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八十八章 配合

果然,江浩南听辰逸雪如此说,猛地抬头望向他,忐忑问道:“你们真的发现了什么线索么?琇琇的死根本就不是意外,是不是?”
江浩南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从怀里将一张页面揉得有些发皱,又细细折叠成方胜的物事取了出来,放在案几上。
辰逸雪挑眉看了金子一眼,随后,黑眸清亮望着江浩南:“实不相瞒,在下和金仵作在潘娘子身上发现了一些不属于意外的伤痕,但这个案子目前没有更多的证据支持解剖,若是江郎君依然这样遮遮掩掩,不肯全力配合的话,那么在下也只能很遗憾的宣布:这次调查就此结束。因为,案子已经完全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
金子拧着眉头,潘琇突然改变态度,应该就是本案最关键的一个问题了,只要找到那个让她改变‘非君不嫁’的原因,案情也就渐渐明朗了!
“今年年初,我终于为她挣来了一个秀才的功名,虽然离进朝为官还有很漫长的一条路要走,但有琇琇在,儿有信心,也有动力,我会为她更加的努力和*图*书。伯母也很高兴,她说‘先成家,再立业’,许诺今年中秋让儿跟琇琇完婚,但在婚期之前,让儿安心回书院读书。中间的几个月,我们只见过一次面,但一直有保留书信往来,直到上个月,琇琇的书信便断了。儿在书院里整整等了一个多月,都没有等来琇琇的一封回信,心里很着急,这才下山回家,准备寻一日上潘府拜访,不曾想,却等来了琇琇的最后一封信。她忽然间说配不上我,要我忘了她,可她不知道,儿才是那个一直揣揣不安,生怕自己不够优秀,不够配得上她的人!”江浩南苦笑道。
“谢谢江郎君!那么,请将你和潘娘子的故事说一说吧!”金子温和说道。
别说江郎君难掩错愕,就是金子也有些反应不过来,翻来覆去的看着信纸,没弄明白辰逸雪这个情感白痴如何看出来这被抹得乌漆麻黑的墨团是‘你的’这两个字。
“有人逼潘娘子?”金子微蹙黛眉,凝着江浩南问道:“这个有人,指的是谁?”
看着江浩南一m.hetushu•com脸的痴迷神往,金子又想起了停尸庄内那具冷冰冰躺着的,面目全非的尸体,心里不由一阵惋惜。潘琇,她完整的那右半边脸,在死后都尚且如此动人,可以想象活着的时候,该是多么的活色生香,倾国倾城呢?
这念头刚闪过,便听江浩南续道:“儿不过一介百无一用的书生,琇琇那么美丽,这让儿一度有些自卑。可是琇琇不曾嫌弃过我,她还鼓励我好好读书,考取功名,她说要等着当我的官夫人。为了她,我更加努力地读书,只为了我们共同憧憬的美好未来……
“潘娘子在死亡之前曾经跟别人发生过争执,而那个人或许知道潘娘子致死的原因,也极有可能就是本案的关键人物。但我们对潘娘子的生平完全不了解,要寻找这个在案发前与潘娘子有过交集的人,有如大海捞针。衙门那边本就把案子归类于意外事故,若是再查无所获,尸体必然要送回给家属安葬,这个案子也会就此盖馆尘封了。”金子倾着身子,盈亮的眸子里映着江浩南瘦削而苍http://m•hetushu•com白的面孔,樱唇微启,不疾不徐的说道。
这个家伙,开始‘宫心计’了……
金子的眸光淡淡扫过江浩南的面容,那是一张很普通的,没有什么辨识度的面孔,往俗了说,就是将江郎君扔人堆里,你绝不可能第一眼就将他认出来,除非你能感受到他身上那股读书人的淳朴气息。
辰逸雪修长的大手取过书信,轻轻一抖,纸张散开,铺在掌心,细瞧了起来,一系列动作下来,优雅顺畅,一气呵成。
辰逸雪看完,将信纸自然而然的传阅给金子,翘着手问道:“潘娘子之前给江郎君你的书信,落款处是否写着四个字?”
这潘娘子倒是个重情义的!
“可以让在下看看信中的内容么?”辰逸雪开口问道。
辰逸雪唇畔浮现笑意,懒懒道:“她以前给你的信,落款处应该写着:‘你的琇琇’,在写这一封信给你的时候,她条件反射地同样在落款处写了四个字,可她陡然想起,这是跟你提分手的信,从此,你们不再属于彼此,所以,便用笔将‘你的’两个http://m•hetushu•com字给抹掉了!”
金子在心中为她默默点了一个赞……
江浩南的两腮有片刻的紧绷,许久,才哑声恳求道:“请继续帮儿调查!你们想知道什么,儿定然配合!”
潘娘子太漂亮,太惹眼了,普通书生的江郎君,能不能HOLD得住?
金子无比淡定的看着辰逸雪,唇角微微上扬。
江浩南微怔,抬眸看着辰逸雪,点点头,反问道:“郎君如何知晓的?”
江浩南清了清嗓子,抬起一双晶晶亮亮的眸子,似是回忆一般,喃喃开口说道:“琇琇的母亲跟儿的母亲是手帕交,儿与琇琇,亦是指腹为婚的娃娃亲。琇琇七岁那年,跟着她父亲母亲去了淮南州府定居,我们便不曾再见过面,但母亲一直都有跟伯母通信的,因此也知道一些彼此间的近况。在琇琇十一岁那年,她的亲生父亲就因病身故了,琇琇跟着她母亲在淮南州府那边守了三年孝才返回桃源县,并带着琇琇改嫁给了潘亦文,也就是潘府的家主——潘老爷。
书信的内容如江浩南所说那般,写得隐晦简短,但字迹清秀端hetushu.com正,只是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似乎因为情绪的激动而显得有些潦草。辰逸雪还注意到,最后落款处的署名有一处涂黑,不是自然的墨迹喷溅点,而是刻意地涂花了两个字。
江浩南看着辰逸雪的目光写满不可置信。
江郎君垂着头,十指交叉在一起,相互揉搓着。
金子想着倾城女与普通书生的爱情故事,一定不会那般顺遂。
琇琇回来后,儿曾随着母亲去潘府做过客,好些年不见琇琇,她已经出落得让我认不出来了,美丽、温柔、识礼、端庄集于一身……她的蜕变,简直让人吃惊,让人狂喜……”
潘亦文虽是大儒出身,却看不起同为读书人的儿,对琇琇与儿的亲事也颇有微词,再加上琇琇及笄后,上门提亲的人越发多了,而且很多都是家世背景极好的,潘老爷便多次劝伯母和琇琇,让她们将这门亲事作罢,为琇琇重新选一个良婿。虽然潘老爷曾介绍过郎君给琇琇认识,但琇琇与儿感情甚笃,好几次都决绝的回绝了潘老爷的‘好意’。儿相信她不会背弃我们的诺言,她曾亲口告诉过我,非君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