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不必感动

辰语瞳口中含着的茶水差点喷出来,勉强吞咽下去,却被呛住了,忙抚着胸口干咳着。她担心春晓这妮子又磨蹭,忙摆了摆手,让她赶紧儿去。
金子冷哼一声,又躺下,背对着他。
辰逸雪又递上了一杯清水,幽幽笑道:“没见过这么好的老板是不是?员工生病了,还跑到榻旁亲自端茶送水,侍疾伺候的。你看你面子多大?要早点儿康复,潘琇的尸体,还在等着你!”
桩妈妈三人将信将疑,虽然知道辰语瞳这话水的成分比较高,但还是听从了她的建议。
桩妈妈的眼眶红红的,娘子自从上次清醒过来后,已经好几个月不曾发病,这次又突发高烧不退,她心里着实担忧的紧。
桩妈妈、笑笑和青青三人都在外厢干坐着,完全插不上手。
“嗯……好舒服!”金子懒懒地从唇齿间溢出一句呓语。
金子不自觉的抽了抽嘴角,心底,隐隐生疼……
金子的胸腔里有丝丝甘甜在弥漫着,低着头,想问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寻www•hetushu.com思了半晌,只问道:“你怎么会来的?”
……
璎珞娘子生病,这对大哥哥而言,是多好的表现机会啊?
辰逸雪低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舒服就好,快快醒来吧!”
“我是傻啊,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给你做物理降温!”辰逸雪长眸扫过金子略有些潮红的脸颊,笑意柔和。
额角传来一阵又一阵沁凉的感觉,绵软得就像夏日里的冰激凌。
辰语瞳拍了拍桩妈妈的手臂,笑道不客气,让桩妈妈好生照看着金子,便回自己房间去了。
辰语瞳摆了摆手,安慰道:“没事,谁没个五病三灾的,不然,要医生做什么?桩妈妈放心吧,璎珞娘子就是疲累忧思过度,这身体才会发出警报,提醒她要好好休息,没事的,出出汗,喝了药就无大碍!”
辰逸雪晃了晃缠着棉帕的手,将帕子一层一层扯下来,露出一双泡得发白的,皱巴巴的有点像腌制萝卜干的手。
男子靠在木榻边,一袭白衣翩翩和_图_书,清雅出尘,宛若方外之人。如墨釉染的眸子在昏暗中闪着星子一般灿亮的光芒,神色是倨傲的,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终于醒了?再不醒,在下的手就要废了!”
只是为了自己早一点儿康复,好上工去验潘琇的尸体?
辰语瞳要知道自己的一番苦心,竟被自己木讷哥哥的一句话毁掉,应该会气得从床榻上跳起来。
辰语瞳净了手,从房间里出来,吩咐笑笑先去煎药,又让袁青青去后厨那边取冰块过来,准备物理降温。
刚在蒲团上坐下,春晓便端着一盏刚沏好的茶进来了。
春晓立在原地,怔了两息,笑道:“是,奴婢这就去!”
“废了?”金子蹙着黛眉,懵懂的反问道。
辰逸雪淡然一笑,整了整衣袍,笑意清浅:“三娘不必感动!”
“想不明白么?”辰语瞳笑了笑,随后敛容,严肃道:“想不明白就别多问了,快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金子睁开眼睛的时候,朦胧间看到了一张俊朗如同雕像一般hetushu•com完美的脸。她努力眨了眨眼睛,想确定一下自己这是在梦中呢,还是回到了现实?
实验室里,泡过福尔马林的尸体,都这样。
感你妹……
本来物理降温这活儿,是笑笑来做的,但辰语瞳说大哥哥的体质天生的冬暖夏凉,让他来干这活计,刚刚好,沁凉的体温再加上冰水的温度,事半功倍,金子一定能很快退烧。
临出门,春晓又转了回来,咧嘴道:“娘子,奴婢想明白了!”
她知道自己在做梦,只是,好久不曾跟闺蜜们如此惬意自在地聚会了,她舍不得清醒,只想在梦里呆得久一点儿,再久一点儿……
辰逸雪将手中缠着的棉帕从金子的额角拿开,又从冰水里捞了一块上来,稍稍绞掉一些水分,缠上手掌,轻轻的扣在金子光洁如凝脂的额头上。
辰语瞳白了春晓一眼,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了,怎么一点儿长进也没有?
“笑笑,你去替换一下辰郎君吧,他那手都泡了一个时辰了,让他歇歇。我去小厨房那边煮m.hetushu.com点粥,这熬夜容易积火,一会儿大家都喝点儿,免得病倒了,到时候谁伺候娘子?”桩妈妈一面起身,一面吩咐道。
桩妈妈听辰语瞳如此说,才放心的点点头,躬身施了一个大礼,感激道:“老奴谢过辰娘子了,老神医不在庄内,这师兄们又不住百草庄,老奴一时间快乱了方寸,幸好有辰娘子在!”
辰逸雪起身,走到矮几边,将笑笑一刻前送进来的药汤端了过去,重新在榻边跽坐好,用手背试了试碗盏的温度,扶起金子,开口道:“温度刚刚好,快喝了吧!”
金子嘴角翘了翘,嘴唇因为高烧而变得嫣红,美得就像一朵极致盛放的曼珠沙华,充满诱惑。
金子接过药碗,拧着眉头,一口喝下那碗苦得发涩的药汁,瓷碗拿开的瞬间,正对上一双灼灼发亮的瞳眸。
“福尔马林是什么?语儿说这个叫物理降温,怕你高烧不退,变傻了!”辰逸雪淡淡说了一句,将棉帕放回铜盆里。
此时已经是两更天了,辰逸雪一个人坐在榻边不间和_图_书断地用手缠冰帕给金子做物理降温,已经持续了一个时辰,一双白皙而修长的大手,已经被冰水泡得有些发白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金子柔声道。
“辰娘子,我家娘子她……没事吧?”桩妈妈抹了眼泪,颤声问道。
“啊?”春晓愣了愣,不解道:“告诉郎君?为什么?”
金子这一觉睡得很长也很沉。
“你的手泡过福尔马林?”这是金子大脑断层的第一反应。
笑笑哎了一声,往内厢走去。
廊下灯火璀璨,光影在风中摇摇曳曳。
……
“辰郎君,还真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好老板啊!”金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辰逸雪此举,只是单纯的员工福利?
金子嘟囔了一句:“你才傻呢!”
反应也太迟钝了吧?
夫人,您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娘子,渡过一切苦厄……
金子的脸色瞬间阴沉得几欲融冰。
辰语瞳捋了捋肩上的青丝,接过茶盏浅浅抿了一口后,抬眸对春晓说道:“你去一趟辰庄,将璎珞娘子生病的事情跟大哥哥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