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严家提亲

在金元的理解里,豪门大阀并不代表幸福,他担任县丞已久,处理过不少豪门大阀里的龌龊案件。表面上看着风光无限,暗中内斗,更是此起彼伏,他还记得去年出过一桩案件,大族分家引发的血案,发人深省啊!
林氏晓得金元是想起了上次慈善斋宴上的事情,心里不免有些愤愤。
真是躺着也中枪!
辰逸雪的话让柯子俊和金子一脸尴尬。
柯子俊感觉自己又一次被辰逸雪这个家伙兜头兜脸的打了一巴掌,胸腔里满满的都被郁闷沾满。他绷着脸,讪讪收回自己的斗篷,看着辰逸雪,咬牙切齿说道:“逸雪……真了解金娘子啊!”
而此刻金府二门边上,冯妈妈正含着浅笑,将一个身穿浅蓝色缀银丝褙子的仆妇送上马车。
刚刚的那名妇人,是桃源县远近闻名的冰人,这次是受严府所托,来向金府提亲的。
她看了看自己肩上披着的斗篷,抬眸瞟了辰逸雪一眼——一张侧脸,神色自若!只是身上的气息,多多少少,有些冷冽!
金府hetushu•com会客的正堂内,金元面无表情的端坐着,耳边似乎还盘旋着梅娘刚才顺溜至极,甚至略带押韵的话语。
“传膳吧,今儿个人少,都让她们一块儿过来,用顿饭,我也许久没看到五郎了!”金元沉声吩咐道。
尽管心里不满,林氏还是堆着柔和的笑意,忙应下了。
待马车走远之后,冯妈妈才转身走入府中。
金子信手接过,端着茶盏,轻轻的撇开浮沫,送到嘴边浅尝了一口。
金元刚才并没有直接开口拒绝,只说了声考虑考虑。
下雨,船开得不快。
金元也不是多挑剔的人,只要对方郎君人格人品不错,便可以了。两人先将亲事定下,再等过半年再行婚配一事,也是再好不过的了。
林氏提起了原配刘云,金元只觉得心里头愧疚感更甚,一字胡不自觉地抽搐着,半晌,才转移话题,开口道:“绮缳那个案子已经结了,估计妍珠这两天就回来了,有时间好好引导调教着,过了下月,就该行及笄礼了,http://m.hetushu•com再莽莽撞撞的,没得让人笑话!”
现在,她这个出身不高的人,女儿嫁得极好,可你这个出身刘氏大族庶女生的女儿呢?呵呵……
金子选择沉默,往笑笑身边再靠了靠,挪地儿给二位‘发小’眼神交战。
船头上,有朵朵晶莹的雨花绽放,清凌凌的河面上,涟漪一圈又一圈地荡漾。
林氏本来是打算带金妍珠一块儿去州府的,毕竟那个案子涉及到了金绮缳,她不亲自过去看看,放心不下。偏巧这两天金元身体有些不适,回府沐休,她倒脱不开身了,撇下丈夫不管不顾,到底不好,于是便打发了沐沐母女和几个小厮陪护着金妍珠去州府探探。
笑笑从案几上捧了一盏茶送到金子面前,柔声道:“娘子,喝口热茶汤吧!”
刚刚阿冯说外头有个妇人求见,领了人进来,那人还未说明来意,林氏就已经看出了她的身份。
金子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靶子一般,挡在两人中间,被他们凌厉的目光穿透了无数次,已经千疮hetushu.com百孔。
严家从事的是玉器生意,玉宝阁在州府的两个县内都有分号,近些年来生意做得不错,只是严家没有多深厚的背景,一年辛苦挣来的血汗钱,少不得要拿出一半出来孝敬官府和市场贸易监管市令各个部门。若是能攀上这门亲事的话,倒也不错,至少县丞大人会多加照拂严家。
梅娘自是发挥了冰人特有的潜质,将严家大郎好一番的夸赞,论人品,伦相貌,伦身家,严家大郎都是值得投资的潜力股,对金三娘子来说,可以说是良配……
严大郎将想法跟自己的父亲严闵坦露,没想到严闵竟也拍掌说好。
林氏敛眸,淡淡的应了一声好,让冯妈妈下去安排了。
想起这个,林氏心底还是有些愉悦的。
金子一头黑线,心道柯少将军,你实在没有必要如此意味深长啊……儿跟辰大神,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板与员工的关系而已……
上次的慈善斋宴,金子的出众容色让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当时参加斋宴的严二娘跟金子同处一室,http://www•hetushu.com回家将宴席上的所见所闻跟家人说了一遍后,竟引起了严家大郎的兴趣,几经打探之后,才知道这金家三娘子不仅容色极美,而且其母刘氏出身大族,刘氏一脉曾跟着先帝南征北伐,立下不少汗马功劳,若能娶得美人归,对于严家来说,也是多有助益。
金元倚在圆腰胡床上,叹了一口气应道:“严家门阀倒是不高,但贵在清白,家世背景没什么可嫌弃的,只是这严家大郎的秉性如何,为夫还得再了解了解,毕竟事关璎珞的终身大事,轻忽不得!”
柯子俊说完,还不忘意味深长地再看了金子一眼。
金子和辰逸雪这厢正往仙居府赶,准备回去休息休息,明早就乘车回桃源县。
严家的玉器生意不错,可比起自己女儿绮缳嫁的漕运大族,差老远了,李家只怕能将严家甩八十条大街呢!
那死去的贱人不是说过自己要懂得尊卑,要明白自己的出身地位么?
他却像是没事人一样,将金子肩上的斗篷取下,换上自己的顺手搭上,动作极其自然,如行云流水一和图书般顺畅。黑色的眸底沉沉,白皙清隽的面容上掠过一丝极淡的笑意:“三娘一贯挑剔,不是什么人的东西都接受的!”
金璎珞毫无教养的当众赏自己妹妹耳光的事情,他一句指责都没有,却只记得妍珠呛了那个不祥人的事,同样都是女儿,这父亲当得,也太偏心眼儿了吧?
父子俩思前想后,便挑了个日子,寻了桃源县上给人牵了无数红线的老牌冰人梅娘上金府提亲了。
待冰人将提亲之人的府邸背景交代清楚后,林氏可算是想明白了,这严府也是为了傍他们金府这棵大树,想着大树底下好乘凉吧?
林氏眼中微微有些不屑!
“是!”林氏点点头,笑道:“妾身也觉得这严家是不错的,姐姐估计在天上看着,也会满意的!”
“老爷严家这桩婚事,您怎么看?”林氏开口问道。
只是提亲的对象,竟是那个名声不大好的不祥人,这让林氏多多少少有些意外。
严家,倒是个身家清白的,族系不多,了解起来也比较容易,关键是这个严大郎为人处世如何,金元还有待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