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章 追爱的柯子萱

“在下送你吧,这会儿马车不好找呢!”慕容瑾热情的说道。
柯子萱深吸了一口气,凛神,往路对面走去,殷年紧随其后。
慕容瑾凝着金子,他可还记得金子曾经说过的话,她说在外,请唤我金郎君。
柯子萱刚在路边拦了一辆马车,便听到一道洪亮的声音穿透人群,钻进她的耳朵里。
柯子俊口中的二叔,其实是已故骠骑将军柯越云的同胞弟弟——柯越昭。
金子现在跟慕容瑾是同事关系,相处得极熟悉了,自然也不用客气推脱,便自然而然地应下了。
慕容瑾点点头,想起了辰语瞳的吩咐,说是要保持神秘,便含糊应道:“是,明儿个不是中秋么,在下订购一些彩灯,回去府上装扮装扮!”
柯子萱有些颓丧地摇摇头,摆手道:“不好意思,不走了!”
金子不疑有他,笑着赞了一下他有情趣。
车厢内,柯子俊正一个人下着棋,见到闪身进来的身影后,不紧不慢的抬头,瞥了柯子萱一眼,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道:“阿萱,能给九哥一个解释么?”
殷年在柯子萱一丈之外停了下来,拱手行了一礼,面无表情的说道:“少将军让在下来带十六娘回去!”
和图书“知道害怕了?”柯子俊露出一脸玩味的笑意。
柯子萱一怔,抬眸望去,殷年正大步流星地往她所在的方向走来。
车夫听完,二话不说,攥着缰绳,催动马车离开了。
“哎,哎,你这姑娘,怎么回事啊?”长街上有一名妇人被柯子萱撞到了,捂着肩膀拧着眉头拔高声音喊了一声。
“殷……殷年,你怎么来了?”柯子萱看着渐行渐近的殷年,一脸的不可置信。
柯子萱一听这话,有些慌了,忙问道:“父亲来了?怎么回事?”
她刚刚看清楚了,那金郎君便是上次在州府东市上惊鸿一瞥的金护卫,虽然他坐在车厢内,但他淡淡一笑的模样,就像烙印一般,深深刻在了她的脑海里,就算是不经意的想起,心也会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悸动。
“九哥,嘿嘿……”柯子萱挪坐到柯子俊身边,撒娇地晃了晃他的手臂,祈求道:“回去,你能不能帮阿萱在父亲面前,美言美言?”
柯子萱:“这个九哥不用我教吧,你最懂我了!”
柯子萱停下来,侧身对妇人拱了拱手,嘴上说着不好意思,眼睛却往远处瞟,生怕将人跟丢了。
柯子萱见金hetushu.com子越走越远,有些着急地推开一旁的行人,翘着首,追着那抹清爽的背影。
妇人冷冷哼了一声,没看出来这姑娘有半点不好意思的地方。
柯子萱请教了安娘一些关于情爱的问题,觉得自己对金护卫就是那种感觉。
“安娘说你失踪了,你不该给府上的所有人一个解释么?”柯子俊凝着柯子萱,笑意澹澹,续道:“来,跟九哥说说,你上桃源县作甚?”
“什么?”柯子萱大咧咧地往软榻上一躺,侧着身子看柯子俊,撅着嘴问道。
……
“九哥不懂……”柯子俊佯装无辜。
“贪玩的丫头!”柯子俊嗔了一句,沉着脸说道:“就是要玩,也得跟九哥或者安娘说一声,你一个女子,孤身出来,若是遇到危险,又该如何是好?”
柯越昭在刑部司职,任刑部郎中!
“九哥不会也来了吧?嘿嘿……”柯子萱干笑着问道。
柯子萱:“……”
“你知道九哥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柯子俊瞪了她一眼。
“哼!”柯子萱冷哼一声,转过身子不看他。
可柯子萱不在乎这些,只要她看对眼了,门第这些,不是问题。
她有些懊恼地跺了跺脚,心想是不和*图*书是去金府门口碰碰运气?
“二叔来了,晚上,你自己跟他解释!”柯子俊说完,吩咐木舟启程。
柯子萱翻了翻白眼,嘟囔道:“难道要表里不一的,才好么?”
木舟看到了一袭红衣的柯子萱,忙从车辕上跳下来,刚想要躬身行礼,柯子萱就先他一步,道了一声不必多礼,兀自挑开竹帘,跃了上去。
她便是骠骑将军府的柯十六娘——柯子萱!
殷年直接了当的回道:“少将军现在就在马车上等着十六娘,请!”
他遐想完,看了一眼金子手中的物事和笑笑怀里抱着的大包小包,问道:“金郎君刚去坊市采购?”
柯子萱探着脑袋望向路对面,不远处,正停着一辆古朴的大马车,车辕上的那个小厮,她自然是认识的,跟在九哥身边的长随——木舟。
怎么不见人影了?
“十六娘……”
她站在街道的另一端,离金子的只有三四米的距离,但中间往来人流太多,只能踮着脚尖凝眸分辨那个金郎君是否跟记忆中的一样。
慕容瑾嘴角噙着浅笑,心中暗自腹诽,辰娘子才是真正有情趣的人啊,将金娘子你的生辰安排得多有意思!他心中隐隐有一丝期盼,自己生辰之日,是否也http://m.hetushu.com能收到一份这样的惊喜呢?
想到此处,柯子俊不由叹了一口气,冷冷说道:“阿萱你的个性实在太过张扬了,高兴不高兴,全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以后是要吃亏的!”
“嗯,准备回去了!”金子应道。
她不是一个懂得隐藏自己情绪的女子,她的喜好厌恶,全都写在了脸上,女儿家的一点小心思,自然瞒不过乳母安娘。安娘听了柯子萱的心里话后,当即就笑了,说十六娘是情窦初开了呢。
“要怎么个美言法?”柯子俊绕有兴致的问道。
“那若是不普通的人呢?”柯子俊脸色阴郁,想起那个几次潜入骠骑将军府的蓝眸杀手,若是阿萱遇到他,便只有乖乖就擒的份儿。若是这丫头出了是什么差错,他该如何向二叔交代?
“九哥完全不必担心我,好歹我也跟着你在骠骑营混过,普通人,伤不了我!”柯子萱有些得意的说道。
“这位娘子,还走不走?”刚刚被柯子萱拦下来的车夫开口问道。
柯子萱红着脸,梗着脖子说道:“游西湖啊,不是说西湖最美就是这个时候么?所以过来瞧瞧!”
慕容瑾让成子帮笑笑拿上一些东西,一行人便往长街的尽头走去。
她不觉得女子主动对http://m.hetushu.com男子示爱是一种丢脸不含蓄的行为,她做事向来利落,绝不拖泥带水,这次请冰人上金府提亲的事情,她没有跟府上的任何一个人提过,包括安娘,只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她在想,若是跟九哥说了,他肯定要阻拦着自己,不说别的,单单门第之间的差距,他就不会同意。
金子含笑走过去,问道:“慕容公子在订购灯笼么?”
然刚刚这一声金郎君却引起了路旁一个红衣娘子的注意,她猛的回头,长长的马尾一甩,露出一张白皙琼秀的面容,一双清亮犀利的眼眸,迅速地扫向声源。
上次她去了州府衙门口,便是想再见金护卫一面,以便确定自己内心的感觉,可偏偏金护卫沐休回桃源县了,她的愿望落了空。回府上的这两天,她常常想起初见的那一幕,一种迫切地想要见他的急切感,让她有些焦躁难安。
金子和慕容瑾对东市的结构极为熟悉,长街上人流太多,他们只能是抄坊间的小路出去。柯子萱安抚完妇人之后,急急追了上去,却再也找不到金子一行人的身影。
柯子萱有些着急,推开挡在前头的人群,一面说着借过,一面往前挤。她急急赶到长街入口,形形色色的人流里,却没有她期待的人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