的动作很温柔,冰凉的手指扫过她的脸部轮廓,让她焦躁的心,莫名的安定下来。
“阿姊,你确定?”金妍珠睁大眼睛问道。
“妍珠,你怎么了?”金绮缳有些紧张的问道,她见金妍珠依然凝着那二人怔怔出神,忙掰开她的手指,惊道:“天,你这是作甚?怎么将指甲都折断了?”
金妍珠细白的贝齿咬着下唇,浑身都在哆嗦着。
辰郎君这和_图_书次一定是帮阿兄为阿姊洗冤的吧?
那笑意仿佛温暖的能量穿透金子的身体,让她凝滞的步伐逐渐变得轻快起来。
额,都过去了?
这个贱婢真是不要脸,大庭广众之下,投怀送抱,还是自动送上门的,下贱坯子!
金子站在原地,望着他修长挺拔但略带萧索寂寥的背影,心头微涩。
忽而,耳边传来辰逸雪低沉如水的嗓音:“三娘,都过去了……”
“金仵作?哈哈,阿姊,连你也认不出来了吧?那个是不祥人,咱们府里那个最惹人嫌的不祥人……”金妍珠冷声笑道。
金绮缳微怔,恍然点头应好。
是夸奖么?
金子有些微的慌乱,脸颊烧得滚烫。
他一个人,得有多孤单呢?
金子忽然之间觉得身体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心跳快到让她有些窒息。
金妍珠抿着嘴,恨恨地剜了金子一眼,黑嗔嗔的眸子往她身边错开,落在辰逸雪俊逸到极致的面容上,想起他曾经劳心劳力,耗费心神地寻找自己,将自己从小刀陈的魔爪下救了出来,不由心头欢喜。
金绮缳点头,应道:“当然,适才阿姊还在公堂之上看到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