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九章 最后一份礼物

辰逸雪似乎还在走神,只含糊的应了一句嗯。
“三娘……”
金子嗯了一声,回头,见辰逸雪有些怔神的坐在软榻上,冥黑的眸子虚无的凝着一个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得得得,辰娘子送来的月饼,娘子只吃了一块儿,好有好些呢,想吃什么,挑去吃,不堵住你这张小嘴,不知道要抱怨到几时……”
可就是这种求而不得的焦虑感,越发激起了郑玉的征服欲望。
“走吧,有些晚了,在下送你回去吧,免得桩妈妈在百草庄担心你!”辰逸雪说道。
郑玉和六公子最后,自然是寻找无果。
笑笑和野天在那里等着他们。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金子和辰逸雪,还有他们头顶绽放的烟花。
为何要在公子面前出现?
可那位郎君不是金四娘常常提起过的心仪之人辰郎君么?
“辰郎君!”金子柔声唤道。
西湖上的一切声响,都在这一刻静谧下来了,所有人都停下来,驻足凝望着天际的绚烂。
袁青青托着腮,不是发出一声声幽怨的轻叹。
严素素咬着下唇,看着画舫一点一点向湖堤逼近。
柳泓刚刚看到一个男子护送着那小娘子,往湖心亭去了,可这会儿人流太多,他一眨眼,二人的人影瞬间就被人流吞没,消失不见了。
其实在辰语瞳告诉辰逸雪金子生辰的事情后,他是有花心思去思考该送什么礼物的。除了亲人的生辰他会送礼之外,还不曾送过任何女子礼物,辰逸雪想了许久,也不知道该送些什么。直hetushu.com到那天玉娘在整理库房的时候,将一块上好的桃木取出来晒太阳,辰逸雪才灵机一动,自己画稿设计,做了一对桃木簪子。
野天收拢了缰绳,马车在百草庄门前停下。
严素素看着郑玉那紧张到几近癫狂的模样,心痛不已。她眼中含着泪,手紧紧的攥着,纤长的指甲嵌进了掌心,唯有那一丝丝的刺痛在提醒着她,要稳住,要冷静……
金子眼角一片湿润,双手拢在嘴边,望着辰逸雪高大挺拔的身影,迈长腿从烟光里,缓缓向她走来。
她遥遥望去,湖堤上那一抹拥有出众美貌和绚烂笑容的藕粉色身影,别样引人注目。
辰逸雪安静地坐在软榻上,一手放在腿上,一手轻轻地摩挲着袖袋中的物事。
金子点点头,今天已经出来一整天,也是时候回去了。
“在那,在湖堤边上……”七公子之一的柳泓指着湖堤的位置说道。
片刻的安静后,人潮里发出了一阵阵的欢呼声。
“柳泓,人哪儿去了,刚刚可有看到?”郑玉朝靠在船舷边的柳泓喊道。
“好!”金子乖巧的点头。
他抬袖擦了擦晶莹的额角,回首对柳泓说道:“我要知道那个小娘子是谁家的闺秀,明日赶紧儿去查!”
“已经到百草庄了,儿这就要下车了。今天,很开心,谢谢你……你们为我做的一切,铭记在心!”金子眼眸含着柔柔笑意,不紧不慢的说道。
金子在胤朝的第一个生辰,让她很难忘!
两人循着湖堤小径,穿http://www.hetushu.com过湖心亭,往阡陌而去。
柳泓一脸无奈,这人海茫茫的,上哪儿去查?又上哪儿去找?
辰逸雪话音还未说完,金子就已经壮着胆子,将烟花筒点燃了,引线嗤嗤轻响,冒着火星。金子紧张地抓过辰逸雪的手掌,拔腿就跑。
袁青青苦着脸,委屈道:“奴婢这是对笑笑姐羡慕嫉妒恨呐,妈妈您瞧瞧她,一早跟着娘子出去,肯定是吃香喝辣的了,难为咱们两个守着空院子,虽然点着彩灯,可这气氛,一点儿过节的味道都没有呢!”
郑玉失魂似的跳上岸,在烟花筒边上来回绕了几圈皆寻不到佳人芳踪。
她在感受当下,也在享受当下……
金子和辰逸雪同时回头,就见一簇烟火在空中绽放出几朵闪亮的火花,因为点的不多,所以,看起来并不绚烂。
连大画舫上的郑玉也从酒醉中醒过神来,开始搜索那烟花升起的地方。
今天三娘生辰的所有安排,几乎都是语儿一手包办了,自己不过徒担了一个美名。
她靠在窗边,望着外头依然热闹喧腾的街景,神思游离。
金子嗯了一声,看着辰逸雪悠然走过去,一袭黑袍笔挺,人高马大的蹲在烟花筒旁边,一手拿着香,一手背在身后,慢条斯理的一个一个点燃。
“赶紧下车吧,在下要回辰庄了!”辰逸雪索性在软榻上躺下,慵懒的下了逐客令。
那个锦盒现在就揣在他的袖袋里,从出门开始,他就在想三娘会不会喜欢,什么时候送比较合适和*图*书
严素素去过毓秀庄,也曾远远地看过辰郎君的模样,那种清冷超尘的气质,很好辨认,她确定自己没有花眼,那位郎君,就是辰娘子的哥哥无疑……
等大画舫靠在湖堤边的时候,金子和辰逸雪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金子扮了一个鬼脸,哼哼唧唧了两声,才下了马车。
“靠过去,快靠岸……”郑玉几乎是吼着的。
桩妈妈上年纪了,对袁青青羡慕嫉妒恨的东西,完全无法体会。她只想着娘子能够平平安安的,开心快乐的生活就好。
院子里,明亮如昼,各色彩灯在廊下轻轻摇曳,桩妈妈坐在院子里喝着茶汤,时不时地往院门口张望,看看娘子回来了没有。
才跑出几步,便见身后咻的一声,然后发出几声‘砰砰’巨响,那是火药划过星空的悠长轻啸。
真讨厌!
她唇角微微勾动,莹润的樱唇轻启,一声浅吟低低呼出。
马车在分岔口拐弯,从这条道进去,再前进百十米,便到百草庄了。
辰逸雪利索的将锦盒从袖袋里取出来,塞到金子手心里,傲慢的说道:“今晚的最后一份礼物,收着!”
他的话就像圣旨似的,其他六公子纷纷附和,撩起长袍,准备下湖堤帮忙寻人。
辰逸雪微微一笑,回道:“遗憾的是,惊喜只有一瞬就放完了……”
……
“湖心亭,刚刚有个郎君跟那小娘子一道,往湖心亭去了……”柳泓双手拢在嘴边,呈喇叭状,卯足劲儿,往岸上喊了一声。
“聚荣楼的彩绘赛,我画了一幅http://m.hetushu.com美人图,便是那个娘子的肖像,你拿了去,尽快给我消息!”郑玉一幅完全没有可以商量余地的语气。
应该说很多时候,都只听到笑笑声音,而野天自是含着腼腆的笑,点头应是。
袁青青这个小吃货,听到有吃的,眼睛一亮,急急朝桩妈妈道了一声:“妈妈最好了!”便跑进堂屋里取月饼吃去了……
辰逸雪刚想劝阻,便见金子拿着香,半蹲在一个烟花筒旁边,一副蓄势待发的姿态。
六公子彼此相视了一眼,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辰郎君!”金子有些错愕的回头看他,那张俊逸的容颜近在咫尺,让她不由地心跳加速。
“嗯!”辰逸雪收回目光,感觉这样直截了当挺好,自己刚刚竟为了这个问题思虑良久,真是莫名其妙!
想起金四娘刁蛮泼辣的模样,严素素不由眯起了眼睛。
砰的一声,夜空中漫天烟花如星光璀璨,一朵一朵,犹如繁花盛开,陨落的火花犹如一颗颗滑过天际的流星,华美梦幻。
金子有些疑惑的问道:“辰郎君在想什么?”
郑玉趴在船舷上,循着柳泓的指尖望去,正看到金子迷魅动人的笑脸。
笑笑随着野天坐在车辕上,一路上,二人都在叽叽喳喳的谈论着中秋月夜的盛况。
“一个重要的问题!”他脱口应道。
辰逸雪看着金子,一脸淡然的笑意:“这个惊喜,喜欢么?”
金子哦了一声,以为他这样一个案件狂人,应该突然想到了什么关于潘琇案子的问题,因便低声回道:“那你慢慢想吧hetushu.com,儿先告辞了!”
“你这小妮子,年纪轻轻的,总是叹气作甚?”桩妈妈拧着眉头笑问道。
能不能不要这么扫兴?
辰逸雪抬头看了金子一眼,开口问道:“嗯?什么事?”
金子说完,便要挪着身子下马车,却被辰逸雪一把拉住手臂。
金子抿着嘴,模样娇羞,点点头应道:“喜欢!”
为何是她?
金子额了一声,瞪了他一眼。
十几个烟花筒同时冒着火星,金子有些紧张的握紧双拳,朝他喊道:“小心些,快跑~!”
辰逸雪从容自若,缓缓站起来。
这时,十余个烟花筒同时发出一声声啸声,他回头,灿若星辰的眸子里绽放笑意,金子凝着他,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郑玉神色一凛,刚想追过去,想了又想,对船上的其他六公子吩咐道:“都下船,一起找人……”
笑笑跃下车辕,挑开竹帘,探着脑袋朝车厢内的金子喊道:“娘子,已经到了!”
辰逸雪微微一笑,取过金子手中的香,低声说道:“站在这儿,等着欣赏就好!”
……
然一直磨蹭到现在,三娘就快要到百草庄了,他的那对桃木簪子,还妥妥的搁在袖袋里,没有送出去。
严素素岿然不动的站在船头上,她刚刚也看到了那个护在金三娘身边的黑袍郎君。原来她已经心有所属么?所以才会拒绝兄长的提亲?
金子抿着嘴微笑,垂眸看着缎面织锦花纹的锦盒,刚想要打开,便听辰逸雪说道:“回去再看!”
所有的光影在此刻都成了背景,所有的人物在此刻都成了背景。