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一半天使,一半魔鬼

原来如此!
她进入尸检状态后的表情,一贯如此,不是么?
守庄大爷拿着仔细辩了一息后,这才将庄门敞开,迎他们进去。
辰逸雪在伏尸地点旁边蹲下,伸手捻了一把尘土,小心翼翼地放进掌心摊开的手帕上。
“大人不是说有在现场发现潘娘子的物事么?给我看看!”金子拍了拍手,走回去,对守在丝线外的一名捕快说道。
“怎么样?”辰逸雪清冷的声音在金子背后响起。
“娘子,奴婢看到衙门里的捕快了!”笑笑回头说道。
一行人在守庄大爷的引领下进了后院,空气中隐约飘荡着一股刺鼻的气味。
野天驾着马车离开,金子和辰逸雪、笑笑只能跑到停尸庄的屋檐下蔽日。
“不认识,那你要证明看得懂么?”金子狐疑问道。
“潘娘子伏尸的地点在哪个位置?”辰逸雪问道。
那名捕快在办上次芳诺案的时候,见过金子,知道他仵作的身份,也领略过金子检尸的高超技术,因此态度十分恭敬。
野天跃下车辕,小跑上前,敲响了门扉。
辰逸雪和笑笑也走了进去,只有野天在长廊上等待着。
金子无声的叹了一息,这一半天使,一半和*图*书魔鬼的脸庞,让她深受震撼。
辰逸雪看到潘琇尸体的那一刹那,修长英挺的俊眉,也微不可察的蹙起。
金子点头,“现场的线索只有这么一点儿,没有再找到有价值的东西,只能从尸体上寻找关键了!”
辰逸雪只好让野天赶去衙门,寻张师爷开一份证明书送过来。
辰逸雪神色淡然的看了金子一眼,忽而一笑,露出一抹大神式的笑容:倨傲,清高而淡漠!
“金仵作请等一下,物证已经收纳进了档案,得先跟上面说一声,才能交给金仵作过目!”
须臾,那捕快便取来了潘琇残留在现场的物事。
笑笑挑开车窗望着外头那片蔓延到视线尽头的树林,眼底一片葱翠之色。
守庄的是一名五旬上下的大爷,他并不认识辰郎君,也不认识金仵作,非要衙门那边开一张证明过来,才肯放人进去。
守庄大爷点点头,露出一脸朴实的笑容,应道:“老朽认得衙门里的公印啊!”
“那这里也就是案发第一现场了!”辰逸雪漠然应道。
现场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做好保护措施,因此除了一条模糊的车轮痕迹之外,周围布满了凌http://www.hetushu.com乱的脚印,就是有残留的证据,也被破坏得差不多了。
金子应了一声好,跟在他身后跃下车辕,天蓝色的袍角在清风的浮荡下向四周旋开,清湛宛若出水莲花。
辰逸雪迈着长腿,径直挑开白色丝线,钻进了事故现场范围内。
马车往城西的方向一路疾驰。
她回眸,将手上的碎布晃了晃,说道:“若是伪装成意外事故的话,凶手抛尸时,不可能将碎布一块儿带到现场来,若能,那凶手的心思,也太缜密了。”
金子刚把裹尸布掀开,笑笑便尖叫了一声,然后捂着嘴,一个箭步跑出房间,随后,只听到作呕的声音遥遥传来。
金子推开了停放潘琇尸体的房间,一股冰冷的凉气瞬间扑面而来。
难怪笑笑会被吓到,第一眼望去,最触目惊心的,是她那不成人样的脸庞。左脸上的皮肤已经荡然无存,绽开鲜红的血肉,左眼的眼睑,也已经倒翻了过来,露出了阴森森的苍白结膜。
她没有停留,迅速的从工具箱里取出了皂角和苍术点燃,在舌底含上了生姜,随后取出罩衫、口罩和手套,穿戴整齐之后,准备开始尸检。
金子亮出了和图书金府的对牌,结果也没用,人家大爷执拗地非要见到那一纸文书,才让他们一行人进庄。
大爷只认公印,不认人!
金子让笑笑打开箱子,取出手套让她戴上,才接过纸包,打开取出里面的证物。
“这是典型的磕碰上,而且是与地面形成的磕碰伤!”金子用止血钳从尸体下颌部的挫裂伤口伸进去,探查这下颌骨骨折的损伤情况,“应该是下颌骨先着地,然后左侧面部与地面擦挫。”
辰逸雪翘着手,闲适地倚在软榻上,淡淡道:“员工劳动不是理所应当么?在下哪里会良心不安!”
“下车看看!”辰逸雪瞥了金子一眼,兀自躬身出了车厢。
金子走进房间,视线停留在高榻上那具盖着白布的尸体上。
金子捻起布片,仔细看了看,食指和中指轻轻的擦过碎布的边缘,白色的手套上边残留了几条绒丝。根据金子的专业判断,这块布片,应该是从潘琇身上挂下来的,她脑子有些混乱,这样看来,这案子又真的像是意外事故了。
辰逸雪嗯了一声,背着手,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路面情况。
大爷从门缝里探出脑袋,笑眯眯的摇头道:“不认识!”
金子知道这个和_图_书是程序问题,因便点头,淡淡应了一声好。
辰逸雪让野天先驾车前往城西的那一片树林,他想去看一看案发现场。
辰逸雪抬头看了金子一眼,此刻的她眸色疏淡,那双盈盈闪动的琥珀色眸子,写满了自信,认真和专业。姣美的容颜掩在口罩后面,并看不到表情,但辰逸雪知道,三娘的神色,定然是肃穆的。
金子挪着身子坐过去,果然看到了几个穿着衙门役服的捕快在树林外寻找着什么,地上还立着竹签,围起的白色丝线在微风中轻轻晃荡着。
停尸庄是新修缮好的,格局分布要比之前的合理。
“辰郎君来了!”几名捕快忙拱手向辰逸雪施了一礼。
“就在这里,呈俯卧位!”其中一名捕快忙走到潘琇死亡的地点,手用树枝在地上画出发现尸体时所呈现出来的轮廓。
金子站在不远处,循着车轮的轨迹勘查着。
“大爷,你认识字么?”等待的当口,金子有些无聊,便找大爷聊天去了。
一路走过去,金子都有留心观察周围的环境,树林外的这条路,平坦而宽阔,有笔直的路,开阔的视野,确实很难发生意外事故。
金子微微一愣,将手套脱下来后,交给笑笑装进箱hetushu.com子,从容上了马车,坐定后,幽幽笑道:“辰郎君要是觉得良心不安的话,就给儿加工薪好了!”
“先检查尸表吧,目前这个案子衙门是将之归类于意外伤害,不是属于凶杀案件的话,不能随便解剖的,不然,家属那一关过不去!”辰逸雪凝着金子,淡淡说道。
“那就辛苦你了,三娘!”他拍了拍金子的肩膀,转身,大步往马车的位置走去。
“两侧前肋多发性骨折!”金子按压了一下尸体的胸前,补充道:“就是不知道骨折形态怎么样?”
约莫过了半柱香时间,野天便带着张师爷盖了公印的证明回来了。
金子:“……”
即便这样,还是难掩她右脸的清秀,虽然右脸的肌肤失去了血色,却更加映衬得她白皙动人。
ЖЖЖ
马车在新修缮好的停尸庄门前停了下来。
“死者左侧面部擦挫伤,左下颌骨皮肤挫裂伤伴下颌骨完全性骨折。”金子一边检查尸体,一面叙说着尸检的情况,声音有些闷闷的,但辰逸雪却都听清楚了,在一旁奋笔疾书的记录着。
确切的说,里面是一块碎布。
金子感觉自己似乎已经睡了一个回笼觉了,幽幽睁开眸子的时候,马车的车速才渐渐缓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